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們樓上打開窗戶往下看,是一條雙線道馬路。
下午有一位父親帶著兩個小女兒,走在路邊。
此時在這對父女後面,有一輛車子跨越中線蛇行而來,眼見就要撞上其中一個走在較後面,較外側的女兒。
父親回頭看到,立刻拍著身邊另一個女兒說:「去叫她走進來一點。」
小女兒喊著姊姊:「姐,進來一點。」
姊姊沒聽到,仍遠遠走著,接近馬路中間。
此時,那輛蛇行的車子,已經繞了一個大弧度,恰好擦過姊姊身後,差了一公分就撞倒姊姊。
這時,父親大驚。
一把拉過姊姊,用力往姊姊大腿打下,「啪」的一聲,連在七樓都聽得一清二楚。
轉過身又給妹妹的大腿也「啪」的用力打下去,口裡罵著:「你怎麼不叫大聲一點!」
姊姊跟妹妹兩人站在一起,看著父親怒火漫天的眼神。妹妹揉著剛剛被打的部位,哭了起來,姊姊只是直直的看著父親。
父親看了看妹妹的淚水,大吼:「妳再哭,我就不要你們了!」
說完,父親轉身就走,也不管楞在當場的姊妹。
父親越走越遠,姊妹兩還傻在原地揉著被打痛的大腿。

兒子在我們家七樓窗口邊,目睹這一切。
當兒子轉述給我聽時,頻頻說:「怎麼會這樣?好可怕!」
我問他:「你覺得哪裡可怕?」
兒子說:「那個爸爸竟然真的就走了,根本不管他們耶!」

除了這種被拋棄的懼怕之外,兒子還感到爸爸打人打得一點道理都沒有。

姊姊只是走路走慢了一點,也走得比較靠外側而已,她並沒有錯,如果她真的被撞倒了,是那個開車蛇行,不守交通規則的駕駛有錯。
她沒聽到妹妹的提醒,也不是她故意聽到不照做,而是沒聽到。
她根本不知道後面有一輛車差點撞到她,也不知道妹妹有出聲提醒,突然被爸爸這麼用力一打,恐怕也是滿心莫名其妙。

妹妹更是冤枉了,她確實提醒了,但是,姊姊沒聽到,她又能怎麼樣呢?
她一定被打得很委屈,而且一定會聯想到一切都是姊姊害的。看來,爸爸這一掌,不止打得她以後再也不敢太小聲說話,還把姊妹之情打壞了。

只是想想這個父親,生了這麼大一場氣,可是,相信姊妹兩還是感到莫名其妙吧?這種生氣與打人,徒然浪費力氣與精神,沒有人知道到底在打什麼,在氣什麼,只讓孩子感受到被打很痛,爸爸生氣很可怕,至於究竟是那件事情讓爸爸發火,孩子大概想破頭也不懂,要等長大後,回溯童年時,才猛然想起那一天,被打被罵被拋棄的緣由。

兒子跟我提到這一場目擊事件時,頻頻露出驚訝的表情,不斷說著:「好可怕!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好可怕!」

我感到害怕的部分是,大人把情緒一股腦發洩在孩子身上時,都以為自己是為了孩子好,所以不覺得自己是在發洩情緒。結果,使孩子更困惑,更不解。有時候,要解開許多父母生氣的原因,都要花費好長一段時間與路途去摸索。連我自己,都是這樣辛苦摸索,直到最近才漸漸明白小時候父母的情緒是怎麼回事,只是此時此刻要擺脫那些困惑的枷鎖,就顯得困難重重了。

我彷彿看見兩個在困惑中長大的女孩……也彷彿在她們身上,看見部分過去的我……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