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抽了三張牌。

第一張是聖杯王牌逆位,第二張是錢幣5,第三張是錢幣侍衛逆位。

 

每天抽三張牌,是為了回顧一天的生活。因此,沒有特定為哪件事情而問卜,只是一種回顧、一個檢討。因此,看到牌,立刻連結到的事件或心情,就成為解牌的主題。

 

看到聖杯王牌逆位,手掌朝下的姿勢,彷彿所有付出的感情、關心、愛,都被丟棄、掉落。另一個感受是,我把手掌朝下,遮蓋住我有能力付出的一切,我決定保留起來,不再給予。

 

第二張錢幣5,風雪中的兩個人。我幾乎把自己投射在那個跛腳的男子身上,我看見男子雖然柱著柺杖,卻抬頭挺胸,帶著微笑往前走。並且看顧著前方低著頭的愁苦女子,女子四肢健全,卻感到自己悲苦而前途茫茫。我感覺自己像是那個男子,雖然自己有一些缺陷、不足,但是,我依然努力藉著各式各樣的工具,讓自己可以往前走,並對未來抱著樂觀的心態,希望可以用正向的態度面對風雪。並且在後方不斷激勵著前方的女子,希望她能抬起頭來欣賞雪花的美麗,享受風雪中沁涼的清新以及看見風雪之後必然會到來的春天。

 

第三張牌與前一天一樣,抽到的是錢幣侍衛,但是,前一天是正位,聯想到的是我靈性上會有的收穫與成長。今天抽到的是逆位,聯想到的是我對這個女子的激勵,並不會使我得到好處,我以為可以得到的成長或給予的幫助,都會失落。

 

這樣想了一回之後,我立刻聯想到我最近極力想要藉著各式各樣的暗示或提示,去提振一位朋友的情緒。想讓她知道,雖然現在你身處在極為辛苦的狀態下,但是,依然可以用正向的方式去面對,當你用正向的方式去面對,你就會創造出正向的發展。無論你面對的事情多難纏,或面對的人多差勁,你都有機會影響這些人、這些事情,使他們變成正向。

 

我之所以這麼想為她付出或幫助她,就很類似於你親眼看到一個人就要跳河自盡,你就正好站在她身邊,你怎麼可能會不伸手拉住她呢?就算是個陌生人,你依然可以腦筋一片空白,不出於任何利害關係的伸手。

 

但是,我伸手的結果,卻讓她誤以為我在攻擊她,或是認為這個伸手是不必要的多管閒事,或是感覺自己的協調能力怎麼會跟我差距這麼大,於是反而轉身攻擊我,事後她會知道自己有多謬誤,而愧疚的來討好我,甚至會道歉,但是,我依然感覺受傷。

 

於是,這兩天,我確實如聖杯王牌逆位所顯示的,我決定收手。「如果對方沒有說他需要,那麼他就是不需要」,我決定遵守「靈性煉金術」中提到的助人法則。

 

我們目前的談話內容,也非常接近錢幣五的狀況。我的職位沒有她高,我的職權沒有她大,推動事情的進展也比較困難。但是,我總是抱著狀況會越來越好的態度往前走,她卻總是否決我的樂觀。

 

看著錢幣5前方的女子,我感受到這個人有她自己的迷霧,因為被那層迷霧攏罩,她無法真實表達,或真實感受。她會有許多驕傲、自卑、忌妒、不滿在扭曲她的表達。常常我給予關心或協助時,她明明知道我給予的是她需要的,可是,她反射回來的通常會變成攻擊,所以,事後她才會有愧疚。她似乎隱約知道,無論她接受或不接受,她感謝或不感謝,她所表達出來的行為或語言,就是會傷到人,更別提有時候她明知別人對她好,她還故意要攻擊人的時候,那個事後的愧疚感更強烈,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也不想挖掘自己以治療自己,因為她不想那麼辛苦。

 

因此,她拒絕周圍可能提供的激勵、幫助或豐盛。

如果她拒絕,我就不應該持續給予。

所以,必須如聖杯王牌逆位或錢幣侍衛逆位的提示,收回我的付出。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