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一直很好奇,也一直很想體驗看看,甚至曾經動念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去上課算了。但是,因為學費不少,加上擔心萬一靈擺不會動,那就尷尬了,所以,觀望了至少有一年了,決定還是先體驗一下。

 

正好我的靈氣同學Angela竟然學完SRT一階與二階,也在徵求實習個案,當然立刻報名。

 

因為我已經觀望SRT很久,也研究了一段時間了,所以,一坐下來,Angela要解說SRT時,我直接請他跳過,節省時間。我其實只是想來開開眼界,所以,當Angela問我要問的主題時,我就隨便抓了一個問題來問。我問的是:我的職業倦怠或我的志業(類似我的天命)。後來聊了一下,發現我來做SRT前那個禮拜,每種過去的宿疾都小小發作了一次,每天輪流來一種,以為要爆發了,結果第二天症狀就消失了。於是,我們當作這是一個提示,也來針對身體健康做療癒。

 

想像中的SRT與親眼看到的SRT,多多少少有點不同,有點震撼。

我不想按照進行順序來講心得感想,因為整個進行過程,大致上都一樣。就是使用靈擺在表格上面詢問,靈擺會往答案的方向晃動,然後,像查字典一樣,指向目錄第幾頁,就拿出第幾頁的表格,然後看指向表格上的哪個答案,那就是答案。

 

然後,有需要清除的負面能量,就使用靈擺清除。有什麼冤親債主的,就用靈擺請他離開。需要下載什麼程式,就用靈擺下載。至於我到底清了那些負能量,下載了哪些程式,由於我有聽沒有懂,再加上有些名詞背不起來,所以完全放棄。唯一只記得有下載一個蜂鳥的圖形,那是因為Angela要我翻譯蜂鳥那一頁的英文解釋的關係。

 

現在開始講感想。

 

1.

 

第一個感想,跟SRT毫無關聯。我看到Angela手上的靈擺,小小一個,很輕盈的感覺。事後,我提到我對使用靈擺的沒信心,Angela借我一個靈擺試試,才發現拿在手上也是非常輕。隨便問個問題,靈擺就活潑的擺動起來,因為靈擺很輕,靈擺自己轉圈圈的時候,不至於拉扯到我的手,我的手毫無感覺,靈擺卻已經轉圈圈轉的很迅速,這使我比較確定,真的是靈擺在轉動。回想我的綠幽靈墜子,大概比這個小靈擺大上十倍,重量應該有這個小靈擺的二十倍以上,難怪動起來比較笨重,也難怪我總會以為是我自己在拉靈擺動。看來,我應該換個真正的靈擺,不要再勉強我的綠幽水晶項鍊了。

 

Angela也幫我清除對於使用靈擺的沒信心,回家再試著用我的綠幽項鍊當靈擺用時,我覺得我比較沒有懷疑的心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清除過的關係。我跟我的綠幽項鍊聊過,他說,他真的太大太重不好動,要我另外買一個輕盈的靈擺。

 

2.

 

做完SRT的隔天,我明顯發現原本頭很昏沉,經常感覺疲倦的部分消失了。這個昏沉似乎跟冤親債主有關,我上次有這症狀時,我是祈請大天使麥可的白光將低能量送走,那次很成功,前後不到十分鐘,整個人立刻清醒過來。可能因為那次我可以看到那些低能量的形狀,於是可以使用觀想,連結白光、大天使麥可與這些低能量,加上朋友遠距的協助。這次我完全沒辦法連結到這些靈體,因此怎麼做都沒用。或許他們是想留下來證明SRT的功效吧?早上開車來上班,一整個清醒,眼前景色都亮起來,我知道那些低能量確實離開我了。

 

我覺得以這個經驗來看,SRT似乎是一個很有效的工具,這個工具也讓人透過眼睛可以看到的靈擺,來看見能量如何工作。有時候,屬於物質世界的人,很難觀察到非物質的能量,透過靈擺,人比較能夠肯定能量確實有在運作。

 

3.

