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著看星盤時,我一直有一個疑問:我的星盤上,我可以看到火星與月亮有相位,這可以解釋成我的情緒比較暴躁,容易生氣。火星的戰鬥力,不斷啟動月亮的情緒。我的出生盤可以看見我這個人性格的基本動力,暴躁、易生氣,是我的基本動力,當然,還有其他行星的動力,使這個火星與月亮的動力不至於隨時爆發,但是,為什麼人生有些時刻,這個火星與月亮的動力特別容易發動,有些時刻似乎就比較不會呢?

 

特別是像我最近這一個禮拜,我自己內在就有一股氣想發作,就算都沒人惹我,我也很想去惹別人。我裡面好像有兩個我,一個很想發作,一個看著想發作的自己感到莫名其妙。明明沒事,卻一整個臭臉,這樣就算沒事,也會搞出事情來。果然,我的臭臉與濫口氣把某個同事惹毛,完全不想理我。即使我認為我沒有惡意,可是,我那種死樣子就讓人不爽,只好開始警戒自己,可以對自己擺濫樣子,遇到人的時候,就要趕快把面具戴起來。

 

為什麼平常最怕爭端,只敢和氣說話的我,最近老是想要惹出爭端呢?為什麼心裡總是像抱著一顆炸彈呢?

 

這兩天看魯道夫的流年占星,才學著用軟體看Transit或是Progression,雖然還不知道怎麼解釋流年,可是,看到Transit跑出來的圖,就突然發現,難道我最近像炸彈一樣的情緒,兇手是這顆火星嗎?

 

因為我看到Transit跑出來的行運火星,正好與我的本命火星及本命月亮都有三合相位,這樣不就加強了我原本火星與月亮的暴躁易怒以及情緒惡劣?也就是說,雖然我本來的命盤上,就有這樣的火月動力,但是搭配著所屬星座的能量,以及其他行星的配置,這個能量雖然存在著,卻不一定隨時會爆發出來。可是,當行運的火星加強原來的配置時,等於把火星能量乘上2倍,甚至3倍?於是,原本命盤上安排了可以疏導的設計,突然就不靈了,因為疏導的力量敵不過加強的火星能量。

 

這樣越想,就越覺得要是能學會看流年,那會是很有幫助也很有意思的事情。有跡可循的事情,我們不用看命盤就可以用腦袋想清楚來龍去脈,然後想辦法處理。可是,有些看起來無跡可循,變幻莫測的情緒,或是莫名出現的狀況,說不定可以在流年盤上面看出蛛絲馬跡。

 

如果行運的火星真的是兇手,那麼我就要避開所有可能引發我情緒的事件,免得跟人潑婦罵街起來。不過,讓情緒大爆發,真的不好嗎?特別是這顆行運的火星落在我的12宮,也許我其實需要把壓抑的、潛藏的傷痛或情緒,全部挖出來燒一燒?

 

明天要去做SRT,看能不能挖出一些東西來。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