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or of Soul Cards: Deborah Koff-Chapin

Picture from Web site: http://www.touchdrawing.com

青い鳥」是阿部寬主演的電影,談的是他前去代課的班級,剛經歷過霸凌事件,被霸凌的主角因為受不了而自殺,幸好自殺未遂,但也因此轉學到其他學校。他把離開的那位被霸凌同學的桌椅,再度搬回教室,放回原來的位置。

 

片子到了尾聲時,園部同學問:「你為什麼要把野口的桌椅搬回來?為什麼要我們記住他?這是處罰我們嗎?」

村內老師說:「不是,這是責任。因為你們對野口所做的事情,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們卻要把這件事情忘記,這不是很卑鄙嗎?」

 

我們常常以為,把手上的血跡洗淨,就可以假裝每個人都可以重新做人,假裝過去那件事情不會改變我們。但是,發生過的事情就是發生過了,即使洗乾淨了,從外表看不出曾發生過的事情,但是,那件事情永遠烙印在自己心裡,自己最清楚,那些發生過的事情,在自己裡面產生了什麼。

 

人,並不完美。每一個人或多或少,也許不是顯而易見的霸凌,但是,或許,都曾使用一句話、一個眼神、一個舉動,做了類似霸凌的事情。電影中對霸凌的定義是:「踐踏一個人,對他的痛苦視而不見。」我們每一個人,不是或多或少,都沾染了這樣的血腥嗎?

 

寫到這裡,我想到耶穌說的那句話:「誰認為自己沒有罪的,就可以拿石頭丟她。」沒有人,當人靜靜思考時,沒有人可以斷言自己沒有罪。

 

園部同學又問:「如果我記住了這件事情,記住了野口,那麼我是不是就會變得更強?」人,似乎總有一種天真的渴望,當我去面對了某些事情,我這麼勇敢去面對了,那麼未來我就會變得比現在更堅強,更有勇氣去做某些事情,或更有勇氣去拒絕某些事情。

 

但是,村內老師認真的說出了事實:「強くなんかならなくて良いんだ。人間は、みんな弱いものだ。だから、本気で頑張るんだ。不用變強,因為人類是脆弱的,所以,才要認真努力。

 

承認自己是脆弱的,才是真實的面對自己。希望自己變強,相對的等於否認脆弱的自己。我們不是要變成什麼,而是認領「真實的自己」,那個有善有惡、有時間強有時脆弱、有時勇於面對有時選擇逃避的自己。那個「真實的自己」同時具有黑暗面與光明面,我們必須同時認領,而不是逃避任何一方。

 

所以,如果手上沾染了某些血腥,那麼仔細凝視它,把它深深記在心裡,承擔起曾經做過那些事情的責任,然後,洗掉手上的血跡,繼續往前走。洗掉的血跡,放在心裡,隨時拿出來複習,不是要過度苛責自己,使自己沉重到無法前進,而是認領自己走過的足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de 的頭像
Jade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