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與日本客戶有約,我卻完全忘記。當秘書轉過身來問我:「你的客人是不是今天早上十點要到?」我這才轉過去看我的桌曆,才想起今天有個會議。但是,要參與會議的老闆還沒到,秘書慌張的與老闆聯絡。我手忙腳亂的下樓去帶客人進會議室、端茶水、開冷氣、換名片。趁老闆還沒到之前,回自己辦公桌慌亂的找著資料,回憶我事先準備好的開會資料,究竟放在哪裡,今天到底要討論什麼。

 

然後,老闆準時抵達。

等老闆落座,會議就這樣匆忙開始。

 

我依然做著口譯的工作,一開始心還沒定下來,客戶講到一些之前還沒處理完的事情,我一下子沒聽懂,跟老闆翻譯了一半,自己覺得怪怪的,又轉頭去向客戶確認。發現原來我誤會了,他講的是A,我卻以為他在說B。幸好有重複確認,不然老闆一定覺得我腦筋秀斗了。

 

整個會議過程裡,我很專注聽客戶說話,也很努力盡力把日文說的流暢一點。會議進行到將進尾聲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我自己似乎不一樣了,跟以前做會議口譯時的我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呢?

我非常專心,整個人都進入這件口譯工作中。那種專心是「完全忘記恐懼」的專心、「完全忘了要評價自己做得好不好」的專心、「完全活在當下」的專心。

 

我以前還沒開始做,自己就先害怕,怕做不好,怕聽不懂,於是,一上場就會很慌亂,完全無法專心去聽對方說的話,也沒辦法專心想我要說的話。想當然爾,這樣的手忙腳亂,一定會搞砸,事後一定會很自責,會想「如果我專心一點,如果我不要那麼害怕就好了」。

 

但是,這一次,我僅僅只是很專心去做這次的口譯,我就感到滿足,感到很有成就感。這種成就感並不是因為我做的很棒、很完美而產生的,而是因為我很盡力而產生的。其實,在口譯過程裡,我有聽不懂的時候,必須不斷跟客戶確認,或請客戶再講一次。客戶善良的重複解說給我聽,聽懂了,自己很開心可以順暢的翻譯成中文給老闆聽,雖然溝通的過程稍微漫長了一點,但是,我畢竟完成了。再將老闆說的話,轉達給客戶聽時,有時候,我的日文表達不夠順暢,不夠清楚,客戶會用他自己的話整理一遍,與我確認,於是,我們就把事情弄清楚了。

 

我盡力把這件事情做好,光是這樣,我就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事情並不一定要做到完美,只要盡力了,就沒有遺憾,也不會產生任何自責的情緒。

 

我不再疏離地站在遠方害怕,無法投入其中好好工作,我已經可以投入而專心的盡力工作了。

 

在會議中,突然領悟到我自己的改變時,感到很驚訝。那個內在的篤定,來自哪裡?那是什麼?

 

事後,我抽了一張禪卡,標題是「寧靜」。我越是閱讀這張卡的解說,越是感覺內在確實有一種寧靜,那個寧靜是整個人都停下來,不再心慌意亂,怕東怕西了。我不能說我完全理解了這種「寧靜」,我感覺自己似乎擁有了一點點這種寧靜的品質,這個「一點點」使我可以在會議中,專注工作,內在那些「萬一做不好怎麼辦」的竊竊私語,都停了下來,完全安靜了。

 

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了。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