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忙,忙著進行光的課程。

說來好笑,我是自修光的課程,不需要四處奔波,也不需要花一整個下午在課堂上,可是,我就是超級忙。

 

每週,我都會出現激烈的身體症狀,事後發現都真的跟書上說的一樣,而激烈的程度是幾乎無法正常生活。像是第一週的白色之光,我就連續瀉肚子兩個禮拜,也整整吃了兩個星期的白粥,因為只要一吃別的東西就瀉肚子。那兩個星期幾乎沒力氣做任何事情,除了去上班,回來做完冥想就睡覺了(更別說中間還請了幾次假)。我每個禮拜都會出現像這樣激烈的症狀,激烈到我幾乎以為我要活不下去了。我都只能找其中比較舒服的空檔,才能讀書寫字,但是每天光是體驗這些,我就忙的不得了。

 

直到剛才,做光的冥想時,我才想起要問:為什麼我每個禮拜,身體的症狀這麼激烈呢?激烈到我甚至覺得光的課程應該是很危險的課程了…….然後,一個答案浮現出來:因為你疑心病太重,如果症狀不激烈,你會以為光沒有在運作,這麼激烈,就是讓你不得不承認,一切都是真的。

 

然後,我又有疑問:不是說有很多上師都在教導我們光的課程嗎?那我也沒有真的每次都很明確知道有哪個上師在教我啊!總要出來跟我說說話才是吧?總是要有點像是神蹟之類的事情發生才算上師們有出現吧?(我是想說,總該有個形體,突然出現在我面前這樣。不過,真的這樣出現,我應該會嚇到傻掉吧?)

 

這時候,浮現出另一個答案,這個答案出現時,感覺說話的人比較溫柔,他說:不需要那麼戲劇化,只要你安安靜靜坐在這裡,光就在運作。即使你分心在想其他事情,光還是在運作。甚至,很可能你分心所想的事情,正是上師們要你去想的,而且很可能與這一星期的光有關,只是你自己沒注意到而已。

 

我想了一想,也是,我剛才分心想到的事情是,我在工作上與某個人的過節。確實很有紫水晶之光的味道,我確實在想著抗拒、恨、不信任、人際關係的糾結等等事情。所以,這兩天冥想老是想到這件事情,根本很可能就是上師們在跟我對話?(嗯……越想越覺得對,因為這幾天想到那個過節時,每想一次就解開我內心的結一點點,我幾乎快要可以放下這件事情了)

 

不過,我除了分心想那麼討厭的事情之外,事實上,冥想中,我滿腦子還分心去想等一下要去吃冷凍庫裡的哈根達斯冰淇淋,整個冷凍庫冰得滿滿的都是冰淇淋,是要如何抵抗這種誘惑呢?

 

所以,即使滿腦子都在想冰淇淋,光也還是在運作囉?

上師們顯然點頭點的有點無奈。

 

不過,還是希望第二階可以稍微不這麼忙一點,然後,一樣繼續我很愛分心的冥想。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