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稱家族排列為現象學的心理治療,引伸自哲學上的現象學方法。意思是不作任何介入地投身現象與相連的關係中。治療師必須忘記舊有的經驗、已知的事情,然後集中精神等後,直到解決方法在各種相連關係中顯現出來。解決方法不是想出來的,它好比一份禮物,是從另一個深層領域中乍現的。(海寧格心靈活泉 P220)

 

雖然,我沒有接受過家族排列的訓練,只參加過幾場排列工作,但是,閱讀海寧格的書籍,卻總是讓我樂趣無窮。我覺得他所談到有關在排列過程中治療師的腳色,也很像我在占卜時所感受到的。

 

每一次占卜,每一個牌陣,都是一次嶄新的經驗,我總是必須等待意義浮現,我無法用我的理智去思考意義,因為,我發現整個過程的背後,似乎有某個更偉大的心智在運作,那個心智看見的範圍比我大的多。我可以藉由我對塔羅牌的理解,勉強說出點歸納統合出來的意見,可是,如果我忽視那個偉大的心智,我就無法深入個案的心靈。

 

當我放棄掌控,放棄【我認為我必須說出對個案有意義的話語】,放棄【我應該給予個案幫助】等種種想法,這時候,牌面的意義會自然浮現,該說的話會自然說出,甚至有些話語,以我的腦袋來想,會覺得平凡無奇,或我會以為與個案無關,卻反而會出乎意料之外的有關聯。

 

或是,我也會突然自己編出一個儀式、一個靜心方式或一句肯定語,交給個案,讓他們可以自己在家裡幫助自己。然而,我說出來的當下,我也並不知道究竟有沒有效果。

 

或是,當我不過度積極的想要解牌時,透過個案對牌面圖案的感受,會使個案很自然的帶出牌面想要表達的內容。有時候,連個案自己都不自覺,就已經透露出事件的關鍵因素。

 

因此,我經驗到的占卜是:

 

  1. 1.      我並沒有能力去完全理解個案的狀況。
  2. 2.      我更沒有能力【知道】如何解決個案的問題。
  3. 3.      我無法掌控整個占卜過程會發生什麼事情。
  4. 4.      我只能等待意義浮現,等待答案出現,等待方法在內在某個深處突然出現。
  5. 5.      我對塔羅牌的知識,只是一個簡單的規範或依據,只能輕鬆的放在心裡,不能僵化的套用。

 

因此,越是為人占卜,我越是知道,我,是如此渺小、無力、無知。那個偉大的心智(海寧格稱此動力為偉大的心靈)總是可以給我看見另一幅景象,另一個故事,一個個案沒有透露,卻關鍵的故事。

 

海寧格在書裡,常常談到【不介入】,說這是一種【謙卑】的態度。

我希望我不管在占卜或花精諮商中,都可以用這種【退守】的姿態,【謙卑】的態度,去觀察這整個世界的能量運作,不去試圖證明我的能力,而是與那個動力合作,成為真實清淨的管道。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