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片頭的音樂開始,就讓人有一種泫淚的衝動,就在告訴人,這是一部要人流眼淚的電影。可是,這是悲劇嗎?我不認為這叫做悲劇,雖然耿直的主角,在最後死亡了,可是,我卻覺得這是個很圓滿的結局。

因為主角死在月台上,死在他最愛的鐵道員工作崗位上,大雪覆蓋下的月台,似乎看見一位耿介男子,終於卸下了一生的忙碌,卸下了工作,終於有時間與妻子、女兒好好的團聚了。

電影中,出現了主角的女兒,應該說是個鬼魂、幽靈。我們家最怕看鬼電影的女兒,看到這裡卻說:「這個鬼一點都不可怕,她很可愛,我敢看。」這個鬼魂女兒,其實是來跟爸爸和解的,是來撫平爸爸心中的那一點點愧疚,也是來接爸爸的。

這部片子只是安安靜靜的陳述一位熱愛鐵道生涯的鐵道員故事,敘述的是他平凡的一生,一個鐵道員堅持崗位、熱愛工作,剛毅內斂的一生。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平凡人的一生,就是這樣感動著人。

也許就像片頭那一列火車,駛過無盡的白雪大地時,會讓人有種錯覺,好像四周的風景從來沒有改變,就像火車不曾行走似的,可是,四周的風景又確實在改變。因為雪地太大,加上淒美的音樂聲,也會讓人以為火車是無聲的滑過雪地,然而火車其實發出了很大的機器運作聲。

這不就是人生嗎?大多數的人生都是如此,那些最偉大的、最曲折離奇的人生,發生在極少數的人身上,或發生在小說裡面。而我們大多數平凡的人生,過的就是像這樣平凡的生活。看似一點變化都沒有,時光卻一點一滴的流逝,身邊的景致也一點一點的改變。

片中的鐵道員,熱愛的是鐵路,不是任何升遷或地位、名利。所以,對他來講,能夠守護住一座小小的車站,就是他人生最大的快樂。他不想當大車站的站長,不想當鐵路公司裡,坐辦公室的高階主管。他只想守著一座小小的車站,每天目送著一列列火車來去,這就是他的成就。

我想,一個人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然後得到自己想要的,而且滿足於自己的現況,那是最幸福的。

記得有一次,再做一次團體的諮商時,一位媽媽說:「我就是希望我的女兒,是那個可以有更高成就的孩子,我不希望她只滿足當個平凡的人。」
老師問她:「如果她只想要當個平凡的人呢?如果她並不想當世界知名的鋼琴家呢?」
那位媽媽說:「我就是希望她能夠奮鬥啊!她沒拼過怎麼知道?我希望她是一個願意努力做到最傑出的那一個。」
老師問:「如果他不想那麼傑出呢?」
媽媽說:「小孩哪知道她要甚麼?都是要逼的,我就是要他變成傑出的人。」

我想,幸好鐵道員沒有一個要他變傑出的媽媽,否則他必須逼自己去當大站長,去努力經營,然後進鐵路公司的辦公室,當個高高在上的大主管。然後,他就會再也看不到他心愛的火車,他就再也不能在小小的車站裡面,照顧來來往往的人。他也許會變得很傑出,可是,他會不太快樂。

這部片子,讓我從頭哭到尾。但是,真的,不是因為這是一部悲劇,而是因為看著看著,我好像變成從小出入那個車站的人,我跟著劇中人物從孩提長成大人,似乎這位鐵道員也成了我生命中的一份子,像我印象中的基隆車站、七堵車站,像我每天看到的那幾位站務人員,那些每天早上去買票時,都熟到會點頭微笑的站務人員。於是,我像看著一位我熟悉的長者,他的一生在我面前閃過,然後,我也跟著那列火車,隨著送葬隊伍,為他送行。

所以,每一幕,我都流淚,因為他是我熟悉的人物。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