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故事其實很簡單,從頭到尾就是在詳細描述一個喪偶的女子,如何度過悲傷,如何開始決定要過新生活。

不知道是譯筆的關係,還是本來文字就有點碎碎的,一開始讀這本書的時候,有點不能進入。直到有一天,當我在公司遭到極大挫折,回家大哭,然後聯想到我前半生的挫敗,比如說,從小到大也沒有好好的大玩一場,也沒交到幾個要好的朋友,又談了幾場莫名其妙的戀愛,又結了一個一走出禮堂就後悔的婚,然後,又奮戰很久才脫離,卻影響了兩個小孩。然後,又必須努力承擔起這些我莫名其妙惹出來的事情,又對兩個孩子感到愧疚。

天啊!這些挫敗,就在讀到這本書只剩下十幾頁的時候,才開始爆發,然後竟然抱著書大哭。這時候我才知道,我一直是感到受傷的,一直是傷心的,只是我從來沒有承認過,也不好意思承認,畢竟一路走來,都是自己做的選擇,我可不是毫無選擇的死了丈夫,可以像書中的主角那樣,崩潰的理直氣壯。

我一直認為這些後果是我必須承擔的,所以,我一點也不敢理直氣壯的悲傷或崩潰。但是,不敢悲傷,並不代表沒有悲傷。

但是,在大哭之後,我開始思考一件事情。
主角的喪夫之痛,那個痛是痛在她的身上,已經與她的丈夫無關了。我跟公司的人發生糾紛,我還可以幻想偷偷在他便當裡面放隻蟑螂或是拿彈弓射他之類的行為來洩憤,可是,書中主角的傷沒有人可以發洩。

只是不管能不能採取行動發洩,不管是悲傷、委屈、難過、受傷,都是在自己身上,看到對方被蟑螂嚇到或被彈弓打得哀哀叫,真的就能消除我的難過嗎?那個引導情緒離開的過程,是怎樣呢?

我的傷心、挫折與崩潰,會在哪一天清除乾淨呢?
故事中的女主角花了快一年的時間,才漸漸讓那份傷心轉變,這是一本示範如何從極度傷心中走出來的書。

那麼我的傷心呢?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