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我在上某一種訓練課程。有一些人跟我一起,圍成一圈,一個男子開玩笑的對我說:「這樣看起來,還真像要跳舞。」的確,像電影中宮廷裡或中世紀宴會中,大家排了隊,準備男女配對跳華爾滋之類的。

 

我笑著回答:「就是啊!還真像。」

男子也笑著說:「乾脆我們兩個人配對來跳舞好了。」

我順著話頭也說:「好啊!好啊!

男子開玩笑似的說:「好,那我當女的,你當男的。」

我笑的快彎腰了說:「那多不好,到時候,我只學會了男生的舞步,可是,我是女生,我也想要會女生的舞步啊!」

男子回答:「沒關係啊!試試看啊!」

我們說笑說的開心,其實,這根本不是舞會。

我繼續開玩笑說:「不行,不行,你跟我搞得這麼親密,會害男生不敢追我。這麼一來,我的損失就太大了。」

男子大笑,我也大笑。

 

畫面一轉,我們已經正式開始學習訓練課程。

正在練習其中一項,學員們圍成一個圓圈,正中間有一男一女不知是盤坐著還是跪著,那兩個人是示範者。

我也在學員們圍成的那個圓圈上,剛才那個男子排在我右手邊。

 

我看著圓圈內的一男一女,我有點混淆我到底要學那個男生,還是要學那個女生。但是,同時間我們好像也學習各式各樣的治療方式,於是,耳中有個聲音在告訴我們說,這麼一來,全套的治療方式每一種我們都學到了。但是,我還處在困惑中,到底該跟著男生做,還是跟著女生做呢?

 

夢醒時,我在想,為什麼我會做這個夢呢?有幾句台詞倒是很熟悉,因為那是我當天早上,在跟女兒談男女之間的界線,要如何又是好朋友,又保持界線,不讓人誤解時,所說的話。我開玩笑的跟女兒說過:「你如果肢體動作跟他太過親密的話,你會害他交不到女朋友耶!因為想追他的人,或是他想追的人,會以為你們兩個人關係匪淺,就不敢有行動。如果你真的當他是好朋友,可要替他著想,不要害到他。」女兒在肢體接觸上,是很開放的人,老師很擔心,我就趕緊跟女兒聊一聊。

 

但是,在聊的過程裡,我也不斷在想一件事情。我最近看的賽斯書「心靈的本質」裡,也提到人的本質裡面,是男女兩性都有的。我們把自己界定為男性或女性,那是我們自己架構出來的框架,那個框架是可以拿掉的。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是男性兼女性的,從人的本質來看,同性戀與異性戀都是人的自然狀態。

 

我心裡就會不斷的想:我如此強調男女的界線,是正確的嗎?

我想,這也是我在夢裡,一直困惑於到底要學男性的技巧或女性的技巧的原因。我想要學會整套的技巧,夢的結尾,也有一個聲音說你們學到的是完整的技巧,是全部都學到了。那是不是象徵著,我不應該去侷限於男生或女生,而是完整的學會,無論男生或女生的技巧,我都要學習?

 

塞斯說,作夢是一種學習,也可能是事件還沒發生前預做的演練。

我想,我這次在夢裡,正在體驗如何讓男女的界線消失,如何體現自己體內的女性的同時,也體現自己體內的男性。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