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我經常會夢到母親死亡,從來沒有夢過父親死亡,這是我第一次。

 

夢中,我似乎進到一個房子裡,一走進門,正對著我的是一個很大的物體,很像是棺木,可是,夢中的我並沒有立刻聯想到棺木,只是一個物體放在那裡。在那個大物體的前方站著一個人,他向我解釋著,說:「你的父親已經死了。」

 

我身邊站著一個人,是跟我同時一起進門的人,像是我的夥伴。我們一起被帶到接近左邊牆壁的地方,前方是我的母親,坐在椅子上。我感覺那個位置是未亡人的位置,而我站著的那個位置,是女兒的位置。

 

站在我身邊的那個人,跟我一起跪了下來。我一跪下來,悲傷迅速湧上來,我裂開嘴大哭著,淘嚎大哭。我感覺我旁邊那個人似乎轉過來,雙手扶著我的肩膀,讓我盡情大哭。是那種沒有用手遮掩,就是看著虛空,張嘴大哭,很醜的哭法。我旁邊那個人的影像,很模糊,只知道是一個人,但是,我不知道我跟這個人的關係是什麼,不過,可以看得出來,旁邊這個人似乎很關注我的狀況。

 

在哭泣中,夢中的我心裡還在想:平常當我想像我的父母死亡的畫面時,我總以為我是不會哭的,因為我跟父母之間有一種說不出的疏離感。可是,現在的我,卻毫不作做的大哭了,真是很奇怪。我的哭,不是為了哭給別人看,而是我內在真的有那種悲傷。

 

我哭的很劇烈,夢中父親的死亡非常真實,但是,我卻突然提醒自己:這會不會是夢?會不會不是真的?於是,夢中的我很努力要醒過來,很掙扎著從夢裡爬出來。然後,我醒過來,在黑暗中張開眼睛,剛才夢中的真實還干擾著現實中的我,我很努力的想:我現在在哪裡?在我的房間。現實中,我的父親活著嗎?活著。等我在床上坐起,完全清醒之後,我才放心。

 

接著又去睡覺,又夢到父親死亡的主題。

這次是父親還沒死的時候,他從船公司打電話給我,不知道是國內的船公司,還是國外的代理行。總之,他打電話給我說:他再過一段時間就會死了,也不知道跑了這一趟之後,還能不能跟我見到面。

 

我講完這通電話,感到很悲傷,決定寫一封信給父親,就像小時候,父親在國外航行時,我寫信給父親一樣。我這封信的內容寫著:這封信經過代理行輾轉轉寄,送到船上的時候,不知道我的父親還在嗎?他真的能讀到我這封信嗎?夢中出現了父親在船上的房間,釘死在牆上的床鋪,以及我那封沒人閱讀的信,就擺在房間的書桌上。

 

我好像是在類似一間教室裡寫這封信,教室裡還有其他的人。我一寫完,自己就悲傷到無法控制的哭了出來。不知道為什麼,教室裡的其他人也看了那封信的內容,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哭了,每個人都很難過。

 

這個夢就到這裡結束了。

後面接續做的夢,已經不復記憶。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