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天,我跟著國外客戶在廠區裡走動,或是在會議室裡談論生意。用我不太純熟的英文,以及有點渾沌的腦袋,臉上擠出令我自己感到疲倦的微笑。我坐在那裡,感覺自己沒有能力把事情做得更好,好像自己來錯了地方,站錯了位置一樣。

於是,我的腦袋突然冒出了一些句子:其實我很不喜歡跟陌生人說話,其實我也不太喜歡展現外語能力,其實我很討厭跟人接觸,其實我是不喜歡社交的,其實我也不太喜歡老闆把我找去吃飯,其實我也不太喜歡陪客戶在外面晃………..。

這些句子冒出來的同時,我的眼前也不斷冒出寶劍2與寶劍8的圖像。我發現那些句子就像寶劍八的繩子,把我一層一層又一層的綑綁起來。這些句子也像寶劍2那兩把劍一樣,把我自己防衛起來,不會更糟,卻也只能停留在原地,不會往前進,但是,卻有可能往後退。

這麼一想,我就轉念再想:我要把自己捆在一個繭裡面嗎?然後與世隔絕,把自己凍結在某個時空中,不再有任何變動嗎?我不想,我希望更充分的感受生命,感受我僅有的這一生。

於是,我在內心冥想著,我正在一圈一圈的把繩子解下來,接著,我就發現句子的結構改變了。

其實我很不喜歡跟陌生人說話,是我的藉口。當我面對陌生人的時候,因為缺乏跟人相處的經驗,我找不到可以馬上跟人熱絡起來的話題,我很緊張,也有點沮喪。因此我說我不喜歡跟陌生人說話,好像這樣比較能保護自己,欺騙自己說,我不是沒有能力,只是我不喜歡,所以懶得找話題,可以躲開,不用面對我的失敗。事實上,我的工作就是會不斷遇到陌生的外國人,並且必須立刻把手言歡,然後一起工作。我必須拆掉我的防衛,把自己暴露出來,即使失敗都好,賺取經驗,然後才可能有一天,變得能夠自在的跟陌生人在一起工作。

其實我不太喜歡展現外語能力,是我的藉口。是當我講英文或日文遭遇挫折的時候,拿來保護我自己不要太沮喪的盾牌。我只是不敢面對挫折而已,並不是我不喜歡。我喜歡當我講得很順,並且讓雙方溝通很暢通時,所帶來的成就感。真正的我,是喜歡的。

其實我不喜歡社交,是我的藉口。我很羨慕可以跟很多人都談的很開心的人,也羨慕常常有活動可以參加的人。所以,我的內在是很喜歡有機會可以參與很多社交活動(當然,我也需要很多獨處的時間,這也是事實)。我只是因為不會,所以用不喜歡來當我的擋箭牌而已。

冥想這一招,看來不錯。我腦中的圖像是寶劍8,我想像自己是那個綁著繩子的女子,我拿刀割斷繩子,然後一圈一圈解開。我腦海裡就是這樣的圖像,接下來就轉換成句子結構解散重組,增加其他的想法出來。

這些就在我看著外國客戶,聽著他們啪啦啪啦的說話時,在內心完成的工作。

這一天的不斷思考,一直停留在前幾天抽到的牌上。
昨天晚上抽到的牌,反而好像沒有在今天的生活中出現過。當晚抽牌的冥想是:讓我抽到可以給我力量,讓我可以度過明天一整天的開會。但是,我抽到的牌到底跟我這個冥想有什麼關係?我有點連結不起來。

我昨天晚上抽到的牌,依順序是錢幣8、權杖6、女祭司、聖杯侍衛、錢幣5、聖杯9。

這一次的新牌,是錢幣侍衛與聖杯9。
我從圖像上看不出錢幣侍衛對我的意義,解說中也看不出有哪些文字對我是有吸引力的。但是,對圖像的其中一個部分有困惑:侍衛手上拿著的杯子裡,放了一條魚,那到底有什麼象徵或隱喻呢?

聖杯9的部分,我看到一個人穩如泰山的坐著,後面有九個聖杯。
我覺得他有點志得意滿、也好像他自己認為自己的靠山很硬一樣。有靠山當然很好,很好的同時,我又感到有一點怪怪的,好像太滿,有點像解說的文字裡說的「耽溺」與「自滿」。

不過,我喜歡另外一些字句:夢想成真,顯示願望會實現。
但是,重要的是,我必須先釐清我到底想要什麼,否則這個宇宙的能量,會摸不清楚到底要讓我實現什麼。

我再不趕快做我的願景板,恐怕來不及接收宇宙給我的夢想成真了,因為我連我的夢想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話,要讓( ? )成真呢?


2008/3/13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