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開始的第一天晚上,我按照每天的習慣,抽一張塔羅牌,反省一整天,或是找到對明天開始的生活的啟示。

 

在這據說是世界末日的這一年的第一天,我抽到了隱士牌。我仔細回想一整天,我好像沒有做任何與隱士有關的活動。我回想著一整天的活動:早上,為一位個案做了靈氣,中午一位朋友打電話來尋求忠告,下午去誠品書店買書,晚上跟女兒一起看連續劇,跟兒子聊著想要購買的手機,混著混著就到了睡覺抽牌時間。

 

我在我的紀錄本上寫下:「難道是要我暫停靈氣的活動嗎?要我暫時抽身離開,躲起來好好的休息、思考、反省、尋求內在的指引嗎?」不過,我心裡是想:「可是,已經報名的人怎麼辦?我應該信守承諾才可以啊!」這麼一想,就把隱士牌放下,想著,等我做完這一ㄊㄨㄚ,再來考慮隱士牌吧!

 

第二天,星期一,我已經忘了隱士牌的提醒了。

早上,忙著看完「慧眼視心靈」,中午陪兒子出去買手機,下午又去買菜。可是,在買菜回來的路上,我心裡冒出一些感受與想法。

 

我突然有一種「真不想繼續做靈氣」的感覺,我覺得做靈氣不合我的本性,我喜歡智性的活動、喜歡談話、喜歡與人交流,而且不喜歡當個全知者。可是,做靈氣的當下,卻是孤單的、個人的、類全知的,完全是我不喜歡的感覺。我一開始做的很開心,因為那確實讓我有很不同的經驗,我很欣喜於接觸「新的」經驗,但是,接觸完了之後,我需要一些腦袋的活動。

 

然後,我又突然有一個想法出現,我覺得我說得太多了,我需要「精簡」我的語言。早上閱讀「喜悅之道」時,也同樣出現這樣的訊息,「喜悅之道」說的是,有很多話不用說,用眼睛看,別人就知道了,並不需要說那麼多。這一些,都有一些「退隱」的意味。

 

退隱?到了此刻,我才又想起隱士這張牌。

更讓我想起中午陪兒子去選行動電話號碼時,兒子要我幫他算算哪個號碼好。三個號碼在選擇,有兩個號碼算出來是9,隱士牌。

 

隱士牌,不斷跳出來提醒我 --- 退隱。

於是,我立刻打開電腦,撤下靈氣個案的公告。

但是,我在煩惱著,剩下的個案怎麼辦?

我想做完,但是,很可能要放慢速度,而不能排的這麼緊。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