「真理可知,但不可信。不論信仰或持有看法,都必然是概念的東西。反過來說,真理,因為是絕對,所以無法從其中建立概念。真理不可信,因為你無法設定一句話,記在心裡。真理無法「理解」,但是可以「看」,可以「知」。

 

………我雙手舉拳到你面前,告訴你說我手裡有一顆鑽石,你也許相信,也許不相信,但是,一旦我攤開手心,再說信或不信就完全沒有意義了,因為已經知道有(或沒有)鑽石了。同理,真理一旦「看到」,就「直接」知道了。這時候,所有的「不確定」就一筆勾消了。(當然,就算你真的看到我手裡有一個東西,的確像鑽石,你還是會懷疑。但這是比喻的侷限所致。就我們舉例說明的目的,我們假設我手裡的東西的確就是鑽石。)」---- 摘錄自「地球是平的,也是圓的」。

 

這本書對我而言,實在太深,但是,作者解釋的很瑣碎的地方,反而是我看的很有滋味的地方。因為他解釋的越瑣碎,我就越看得懂,他解釋的越像是要給哲學家或科學家看的部分,我就越是轉不過腦袋來。雖然看這本書,讓我的腦袋打了好多個結,卻也解開了很多我以前看別本書時,只單純看過去,卻不太明白的地方。

 

特別是「相信」與「知道」這兩件事情。

 

我看「與神對話」的時候,神常常談到我們的信仰是二手信仰,是聽說來的信仰,然而,最重要的是經驗,不是聽別人說,必須真實經驗到,才能真實知道。我覺得「與神對話」中談到的宗教信仰就跟作者舉例的這顆鑽石一樣,我們聽說那裡有一顆鑽石,可是,我們從來沒有看見過,我們只是憑信心相信那是一顆鑽石。而究竟我們所相信的是真或假,除非我們真實看見,否則我們就永遠不會知道。而所謂的真實看見,在「與神對話」裡,我想,就是所謂的「經驗」。

 

這也讓我想到我的塔羅牌(大概沒什麼事情是不會讓我想到塔羅牌的吧?),雖然有一些朋友總是說,我這樣的塔羅占卜應該可以出去擺攤賺錢了,可是,我總是覺得不安心。我一直以為是我拉不下臉來跟人收錢,不想被人說成是靠塔羅牌鬼扯騙錢,不想當個生意人。不過,在我看到這段文字之後,我就知道我的不安心在哪裡了。

 

雖然,我累積了一些占卜經驗都是很正向的,給我的回饋也都是很激勵我的,讓我很深切的感受到塔羅占卜是真實而準確的一個工具。有幾次占卜的時候,也感覺似乎有某種能量在運行,讓我占完卜時,心情大好,也都能很確定占卜的結果(由於我占卜時,當事人都不在現場,都是用email聯繫,因此,在寫占卜結果的時候,常常都以為自己在胡說八道,因為沒有當事人在場做立即的印證。所以,如果我自己占完卜,就能確認占卜結果是正確的,這種現象對我這種極度沒自信的人來講是很特殊的。),在這種時刻,我也似乎可以相信,這個世界上是有某種能量在運行,那個能量很可能是那最大的力量或是那愛的源頭,或是神。

 

儘管如此,我總是覺得還是缺乏一個「真實而直接」的看見,因此,我占卜時總是不安心,似乎我若在此時此刻就向來求卜者收取費用,是很不負責任的做法,因為我對我的塔羅占卜沒有一個「真實而直接的看見」,所以,我不能說我對我的塔羅占卜是有把握的,也因此無論如何都不能要求人為此付出代價(其實,我也有說服過自己,我可以收取鐘點費啊!我是收取我花費時間的鐘點費,不是收取塔羅占卜費,即使如此,還是無法說服我自己)。至於什麼是「真實而直接的看見」?我自己也並不明白,求卜者的回饋,不是一種看見嗎?我感覺那是「間接」的而不是「直接的」。那麼我在占卜時感受到的那種能量呢?那不就是「直接」的感受嗎?但是,我又覺得那不夠「真實」。

 

有一天下午,我在辦公室附近撿到一根羽毛,我拿起來看了一下,突然想起很多學習天使療法的人,都說到在收集天使的羽毛。我每次看到這樣的文章,我都很疑惑,當然,因為我沒接觸過天使療法,所以,我不知道詳細狀況,我現在只是說出我的疑惑。我的疑惑是:他們是如何確認這是天使的羽毛?是他們親眼看到從天使身上掉下來的嗎?或是有人告訴他們這是天使的羽毛?或是因為這些羽毛出現的狀況很特別,讓人不得不認為那是天使的羽毛?或是那是天使親口告訴他們的?

 

我看著那根羽毛,我在想,我能不能說我撿到一根天使的羽毛?我沒辦法。對我而言,它只是一根羽毛,沒有任何現象可以證明這是一根天使的羽毛。以這根羽毛的大小、顏色來看,我想,這比較接近白鷺絲的羽毛或是其他路過水鳥的羽毛。我們這附近因為有水池、有稻田,所以路過的鳥很多,四季不同,鳥多到讓我想架個照相機在水池邊整天守候的程度。

 

當然,它也有可能真的是一根天使的羽毛,但是,真相如何我不知道。我可以送去給鳥類學家檢驗,然後請他告訴我,這是什麼東西的羽毛。在沒有檢驗,也沒有親眼看到這根羽毛是從哪個東西身上掉下來之前,我都不能說我知道這是什麼羽毛。

 

但是,我相信寫出有關天使羽毛文章的人,所經歷的事情都是真實的。並不是我真的知道這些事情是真的,而是我選擇相信這些事情是真的。既然如此,我就不會自己去告訴別人有關天使羽毛的事情,或是堅持我所撿到的每一根羽毛就是天使的羽毛,這樣做就是不負責任的。

 

這就是我對塔羅牌的感受,我相信塔羅牌的真實性與準確性,但是,我不是「真實而直接」的知道。

 

我也看過有人寫過天使數字象徵的意義,像是111222等等的數字。我們可以單純的相信寫的人所說的意義,但是,如果我們沒有把那個拳頭打開,真實去看見,去覺知到那些意義,那麼就還只是相信而不是知道。

 

我希望我能真實的看見。

不是那種有靈視能力的看見,而是看見事物本質,看見實相的看見。

看見塔羅背後的真實,看見各種療癒法後面的真實。

 

我發現我不明白我自己寫出來的句子的意思,我把我自己搞迷糊了。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