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兒子聊天,原本很開心在聊塔羅,聊兒子最近決定放棄學畫畫,想要好好去練身體(把學畫的錢拿去買游泳卡與整脊)等充滿了未來性的事情,但是,聊著聊著就聊到他六年級時,我要他放棄上桌球課的事情。

兒子的語氣裡,充滿了責怪。

他說,當時他功課不好,又因為坐不住,愛說話等各式各樣的原因,是老師眼中的壞學生。老師對待他,就像危險心靈的那對師生。老師把他的座位排在老師面前,經常在班上、在講台上對著全班的學生,說兒子是個很糟糕的孩子,你們最好少接近他,不然你們會變得跟他一樣。兒子也曾力求表現,他想,既然我讀書怎麼讀都讀不好,那我好好的幫班上作事情、幫老師作事情,那總可以證明我是個好孩子吧?可是,結果還是充滿了挫折,老師對他的印象不好,不管他用什麼方式去作,都會被老師數落。有時候,他用自己腦袋想出來的方式,去達成老師要他作的事情,被老師罵自作聰明,於是,他謹慎小心的用老師說的方式去做,發現行不通時,老師還是罵他。他覺得動輒得咎,又加上老師在班上放話,所以,害他都交不到朋友,就算好不容易有人跟他交了朋友,也會因為老師不斷「提醒」他們,要他們不要跟壞朋友在一起,而受不了壓力,漸漸跟他疏遠。

而那一年,六年級那一年,我也一樣承受不了一天到晚接老師電話的壓力,而希望兒子按照一般孩子的方式過生活:努力讀書,上課閉嘴,不要有自己的意見。於是,明知道兒子讀書耐心無法超過五分鐘,還是要求兒子不要去上桌球課,留多一點時間在家裡讀書。

那一年,我一直覺得很少有機會跟兒子深談,或是真心坦然的談內心的話,我一直感到有種隔閡。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那種隔閡。

直到現在,兒子跟我談到那一年,他很氣我不准他上桌球課,所以那一年,他很不想跟我說話,一直到國二左右,才覺得算了,再生氣也沒用。

兒子說,打桌球對他來講,是那段時間僅有的發洩口。在學校被老師的壓力壓的喘不過氣來,讀書的耐力又無法超越,充滿了挫折的時候,打球是最好的情緒發洩與舒發的管道。至少,當情緒繃到最緊的時候,他去打球,活動身體之後,回到家不管有沒有讀書,至少情緒是放鬆的,那是那段時間裡,他最需要的活動,卻被我硬生生的制止了。

事隔三年,現在我才恍然大悟,那時候跟兒子之間,是真的有隔閡存在,只是兒子沒提,我也不知道從哪裡去找。

如果是現在的我,我的內在堅強了許多,比較能對抗世俗的壓力,也比較了解兒子的天性,我想,我可能就不會要求兒子不去運動而去拿起書本來唸書。當時的我,做了一個對兒子並不好的決定,也破壞了我跟兒子之間最黃金的溝通時間,但是,以我當時面對的狀況,當時的我認為我做的是正確的決定。

我問兒子:「為什麼你當時不跟我說這些呢?」
兒子:「我說有什麼用?你都說的那麼堅定了,你都已經決定不要給我上了,還有什麼辦法?」
「可是,以我當時的資訊,你功課不好,老師也不斷打電話來,我以為對你最好的,就是給你壓力,要你用功讀書,而不是把時間花在打球上,結果回到家都沒時間讀書啊!我想,如果現在的我,面對你六年級的狀況,也許我就不會決定讓你放棄打球了。對你當時而言,最好的決定是讓你多運動,而不是讀書。我現在回頭看,我會覺得當時我的決定是錯的,可是,從當時我所得到的所有資訊來講,我的決定就當時的我來講,並沒有錯。」
「可是,我根本沒辦法讀書啊!而且,那時候不管我怎麼作,老師根本就不認同,只會不斷罵我而已,那我怎麼作都沒用的話,我就一點都不想做啊!那時候我就很想打球,至少還有一個地方可以放鬆一下。」

「那時候,你怎麼沒來告訴我,桌球對你的重要性呢?」
「你都說的那麼堅定了,我還能說什麼?」
「是嗎?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桌球對你那麼重要,你怎麼會一點都沒有要爭取?」
「那我怎麼爭取嘛!你都決定了。」兒子這時候痛苦的扭曲著身體,整個人暴躁不已,流著淚。

