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抽到的兩張牌,一張是蛻變卡的平凡,一張是禪卡的頭腦。

 

自從學習了天使療法後,我常常想起來就在心裡與大天使拉吉爾聊聊我的靈視力,似乎一點起色都沒有,但是,當我看見拉吉爾的白光與七彩光的那一天,我以為大天使拉吉爾已經答應在靈視力上協助我了,怎麼會毫無起色呢?

 

星期天上成長課時,意外聽到成長課的老師談到,說她最近會看到影像,比如說,看到學員A,就會看見這個學員與她的孩子在未來幾年某個時點相處的畫面,通常都是很不好的畫面,於是,她會因為看到這樣的畫面,而對學員感到不捨,想要協助她調整與孩子的對應方式,以避免未來那個畫面的發生。她說,她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她有點害怕,也不知道上天到底想要她做什麼。她說,唯一比較科學的解釋是,她長年來都在經營兒童教育、親子溝通方面的問題,很可能這些經驗累積在海馬體中,形成了一些記憶,統合出一些對未來的畫面。

 

我坐在教室裡,沉默的聽著。

 

第一個冒上來的感受是:好羨慕,連她都看得到影像了,我卻什麼都看不到。那個羨慕其實還包含了忌妒,還忍不住抱怨起來,天啊!親愛的大天使拉吉爾,你到底在幹什麼啊?

 

然而,當我今天抽到「平凡」這張牌的時候,我問自己:為什麼我那麼想要看到影像?

 

那些超知覺能力,聽起來很炫,看起來也很炫。我覺得我在等待我的靈視力,就像是一個小孩在等待自己的新玩具一樣。我忘記了每一項能力的背後,都被賦予了責任與工作。並不是拿來玩過,就可以丟在一邊的玩具。

 

我問我自己:我想要靈視力的內在渴望是什麼?

我的回答是:我想要跟別人一樣厲害,我不想只是一個不起眼的人。

問:為什麼你想要跟別人一樣厲害?

答:因為……..啊!原來….我一直以為我很不厲害,我差別人很多。

問:你覺得你跟別人差多少?

答:我覺得別人都可以拿到最棒的好東西,獲得最好的能力。而我,總是沒有,總是眼睜睜看著好東西落到別人手上……

問:你有過這樣的經驗嗎?

 

問答到這裡,我想起星期六回媽媽家吃飯,與大弟一家在一起的感覺。

我在那天,感覺到我對大弟的忌妒,忌妒父母對大弟比較好,對大弟一家比較關心,就是那種態度,就讓人覺得他們比較看重大弟。

 

我沒想到,已經到了中年的我,也做過多次家排治療、成長班洗禮、天使療法的原諒之後,那個忌妒、那個渴望父母疼愛的我,卻依然存在。對從小到大的我而言,最珍貴的東西,就是父母的重視與疼愛,但是,我總是眼睜睜地看著所有的重視與疼愛都落在大弟身上。我總以為所有的好東西,我都必須無條件拱手讓給弟弟。

 

一直到現在,我依然把這樣的想法帶進我的人生。

我忌妒別人拿到好東西,因為我以為我得不到好東西。

如果我已經認為我自己擁有所有最好的,而且,只要我願意,我就可以得到我要的好東西,如果是這樣,我還會忌妒別人擁有好東西嗎?

 

無論是靈性上的、物質上的,我都會忌妒。

那是因為我一直以為我得不到,而且還以為別人都有,只有我沒有。

結果,我必須得到一種比別人都厲害的東西,我才會覺得我沒有被虧待。

但是,常常拿到手的東西,都會覺得已經沒想像中那麼厲害了,所以,還是會覺得我沒有得到那個好東西。

 

這個追求,變得無止無盡,還反映在各式各樣的事情上。

於是,無論面對什麼事情,我永遠不滿足,永遠忌妒別人,永遠感到被虧待。

 

所以,我在想,我渴望得到靈視力,是不是有一部分也是這種心態的反映?

我聽到老師說可以看到影像時的心情,與看到父母對待大弟一家時的心情,忌妒的部分是重疊的,但是面對父母,我渴望得到疼愛。面對外人,我渴望得到被肯定。當然,這兩種心態說起來也算是雷同的。

 

我渴望成為「不平凡」的背後,其實,是「不滿足」的心態在作祟。

 

「平凡」那張牌裡說的是,所有不平凡的能力都只是花招、魔術而已。最不平凡的是處於「平凡」之中,可以自然的順著流動而行,那個自然的流動流到哪裡,可以做什麼,那就做什麼,不能做什麼就不要做什麼,心,都很平靜。

 

哇!這對我來講,果然是最困難的事情。

我的心,總是被忌妒、不滿、生氣、期待、興奮、失落……總總情緒占滿。

「平凡」確實比那些魔法或靈力要困難許多。

 

第二個冒上來的想法是:她提到,當學員與孩子的相處有改善,孩子與大人都有轉變時,那個影像就會消失。我突然想到,這會不會也屬於某種能量解讀?她解讀到某個學員與孩子之間相處的負能量,而當相處轉變,人也轉變之後,那個負能量自然消失,她當然也就看不到那些影像了。讓她突然可以看到能量的影像,會不會有可能是她的指導靈或什麼的,要求她去協助這些真的很急需幫助的人?然而,她說,當她去協助這些人時,卻常常會讓自己精神緊繃到肩頸不舒服,必須作按摩消除。我想,以天使療法來看,她身上沾染了太多負能量,需要清除。

 

我依然坐在教室裡,沉默的聽著,沒有向她提起天使療法。

我的腦袋翻滾著一堆想法,比如說:現場的人都不知道天使這檔事,我提出來會不會遭到質疑?或被嗤之以鼻?再說,就算老師接受我的說法,我有能力去幫她嗎?如果我沒能力,幹麻去說的天花亂墜呢?而且,我真的很懂?其實,我也不太懂,自己都有點混淆,怎麼好去跟人說呢?…….

 

我發現我無論遇到什麼事情,我腦袋裡的第一個反射反應都是:不行吧?我不會吧?別人不會信任我吧?

 

這些字眼的前後,可以加上這個世界上所有各式各樣的事情。

也就是無論遇到任何事情,我腦袋裡的制約反應就是這樣。

但是,這是真正的我嗎?

 

奧修說:「你執著於那些雲,而不是那些雲對你有興趣。該是讓你那個來自過去深深隱藏在內在的創傷浮現出來而準備被治療的時候了。

 

我有沒有能力拉開這些制約反應,找到那個原來的我呢?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