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我感覺有點熟悉的男人,但是,我確定在我現實生活中,是我不認識的男人。他帶著一大群孩子玩捉迷藏。我似乎是個被邀請去參觀的人,或者我是那個去拜訪男人的人。我走在一個區域內,那裡完全沒有人,因為所有的小孩都躲起來了。

 

我經過一個凹陷下去的洞穴,裡面有一個孩子。

我問孩子:「你在做什麼?」

孩子說:「他叫我們每個人自己挖洞躲起來。」

我看見這孩子的洞穴,挖的非常整齊,有四面牆壁,牆壁是平整的,地上還放了被子,四周似乎還佈置了一些用具或裝飾品,很像一個秘密基地,一個可以在裡面生活上很多天的秘密基地。這個洞穴入口處的上方是空的,從我站立的洞穴入口往裡面走的話,是一條往下走的短短斜坡。孩子就坐在凹陷的洞穴之內,感覺很舒服,很溫暖。

 

我心裡覺得很佩服,怎麼會有一個孩子王,這麼能夠想點子,玩捉迷藏玩的這麼專業,每個孩子都有能力自己挖掘自己的洞穴呢?而且,每個人都可以玩的這麼盡興?我嘴角泛起微笑,似乎還經過了很多個孩子的洞穴,每個洞穴都讓我佩服,也讓人非常讚嘆這些孩子的聰明伶俐。當然,也讓我不禁崇拜起這位帶領的男子了。

 

畫面一轉,所有的孩子都回到大廳裡。

大廳的上方掛著一台電視,我看到男子跟一群孩子擠在沙發上看電視。那張長長的沙發旁,還有一張空著的單人座沙發。

 

我抱著毯子,充滿笑意的往男子的方向走去,我故意不去坐那張單人座沙發,故意擠進長沙發,從沙發最邊緣的地方往裡擠,緊靠著男子身邊坐下。我只坐了沙發座三分之一的地方,沒有靠著椅背,身體往前傾,抬著頭,假裝專心看著上方的電視節目。但是,我感覺到男子往旁邊擠了擠,好多挪出一點位置讓我坐進來一些。這時候,我的微笑弧度更大了,我知道男子是接納我的,我感覺男子的手越過我的背後,扶著我右側的沙發扶手,我只要往後靠,就可以靠在男子的臂彎裡。但是,我沒有往後靠,我忍住。因為我發現男子在期待著,期待我往後靠,還把臉轉向我,看著我的側面,表情有一種驚訝、喜悅、你未免太調皮等等複雜的情緒交雜在臉上,還有一種「你都已經來了,我也伸出手了,為什麼你不靠著我呢?」那樣的疑問寫在臉上,但是,即使他心裡有疑問,即使有驚訝,他的表情寫著完全的接納,好像不管我讓他多驚訝,他都會伸出雙手擁抱我。

 

感覺到男子這些困惑的我,更想捉弄這個人。繼續忍住不靠向他的臂彎,也繼續忍住笑,繼續假裝看著前方頭頂上的電視。

 

然後,夢就醒了。

 

夢醒後,我才想到,這個夢裡的人,全部都是我不認識的人。我以前的夢,多多少少都會有我身邊的人出現,這一次的夢,卻是完全陌生的人。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