「那時候,你並沒有來告訴我,桌球對你有多重要,為什麼那麼重要,學校的狀況,你都沒來說服我,一次都沒有,你說,我要用什麼資訊來做決定?我手上的資訊就是你功課不好,要加強功課啊!」
「可是,說有什麼用,你都決定了。」

「這麼說,你認為是我一個人的錯,我一個人的責任?因為是我做的決定?所以,這是我一個人該負責任嗎?」

兒子默默,臉上有著反叛的神情,寫著:對,都是妳害的。
「那你呢?你沒有責任嗎?」

我跟他說了一個故事,那是我要填五專志願時,我想讀世新編採,媽媽卻要我讀銘傳。後來的一二十年裡,我總認為我沒成為一個大記者、大作家,都是媽媽的錯,都是她不讓我去唸编採。直到這幾年,我才恍然大悟。媽媽做了當時以他的社會經驗,以他的智慧,所能做的最好的決定。那我呢?我是否為我的人生負了我該負的責任呢?我是否真的那麼渴望去讀编採科,以實現我的記者之夢、作家之夢呢?我是否真的努力去爭取過?我是否寧可冒著跟媽媽冷戰一個月的危險,把志願卡改成世新编採呢?我不曾據理力爭,我不曾冒險,我不曾為我的人生努力爭取過,這真的是媽媽的錯嗎?難道我不該負責任嗎?

「難道你不該為了你想要的目標,想盡辦法說服我,努力爭取嗎?你不該為自己的人生主動負責任嗎?難道真的是那麼無可奈何的嗎?」我問兒子。

「可是,我那時候就不知道要怎麼說啊!」兒子說。
「如果你把你今天說的這些,在當時告訴我,並且一而再再而三的用這些理由,來要求繼續打球的話,我也許就不會做那個決定了。可是,你並沒有啊!你並沒有爭取啊!那我怎麼會知道你很渴望呢?」

兒子整個人出現痛苦的表情、怨恨的眼神、承受壓力的扭曲著身體。
「你現在生氣什麼?」
「你講話一直重複,聽了很煩。」
「你現在表現出的生氣,是因為我有很多重複的話,使你很煩,所以很生氣?」
「有一部分是。」
「那另外的那些部分呢?是氣什麼?」
兒子又大動作的作出很煩、很討厭的樣子說:「我不知道啊!」
「怎麼可能不知道?你自己的心情,你一定知道。」我逼迫兒子去面對自己內在莫名的情緒。
「那就不知道,你叫我說什麼!」

「你現在的那部份不耐煩、生氣,除了我不斷重複讓你煩之外,是因為你還在生氣六年級時,我不讓你繼續上桌球課嗎?」
「我現在又不是在氣那個。」
「那你是在氣什麼?」
「我很氣我那時候為什麼不爭取,為什麼不跟你說清楚。」
「所以,你現在是很後悔那時候沒做?」
「對啊!可是,我以後就會爭取了,不管你會不會聽,我都會盡全力去爭取看看。」

今天,我抽到權杖王牌,象徵著一個開始,一個新的機會。
我今天跟兒子的這一場對談,做了幾個我長久以來想讓兒子了解的事情。他總是覺得他的青春少年都毀在老師的壓迫、媽媽的錯誤決定上,他的不快樂都是因為這些大人害的。他也經常會把遭遇挫折時的過錯,推在周圍人事物的身上,自己總是那個受害者,自己都沒有錯。我希望他扛起自己的責任,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曾經為自己的人生努力爭取、付出過,那麼就不會有今天的後悔與懊惱。

你的人生,永遠只有你一個人可以決定,別人對待你的方式,你可以決定用什麼方式去面對,而這個決定,就影響了你會擁有什麼樣的人生。

周圍的人、事、物,只是跟你交流互動,但是,能對你的人生做決定的,只有你自己,而該對你的人生負責任的,也只有你自己。

另一點是,我不希望他總是用「就已經決定了,我還能怎樣?」來做藉口,就什麼都不做了,就放給他爛了。這種藉口會讓他用消極的態度,去面對人生中每一件迎面而來的事件,變得隨波逐流,最後,當自己過完落魄的一生之後,還說:沒辦法,我的命就是這麼爛。

今天,跟兒子大吼大叫的談完這一場,至少讓兒子的心打開了一點點。
希望就跟我抽到的權杖王牌一樣,是一個新的契機。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