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抽到禪卡44號牌,標題是壓力。解說文中,奧修說:

 

我跟整體並不是分開的,不需要依靠我自己去找尋和追尋任何目標。事情在發生,世界在轉動,它稱之為『神』……是祂在做事,是那些事情自己在發生,不需要我去奮鬥或是作任何努力,不需要我去為任何事情抗爭,我可以只是放鬆而存在。」有自發性的人並不是一個實行者;無知的人才是一個實行者。所以,當然了,無知的人會處於焦慮、緊張、壓力和痛苦之中,他一直坐在火山口,隨時都可能會爆發,因為他生活在一個不確定的世界裡,卻相信說好像它是確定的。這造成他在靈性方面的緊張,因為在內心深處,他知道說沒有一件事是確定的

 

剛好這幾天,我突然擔憂起兒子在外的生活,就是莫名的擔心起來。想了很多可怕的情節,擔心他會有一些莫名而悲慘的遭遇,那個想像力無邊無際的發展了起來。我還擔心也許事情已經很糟糕了,只是兒子怕我擔心,只告訴我比較輕微的難過。

 

我感受到很大的壓力,我很想把兒子叫回身邊來,至少我每天看得見他,比較有安全感。可是,我最深最深的內在,也隱隱約約知道,無論兒子在遠方或在身邊,我都無法控制他的人生,我無法安排他每一個遭遇,無法確定他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順遂而快樂,我沒有辦法,說到底,我根本無能為力,他在遠處或在身邊,都沒有分別。

 

如果真的有什麼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即使兒子就在我身邊,難道我就有能力阻止嗎?難道我就有能力處理了嗎?如果我的反應、我的能力,都是一樣的,那麼他在遠處或在身邊,就沒有差別了。反而因為他在遠處,脫離了我的範圍,他可以獨立自主,可以學會自己面對自己的人生,這樣難道不好嗎?

 

有誰的人生可以很肯定、很確定未來會遭遇什麼呢?沒有人知道,所有的事件就像命運之輪那樣轉動,事件就是發生了,某些人、事、物,在沒有自己的允許或安排下,就是來到了面前。於是,我們只能面對眼前出現的事物,我們無法安排。我們只能很活在當下的面對每一分每一秒,我們沒辦法安排每一分每一秒應該發生什麼事情。

 

我這些想法,是在與自己對話的過程裡,漸漸得到的結論。然而,腦袋裡的理智即使得出了這個結論,可是,我情感上還是放不下,還是有一種懸在心上的感覺,直到我看了「燦爛千陽」這本書。

 

特別是「萊拉」這個腳色,她有個知識份子父親,在那個不重視女孩教育的回教世界裡,她父親讓她受教育,想培育她成為一個女性精英,但是,阿富汗的內戰,把她的家全毀了,父母雙亡,她在那個環境下,不得已嫁給了一個老頭子,那時候,她才十五歲。

 

然後,我就在想,當我們為孩子或為自己做著計畫,想著遙遠的未來時,那種感覺就好像我們十足十的肯定,確認我們的未來就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好像一切都不會有變化,會照著我們的計畫一步步執行。

 

但是,整個時代輪轉,許多事件發生,理所當然的期望一下子被打碎,什麼計畫都煙消雲散。

 

是祂在做事,是那些事情自己在發生」,所以,我能夠握在手裡的是什麼?什麼都沒有,只有當下的「存在」,當下的面對而已。

 

我發現,我其實就是因為知道這樣,可是,我又很希望可以控制,我還是希望我的世界,我周圍的親人,都只有美好與快樂,不要悲傷與痛苦。所以,我很怕「祂」出難題給我或我的孩子。當我想要抗拒整個存有時,那個壓力就產生了。

 

這個壓力就像圖片上所表達的,就像我正踩在那顆皮球上,我時時刻刻都在擔心那隻猴子會用針刺破我的皮球,於是,我就會摔下來,我會跌個四腳朝天,渾身是傷。

 

生活在台灣這個相對而言,比較安定與富足的地方,我都這樣擔心孩子出事情了,都這樣如坐針氈了,如果我生活在阿富汗,我大概沒辦法像瑪黎安或萊拉那樣堅強,恐怕早就瘋了吧!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