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不知道為什麼,閱讀前面幾章馬利亞的訊息時,我很容易分心,似乎不覺得馬利亞說的話與我有什麼關係,感覺枯燥無聊,難以進入。從第五章約書亞訊息之後,我才開始振奮起來,漸漸進入文字之中,好像他說的話根本就是在對我說的。

 

即使,我並不太確定約書亞口中的「光之工作者」,我是不是也算一咖。

 

@ 2 @

 

當你渴望某些事物,並且真正希望生命中出現某種改變時,你會想要立刻採取行動,而往往沒有花費足夠的時間讓某個想法或目的成長、演進,並逐漸顯露在你的實相裡。

 

像這段話,我覺得真是很寫實的描述了我。

比如說,當我想要去上巴哈花精二階的時候,我心裡一有這個念頭,我就希望立刻找到課程可以去。並不管這個時候,我到底有沒有錢繳學費,也不管這個時候到底人家課程規劃的時程與狀況。

 

比如說,我想去上SRT,我就不斷想要把所有的積蓄丟進去,想要不顧一切「立刻採取行動」。根本沒有辦法冷靜下來,想想這個階段什麼對我最好,或是SRT該放在哪個階段比較好。

 

我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這樣,我不會給這個宇宙時間,我總想立刻去做,也想立刻有結果。不過,上帝也不是省油的燈,透過各式各樣的書籍、廣播、周圍人事物的發展,總會努力澆熄我一點都沒想清楚的焦躁不安。

 

我很像水滸傳裡的李逵,隨時都想衝出去。眾多天使總是在我要衝出去時,把我拉住,用力的拉住,我卻還拼命的掙扎。

 

最近,我心裡有很多明年的計畫,我想要做一些事情。我並不確定能不能做?需不需要做?這些事情是否順應了能量的流動?我並不知道,可是我心裡有一種急切要做的感覺,但是,要怎麼做?其實我自己還沒弄得很清楚,依我的個性,我很可能會在自己都沒弄清楚怎麼做,就昭告天下,然後就開始做了。

 

所以,現在,在這本書裡遇到這段話,我相信不是偶然,顯然上帝又藉著這本書,努力把我拉住,我要仔細觀看自己,觀看四周的狀況。

 

我必須「花費足夠的時間讓某個想法或目的成長、演進,並逐漸顯露在你的實相裡。」其實,我確實在最近的生活裡,漸漸看到一些端倪。似乎正在教導我,當我要做我心裡想的那些事情時,要做些什麼,要怎麼做,內容要如何規劃等等。

 

所以,我必須耐心等待,等更多內容向我揭示出來。

 

@ 3 @

 

追在他人身後督促他,永遠不是你的使命;那些可以且願意被你幫助的人,會自己走向你。但這並不表示你不能讓他人看見你的存在。

 

我的性格裡,大概得了一種「忍不住想要對人伸出援手,忍不住想要提供建議,想要把人從不快樂或有狀況的情境中撈出來」的病。因此,我常常覺得自己過度熱心,或過度涉入別人的內在,特別是當別人還沒要求援助的時候,我因為已經看到狀況,就會搶在當事人開口前,就做出行動。

 

或者是,當別人遲遲不敢跨越自己的界線,不想面對自己的問題時,我也得了一種「非要拉著別人去面對,非要拉著人去跳過界線」的病。但是,這樣做的結果,不言自明,當然很悽慘,有一些人的反彈當然很大。

 

當然,我自己很清楚我有這樣的毛病。當我對自己越覺知、越敏感,我就越看見自己這個問題。所以,當我發現我又開始衝的跟高鐵一樣快的時候,就會努力把自己拉住。

 

只是,我的內在又會責備自己,明明稍微推他一把,也許他就領悟了,也許他就脫離困頓的情緒了,我卻袖手旁觀,我這樣對嗎?

 

追在他人身後督促他,永遠不是你的使命」這句話,消除了我的愧疚感,那不是我的責任與使命。我的使命是,「將自己從舊有的負擔中解放出來,並允許自己獲得快樂。散發你體驗到的喜悅與自由之光,這是你對他人最大的吸引力,如此一來,他們就能從你的能量獲益,讓自己變得快樂…」。

 

這也讓我想到最近發生的一件事情。

在辦公室裡,我送出去給老大簽名的文件中,有一份老大覺得裡面有錯誤。我沒有注意到那個錯誤,因為那個部分不是我的職權可以管的,即使注意到,我也沒職權去質問,所以,我通常看都不看就送出去。

 

我聽到老大在跟那份文件的當事人溝通那個錯誤,要求他們重新整理,重新送件。以前的我,要是聽到這樣,只會不斷在內心責備自己,覺得我怎麼會沒發現錯誤,就算沒職權管,我至少要先發現,提醒老大才對,現在卻讓老大自己發現,我這算什麼好員工呢?

