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閱讀著「塔羅入門」這本書,一方面是因為書中設計的課程,需要耗費很多時間去實踐,為了做第一個習題,我會先把書放下來,先花時間把習題做完之後,再繼續看下面的文章。因此,這本書買回來到現在,二個月來,都一直放在我的電腦旁邊,需要的時候就看。比方說抽牌之後,需要看牌義的時候,就翻開某張牌的牌義來看,但是,我不會去看下一個習題,我想,一個習題還沒做完,偷看第二題也沒用,因為我還沒有能力去做。

習題1結束後,我的心與腦袋有了空間了,我開始做在習題1之後的其他小習題,然後,我進展到撰寫問題的習題。

雖然在前面的課程中,已經看過了有關撰寫習題的解說,也大致有了印象,知道作者想傳達的是什麼。不過,等自己真正開始練習撰寫問題之後,才知道凡事沒有自己做做看,就不能說自己真的了解了。

作者在書中的舉例,讓我想到我曾上過的內在對話。塔羅占卜的「提問」的部分,很類似內在對話中「釐清問題」的部分。

作者的例子:

1. 我該怎麼樣鼓勵我的丈母娘搬出去?
2. 我該知道些什麼,好讓我跟丈母娘相處融洽?

作者認為第二個問法是比較好的。
我仔細想,為什麼第二個好呢?
我用內在對話去跟自己談,如果我是那個來找占卜師占卜的人,我提出了#1那個問題。而我為什麼會提出那個問題呢?
那當然是因為:我不喜歡我的丈母娘。
為什麼不喜歡?
因為跟他住在一起,我感到不舒服?
為什麼不舒服?
她有些行事、說話方式、態度,讓我不舒服。
那麼如果他的行事、說話方式、態度,不是讓你不舒服的那個方式,是另一個比如隔壁那個你很喜歡的王大媽的那種樣子,你會比較樂意跟他住嗎?
那也許我會考慮一下,也許有可能願意。
那麼現在的問題在哪裡?
是「要不要住在一起」的問題?還是「我跟這個丈母娘要怎麼樣才能相處的融洽一點」的問題呢?
問題當然在於「怎麼樣才能相處融洽」啊!因為就算不住在一起,偶爾總要碰面,偶爾總要讓他來家里玩一、兩天,那難道我要總是因此而不爽嗎?我總要想辦法讓我遇到他的時候,不會變成苦差事才好啊!
所以,我應該怎麼問?
所以必須問:「我該怎麼做,才能讓彼此之間相處融洽?」

書中關於這個例子,寫了短短的解說,是很準確的傳達了作者的意思與提問的方向。但是,並沒有讓人知道#1是怎麼變成#2的,這中間可要經過漫長的內在對話,爬山涉水,蜿蜒曲折之後,才有可能把腦袋從#1的問句轉成#2的問句。要怎麼讓問卜者,改變他的問句,恐怕就要看占卜者的功力了。

這個問題本身,包含了幾個涵義:

1. 我對這個問題,抱著開放的態度,我不要求這件事情的方向一定要怎麼定,也就是說,我不限定答案一定是要他離開。離開不離開都可以,我接受所有可能的答案,我不預設答案。
2. 對於這件事情,我願意去盡我自己的責任。我願意承擔起我這一邊的責任,也就是說,我跟丈母娘之間的問題,丈母娘有責任,但是,我也有責任。那麼我先負起我這邊的責任。
3. 塔羅牌不是我的僕役,不是我決定了要怎麼做,然後要塔羅牌跟著我的決定給我出主意。
4. 做決定的人是我,不是塔羅牌。塔羅牌給予的是根據我過去與現在的行為,可能導致的未來走向。而不是已經確定的結果,要決定結果的人,是我。

當我深入去看「塔羅入門」關於撰寫問題的解說時,我發現當一個人的內在對話,對話到很深很深的地方時,可以看見的真相,可能比在塔羅牌上看到的還多,甚至就像作者說的,當一個人越來越清楚自己的內在指引時,就可以把塔羅牌放在一邊不用管了。只是因為人太容易受干擾,無法進入到很深的內在去跟自己對話,所以,才需要塔羅牌。

就像上面這個題目,我只對話到「我要怎麼做,才能讓彼此之間相處融洽?」其實,還可以繼續對話下去,再對話下去,很可能可以找出「我」為什麼看「丈母娘」那麼不爽?跟我的原生家庭有什麼關係?跟我的童年有什麼關係?或是「丈母娘」引發了我哪一些潛意識的情緒?但是,沒有受過訓練的人,無法繼續對話下去,只能在塔羅占卜師幫她把問題釐清後,再用塔羅牌把潛藏在內在深處的東西彰顯出來。

這麼說起來,一個好的塔羅占卜師,很可以成為某些人的生命導師。

光拿塔羅牌來算「我什麼時候會結婚」之類的問題,顯得太浪費了。
問這個問題的人,或許該問「結婚對我有什麼潛在的意義?」「我應該對結婚抱持什麼樣的態度?我該了解些什麼?」這些問題弄清楚之後,也許會發現「什麼時候結婚」並不是最重要的問題,心就不會隨著世俗的時間轉動,也不會浮躁了。

所以,我也把自己的問題寫下來,練習用釐清後的結果寫出問題。
明天,我就要用我寫出來的問題,繼續下一個練習。
繼續努力吧!

2008/4/4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