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那張牌,一直在我腦海裡盤旋不去。如果我應該改變,那麼改變的方向呢?我該往哪裡走?

 

我在紙條上,寫下這個問句,然後抽了禪卡。禪卡出現的牌是【引導】,說明文字上說:

 

你自己最深的存在的真理正在試圖顯示給你應該走向那裡。

 

我問的是:我該往哪裡走?

禪卡就給了一個非常符合主題的答案:你自己最深的存在的真理正在試圖顯示給你應該走向那裡。

 

我很疑惑,我的內在真的出現了某個指引嗎?那個方向,真的已經很清楚了嗎?或是正在顯現之中呢?

 

當這張卡出現的時候,它意味著你可以信任那個你被給予的內在引導。它是那麼輕聲細語地說出,有時候我們可能會遲疑,不知道我們是否了解得很正確,但是那個指示很清楚:在遵循內在的引導當中,你將會覺得更是一個完整的整體,就好像你從你存在的最核心來向外移動。如果你跟著它走,這道光將會把你帶到剛好是你所需要去的地方。

 

我試著感受我內在的感覺,最近,確實有一個想法出現,但是,我感覺還不成熟,也還不知道這個想法,會引導我走向哪裡。那個想法是,過去,我習慣以有文字敘述的東西來學習、來聯想、或連結直覺。因為那讓我感覺有憑有據,比較不像鬼扯。

 

比如說,塔羅牌吧!即使拿出偉特塔羅牌來,上面也只有圖片,可是,解說偉特塔羅牌的書非常多,整副牌也被歸納出基本的架構出來,每一張牌也可以在許多書上找到基本牌義,牌面上的圖片,幾乎等於把那些文字畫出來。所以,我雖然只是看著圖,卻同樣根據著圖後面的那些文字在感覺、在解說。有文字,讓我有安全感,因為文字白紙黑字,感覺比較有證據,可以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文字也清晰表達出意思,可以帶出我的聯想。

 

另外,我比較有感覺的大天使神諭卡,也是一樣的,我一抽到牌,第一個就先看牌面上的文字,讀完文字就會有一些感受、話語出現,我其實不太看圖。

 

巴哈花精也是根據巴哈醫生的基本理論來學習,來為個案調配花精,也是一種【有所本】的學習與工作方式。

 

但是,有沒有可能,有一種工作方式,是丟下這一切?丟下文字、丟下依靠、丟下憑據?有沒有可能,我丟下一切,只剩下我自己,無依無靠,就只是管道,不再拿一些東西來掩飾我的不安全感?

 

最近,計畫要上兩種牌卡的課程,一個是靈魂卡,一個是說書人卡。這兩種卡,基本上,當初都不是設計來做諮商的,靈魂卡是藝術治療繪畫課程的產物,說書人卡是桌遊的產物,背後並沒有像塔羅牌那樣,累積了許多神秘學的理論。他們就只是牌卡,更沒有說明書,沒有圖片解說。

 

一答應要上這兩堂課,突然,發現我那種無所依靠的【不安全感】就被揭露了。我覺得這兩種卡,對我來講,就是一種冒險。如果,我瞪著圖片,卻什麼都感覺不到,那怎麼辦?

 

有文字的時候,我至少還有文本的東西可以說。即使,平常在做個案時,不一定照著文本在講,總是當下感覺到什麼就說什麼,甚至是書本中找不到的內容。有文本,總覺得有安全感,不管用或不用,至少可以備用。當文字拿掉了,我就覺得頓失依靠,緊張起來,我還能不能放鬆的讓訊息通過我出來?

 

這麼一想,我猜,我的改變,第一個步驟是:把那個害怕自己無依無靠的恐懼,放下來,放下緊抓著什麼憑據的手,讓自己放鬆下來,在那個【空間】裡自在的漂盪或飛翔。

 

說起來,我這樣寫,內在也看到那個飄盪的畫面,但是,其實,我不太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總而言之,引導已經出現在我裡面,我就跟著走就是了。雖然,還是充滿困惑…….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