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那天,我抽到「塔」這張牌。
從那一天開始,我就感到脖子有點微微的痛。

「塔」這張牌,我以為說的是我的創作,我的書寫。我原本的解釋認為是要有一種奇想、異想天開,必須跟我原來的創作方式截然不同。像是有來自異世界的Inspire一樣。

可是,當我昨天(4/14)整個脖子痛到無法轉動,甚至有一種「脖子可能會斷掉」的錯覺時,這個「斷掉」的影像,剎那間與「塔」的圖面上,那個被雷打到,屋頂掀開的畫面重疊。我內在不斷有思緒浮現,讓我以為那掀開的屋頂,就像是我的頭。我所承受的疼痛,跟五雷轟頂幾乎沒什麼兩樣。

這個影像出現在腦海中時,我人正在辦公室裡,手上沒有塔羅牌。於是,我想,上網抽一張禪卡,看看禪卡對我這次的病痛,有什麼看法。

不抽還好,一抽又把我嚇一跳。
那張禪卡根本就是禪卡中的「塔」。畫面正中間,是一位盤坐靜心的人,四周有火光打在他身上,從他身體裡往外跳出兩個人,動作就跟塔羅牌的「塔」那兩個跳塔的男女一樣。
總而言之,關於我這次的落枕,我的脖子痛牽連到頭痛,痛到擔心頭會斷掉的這個病痛,果然就是跟「塔」的影像有關,

那種痛實在不是普通人可以忍受的,但是,為了賺生活費,我還是不敢請假去看醫生。先上網找了有夜間門診的復健科,掛了號後,繼續留在辦公室煎熬到下班。

不過,這次的就醫經驗真的令我很驚艷。
我才一進診間,那位大帥哥醫生略問了幾句,就立刻繞到我身後,手一按,就找到我最痛的地方。
接著,把我的右手拿起來,按著我的手肘關節以下不知道幾公分處,按到我覺得那個點酸痛到想飆淚的程度,可是,說也奇怪,原本完全無法轉動的頭,就在醫生鼓勵我:「轉頭,再轉,不用怕,再轉。」原本痛到不行的脖子,竟然可以自由的轉動,疼痛指數已經比先前降低很多。
帥哥醫生又問:「可以接受針灸嗎?」
我腦海中立刻浮現那很長很長的針,戒慎恐懼的說:「我沒針過。」
說時遲那時快,醫生已經一針插進我的脖子,又是酸痛到想打人。
我的哀哀叫,讓醫生很確定他札的位置很準確。自信滿滿的帥哥醫生,悠哉的跟兒子一邊聊天,手一邊動著,我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我脖子後面已經被安好了三根耳針。他囑咐兒子幫我看清楚,等三天後幫我把耳針拔掉。

今天一早醒來,發現整個疼痛又少掉三分之二,不禁驚訝於穴道按摩及針灸的神力,我連一顆肌肉鬆弛的藥都還沒吃,就已經達到70%的舒適度了。以前我一直以為穴道跟針灸,是武俠小說裡面的神話,是唬爛的,沒想到親身經歷之後,才發現是真的,真的不能小看老祖宗們的智慧啊!

出門前,我又抽了一張牌。
天啊!竟然又是「塔」,有沒有這麼巧啊?

2008/04/15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