 

但是,聽著聽著,卻突然想到,這不就是他「監督者」該做的事情嗎?他要監督大家做對了沒有,隨時修正大家的工作。而他正把自己的腳色扮演的很好,我也是他監督的一部分,我也從他身上學到監督的方式,這不也很好?本來可能會引發問題的錯誤,因為有他的監督,使我們可以免除一些損失,這不是很讚嗎?

 

我去詢問老大那份文件的進展時,老大講了一下他發現的錯誤,以便向我解釋文件延誤回到我手上的原因。我真的是有感而發的對老大說:「幸好我們有你。」老大整個開心起來,說:「就是啊!這樣一想,我覺得我真是太聰明了,可以發現這個問題,避免損失,還好公司有我在,呵呵。這樣想多好,就不用在那邊生氣他們為什麼老是做錯了。」

 

整個辦公室給老大拍拍手,說他也開悟了。

然後,我在想,促使他轉念的,不就很可能是我那句話?

而那句話,是我努力「將自己從舊有的負擔中解放出來,並允許自己獲得快樂。散發你體驗到的喜悅與自由之光」,然後才說的出那句話。

 

說那句話,只是自己得出的結論,讓自己走出自責與敵對態度的結論。卻沒想到反而照亮了老大的內在,讓他本來對那些人老是做錯事的生氣,煙消雲散。

 

因此,並不需隨時隨地想要去幫助人。只要對自己好好工作,好好使自己更快樂,就會在無形中,不知不覺幫到別人。

 

@ 4 @

 

不要試著去和一個與你意識層次不同,不了解你的動力和靈感源泉的人建立親密平等的關係,換言之,就是不要盡最大努力,試圖從他人那裡獲得你內在小孩渴望的愛與認可。將你尋找的一切送給自己,試著從內在給自己愛與鼓勵,沒有其他人可以替你做這件事情。如果試圖從不了解你意識實相的人那裡乞求愛,只會讓自己變得渺小,會對自己不誠實,會變得不快樂;那樣的話,還是單身比較好。在某種意義上,單身和孤獨在你的人生路上是不可避免的。我這樣說不是要洩你的氣,只是指出這種狀況出現在許多光之工作者身上;如果接受他,就會獲得尋找自己人生之路的自由。

 

雖然說約書亞這段話,是對許多人說的,作者通靈時我也不在現場,可是,我卻覺得他這段話根本就是單獨在對我說。

 

閱讀的時候,我心裡一直有驚嘆號。

 

這幾年來,我越來越知道,我可以自己給自己快樂,也知道因為單身,所以我有做許多事情的自由。我可以盡情看書,練習占卜,做冥想,因為單身,因為孩子都長大了,因此,當我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可以很專心,身邊沒有另一個人投以怪異的眼神或提出批判影響我的專注。我想要離家幾天,去參加任何活動,也不需要擔心家人的贊同或不贊同。我想跟任何人往來,無論是男人、女人、巫師、喇嘛,也不會有人攔阻我。

 

我了解約書亞說的「自由」。

可是,我還是覺得我在男女伴侶關係上的經驗不夠,在這一生中,我需要至少再經歷一次,但是,這一次我希望更覺知的去體驗,我相信還有很多我需要學習的事情。我知道我渴望一個伴侶關係,不是因為軟弱或需要愛,而是我想要體會更多與關係有關的課題,以前是閉著眼睛在經驗,現在想要張開眼睛去體驗。

 

所以,如果宇宙最大的那一位,認為我在男女伴侶關係上,還需要學習的話,我想把開場的那一段,改成這樣的肯定語:

 

有一個與我意識層次相同,了解我的動力和靈感源泉的男子(當然我也相對的理解他),會與我相遇。我們會相遇,並且建立親密平等的關係。我們的相處中,彼此都不需要過度努力,我們可以給自己愛,並將滿溢的愛,與對方分享。我們各自給自己愛與認可,並因為滿溢的愛,也願意給對方愛與認可。

 

我願意花時間等待,讓這個狀態在我的實相中出現。

 

我知道約書亞是要說,單身也很好,不過,我想,有時候經歷一下單身,再經歷一下有伴侶,也是不錯的。

 

@ 5 @

 

