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我帶著兒子女兒,開著車,在人群中穿梭。是車子在人群裡穿梭,我還請擦身而過的人借我過一下。群眾很擁擠,好像到處都是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是開著車在這樣擁擠的人群裡,而不是下車步行。

 

開車穿梭在人群裡,讓我感覺有點辛苦。

沒多久,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突然變成步行,來到一個很大的廣場。那個廣場高過步道,我們走在廣場邊緣的步道,廣場上有很多人盤腿而坐,手在揮動著,身體也在擺動著,這讓我想起神聖舞蹈。盤坐者,排成一排一排的,有一些是兩個人一組。在一排一排的盤坐者之間,有師父在其中行走,偶爾會彎下腰,輕柔的扶著盤坐者的手,糾正一下姿勢。

 

我記得我看到兩位師父,他們的穿著與打扮,會讓我想起奧修的照片。只是他們的臉很白,像是發著光,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臉的五官也不像台灣人或中國人,總之,就是很有外國人的模樣,可是,五官卻又很平,不是那種高鼻子凹眼睛的人種,我特別記得他們的眼睛特別小,他們的頭髮似乎是白色,如果不是白色,那就是白色的光太亮,亮到讓我誤以為他們的頭髮、皮膚、眼睛都是白色。

 

我還轉過頭向兒子女兒介紹說:「你們看,這就是修行的地方,修行就像是這樣。」這時候,師父看到在步道上的我們,用手指著我們說:「你們三個人也進來。」

 

我一看到師父這樣在大眾面前指名我們,嚇得跟女兒往後退了好幾步,想要假裝他指的不是我們,不想往前走,不想上去修行的廣場。我看到兒子還站在原地,面對著師父,很有勇氣的說:「我不想上去。」

 

畫面這時候一轉,好像來到修行者們居住的公寓裡。那是一間很多人共用客廳的公寓,還有鑄鐵雕花扶手欄杆的陽台,那個陽台不像我們台灣的陽台,總是被鐵窗或氣密窗遮得密不通風。那個欄杆只到腰部,確實是手可以扶在欄杆上,吹風看風景的陽台。

 

突然,發生了很嚴重的地震。我扶著牆壁站著,感受到強烈的震動,甚至身體有一種下沉的感覺,就像坐雲霄飛車,車子往下衝時,身體往下掉的感覺。我站在陽台那裡,眼睛看著公寓門口的門,我想,等一下地震稍微小一點,我就要去把公寓門打開,免得到時候無法逃生。不過,轉念又想,門打不開也無妨,可以從陽台跳出去。

 

震動中,我走向女兒,一邊走還一邊有下沉感。

地震稍停之後,為了避免餘震的意外,我跟女兒說:「我們出去走走吧!」

 

夢到了這裡,就醒了。

會做這個夢,大概是我白天剛好看到了某則普那社區的房屋出租廣告吧!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