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兒子最近這兩次放假,都很慎重地跟我約了要做靈氣。上次,我在他出門前半個小時,匆匆為他做了半身的靈氣。從頭到肚子,做正面的部分。

 

那一次,我很驚訝的發現,當我的手放在他的肚子上,在肚臍的上方或下方時,都會感受到很強烈的震動,好像肚子裡有人按照某個節奏在打鼓一樣,那種強度超過把手放在心臟位置所感受到的脈動。兒子這段期間睡著了,到了兒子該出門的時間,我把兒子叫醒,問他有沒有感覺到震動?他說,不知道,完全睡著了,把他叫醒時,我的手已經離開他的肚子了。

 

這星期兒子回來時,提到上次做完靈氣,他回到宿舍,一直覺得肚子不舒服,問我原因,我也不知道。也許,跟震動有關,不知道那樣的震動,究竟在對身體做些什麼。

 

這次放假,他要求我,在他回宿舍前,為他做全身的靈氣。不過,在做靈氣前,剛好收到我新買的巴哈急救花精,他因為好奇,先滴了一滴在舌下,過了一段時間後,才來找我做靈氣。

 

結果,這次做靈氣,他感覺全身都很痛苦,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過在全身竄動,使他經常在途中彎曲身體,拉緊身上的肌肉。他說,不是痛、不是酸、不是麻,就是一種說不出來的難過,像是每個細胞都有東西在鑽他,讓他感到很鬱悶。這次手放到肚子上時,那個震動一樣很強烈,究竟是為什麼,我還是不知道。兒子說,這是他有史以來做靈氣最痛苦的一次,過去做靈氣,一直都是享受,這一次卻是非常痛苦。

 

做完靈氣後,兒子立刻感覺肚子不舒服,馬上就去廁所拉肚子。我想起我上靈氣課時,同學彼此做靈氣,也是有同學被做完靈氣後,立刻去拉肚子的,據說這是排毒。而且,兒子不只肚子不舒服,他還想吐,他覺得身上每個有孔洞的地方,都有東西要竄出來一樣。他想吐的樣子,使我緊張的想叫他先去看醫生。

 

2

 

家裡,除了茜茜之外,我們又多了一隻黑白花的小貓,目前約2~3個月大,是去流浪動物協會領養來的,名字叫可可,是一隻母貓。

 

經過兩個星期的適應期,茜茜終於接納了可可,至少不會對她充滿了敵意的嘶吼,而是互相好玩的追逐。

 

有一天,當我坐在客廳裡,看著兩隻貓並排吃著貓飼料,身邊坐著我的女兒,我突然一陣恍惚,內在有個聲音在說,嘿,你的孩子都到齊了,你的二男二女,四個孩子都回到你身邊了。

 

真的是這樣嗎?是因為這樣,我才會喜歡稱茜茜可可為孩子嗎?我總是喊他們「小孩」或「小朋友」,他們在我心裡,並不只是貓。

 

3

 

領養可可的原因,是為了茜茜。

當我們去上班上學時,家裡只剩下茜茜,他總是目送我們離開,然後,自己孤單的守著整個房子。或是,當我們假日在家裡,茜茜還是找不到同伴可以玩耍,只能不斷來賴著我們,有時候會咬咬我們的腳,或來窩在我懷裡,不然就是百無聊賴的走來走去。

 

我們會找玩具陪他玩,讓他奔跑,咬玩具,跳躍。

可是,我們還是覺得他孤單。

於是,我們去領養了可可,希望他不孤單。

 

可可來了之後,茜茜確實比較少來找我們玩,他總是去煩可可,互抓、互咬、飛撲、互相追逐。除此之外,大部分的時間,茜茜或可可還是會自己玩自己的,有時候兩隻貓都趴在地上休息,各自有各自的沉思,或各自在不同的房間遊蕩。

 

這時候,我才明白,不管是動物或人類,「單獨」才是真相。我們不會因為周圍出現的人、事、物,而變得不單獨,我們永遠都是獨立的個體,我內在的悲傷、快樂、寂寞、喜悅,都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品嚐得到,沒有人可以真的進入我的內在去與我分擔或分享。

 

無論是茜茜、可可或是我,我們都是獨立的、單獨的,外在的人事物,無法改變我們內在的狀態,除非我的內在狀態自行產生變化。也就是說,如果我感覺孤單,那麼即使身邊有再多人,我還是會感到孤單。除非我有了某些領悟,從內在改變了自己,否則我無法剷除孤單。

 

越想我就越不知道茜茜真實的感覺是什麼,他的孤單是我們的反射嗎?他究竟是可可來之前比較幸福快樂,或是可可來了之後比較幸福快樂呢?

 

而可可呢?被一隻大貓飛撲時的感覺,又是什麼呢?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