在靈性圈子裡,常常會聽到許多人在尋找「天命」、「我這一生的使命」,似乎對這幾個字懷抱著某種浪漫情懷,好像只要找到自己的「天命」,生命就完整了,就活出意義了。而這所謂的「天命」,意思是上天賦予的使命,好像是要你成為一個對這個世界很有貢獻的人,比如成為一個英雄、一個利害的治療師、一個讓人驚訝的占卜師或是一個靈性導師。

 

但是,我無論怎麼想,都覺得這樣的天命很怪。

 

因為我發現,一個人無論走上哪一條路,從事什麼樣的工作,都會不斷遇到難題,不斷面臨可能會有的挫折以及選擇上的困境。並不是選擇了一條對的路,一切就完美與順遂。即使找到了「天命」,生命依然充滿了挑戰,獲得天命的人,依然必須不斷面對挑戰。

 

另一方面是,我們想的總是那個很科幻的美景,好像我們天賦有許多超能力,可以像個大法師一樣,施展許多魔法,使人得到幫助。隱約中,我們其實帶著某種權力的慾望。

 

因此,我在想,所謂的天命,所謂人生的意義,想必不只是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工作或事業,必然有一點其他的東西。

 

我在「靈性覺醒」這本書裡,終於找到「天命」的定義。

約書亞是這麼說的:「你就是你的使命。你的使命是認出內在的玫瑰,並使其綻放;你的任務則是與內心深處的願望和理想協調一致,並信任它們。每朵玫瑰都以其獨有的方式成長、綻放,別人無法告訴你什麼是你的使命。」

 

我發現書裡不斷強調的一件事情是,人來到這個世界最大的使命,就是學會「愛自己」、「深入的了解自己」、「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歸納出來的規則,是這樣的。

 

我們每個人,生生世世,不斷輪迴。

每一次來到地球上,上帝都發給我們一手不同的牌。

 

我們做過好人,做過壞人。曾經是被人尊崇的靈性導師,也曾經是殺人不眨眼的罪犯。曾經是呼風喚雨的巫師,也曾經是什麼都不懂的小人物。我們幾乎每個職業都做過,也曾擁有過各式各樣不同的天賦。

 

於是,我們這一生要學會的是,認出我們手上有哪些牌。我們苦求於手上沒有的那些牌,必然痛苦萬分。我明明沒有寫作的天賦,卻逼自己成為作家,那不是自找苦吃嗎?

 

學會愛自己,就是認出我們手上有哪些牌,我們擁有哪些天賦,當我們活用那些天賦時,就會覺得生命變得順暢起來。

 

我們要學會接納每一次的自己,每一次投生地球的自己,然後愛這樣的自己。並讓這樣的自己,發揮出自己最大的能量,發出自己能發出的最大光芒。

 

這樣,就是完成了天命。

 

約書亞說:「別人無法告訴你什麼是你的使命。」這句話,解開了我許多疑問。從今以後,我再也不需要去詢問任何一位靈性導師或尋求任何靈性諮詢或甚至通靈,去詢問我的使命是什麼。

 

因為,我的天命就是「認出我自己」,而如何活出我自己,這就是這一生重要的工作與過程,這是無法跳過的過程,必須有這樣的追尋過程,才能把我帶到我自己面前。

 

你是你宇宙的中心、你世界的標準和試金石,外在沒有上帝比你知道的更多,或是為你做決定。你從前投射到外部世界的上帝,不僅住在你之內,而且也不是無所不知的。你內在的神聖原則和一切創造都是一股嬉戲的力量,以開放且難以預測的方式發展和進化著。」

 

@ 6 @

 

靈性書籍裡,常常談到「提升」,我一直以為那是往「上」提升。感覺上好像被提升的人,是高人一等的,好像靈性上就比較好一點。我有時候不太能接受那個把人分成比較好的、次等的、次次等的想法,可是,每次看到許多書上描寫到「提升」時,都會有這樣的想法。

 

但是,約書亞提到的提升,讓我有猛然省悟的感覺。

提升並非從低等變成高等,而是從外緣向中心,或者說由外向內的轉變。」

 

那是一種更覺知的生活方式,比較不在意外在的物質,而往內在去走。並不是意味著提升後,就是個超凡絕俗的人物,而是,提升後,因為更以內在的心來對待世界,看世界的眼光、反應的方式就會不同。

 

是一個人改變了,但是,沒有高低之分。

 

@ 7 @

 

這本書讀到一半的時候,常常無法專注,魂總是突然跑掉。

即使如此心不在焉,卻也收穫很多。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