 

SRT所給的答案,雖然有很多看不太懂,但是,有些答案卻是一語中的。關於我的職業倦怠,他給的原始答案怎麼說,我已經忘記,大意是說,我是用「我不喜歡這個工作」來逃避我必須工作,只要說我不喜歡,或這個工作不適合我,那我似乎就可以名正言順的不工作。但是,這個工作我必須繼續做,那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我不該逃避責任。所以,我應該持續做這份工作直到我退休的年紀。

 

事實上,我自己也知道,我現在的工作帶給我很多挑戰,給我內在很多成長,也讓我學習在這個世界裡生活。我不想做的原因,有一部份是想「逃避挑戰」,想過輕鬆的生活。

 

4.

 

論到未來的志業,靈擺給出的答案,也有釐清的功用。

由於前面的職業倦怠,已經確認了我必須繼續做這份工作,可是,這是我的天命嗎?我的人生志業是什麼?

 

Angela列出了我會的所有項目。

花精治療師、塔羅占卜師、占星師、其他(以防萬一我說不定還有其他才能)。

 

結果,跑出來的數據是這樣的:

 

花精治療師:   95%    2年後開始做

占星師:       80%    3年後開始做

塔羅占卜師:   60%    現在就做

其他:          0%    (我本來想,說不定我可以靠什麼手工藝賺錢,看來我的手沒有我想像中的巧啊)

 

其實,靈擺在跑的時候,我有點擔心靈擺會不會跑出離譜的數據,然而,結果證明,我實在是小人之心。

 

我有點吃驚的是,花精治療師的趴數這麼高。

我雖然已經取得一階認證,可是,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去上二階,當然,也是因為我已經錯過四月份的二階課程。如果以時間上的安排來看,二階就算一年只開一次課,那我最慢明年一定會上到,就算台灣不開課,我也可以去日本上課。如果我真的想當專業的治療師,那我一定會想把最高階的課程也上完,所以,2年的時間,也許真的剛剛好也不一定。

 

只是這樣看來,我的主要工作是花精,而不是一開始領我進新時代的塔羅牌。

 

更吃驚的是占星師的趴數也很高,以我現在的程度,絕對連「懂占星」都不敢說,給我3年的時間,是不是能夠把占星弄懂,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持續像現在這樣這麼努力,說不定有機會。

 

所以,這跟我夢想中的休閒生活或退休生活不謀而合。

就是做點花精諮商啦、幫人算算塔羅牌啦、看看命盤啦,只要有人來找我聊天,我大概就開心的不得了,能不能賺錢,根本不在我的思考範圍。對於我而言,這三項是我的休閒娛樂,不是工作。

 

說不定,這也有點暗示作用。至少,現在我可能就會毫不猶豫地去上巴哈花精二階認證課程了。

 

5.

 

關於身體健康方面,也幫我清了一些負面能量,可是,基本上靈擺的回應是,我現在所有的宿疾都沒有了。頭痛沒有了、肚子痛沒有了、過敏沒有了、肩頸酸痛沒有了。只是上星期有小規模發作,才想說問問看,看來只是要讓我知道,我這一年真的用花精把自己照顧的很好,情緒平和了,所有的症狀也都消失了。

 

有趣的是,有具體提到我對豆子與芒果過敏。我本來查詢資料說,豆類食品,比如說豆漿,可以補充女性荷爾蒙,所以對更年期女性很好。我最近就努力喝豆漿,喝了之後,身體卻感覺不太舒爽,不是生病的感覺,只是覺得體內有點混濁。現在靈擺跑出來的答案,讓我有終於懂了的感覺,以後還是相信自己的身體跟直覺吧!(如果真的要確認,還是要去給醫生檢查,並且作測試喔!)

 

也提到我必須多吃的東西,像是蜂蜜、牛奶、雞蛋、起司…….

正好都是我吃了之後,感覺全身舒暢的東西。

 

另外是我從小就有的鼻子過敏,靈擺跑出來的答案是,現在不幫我處理。因為這個問題跟前世有關,清理起來至少要半個小時,當時已經到了結束的時間了。

 

先寫到這裡吧!

清理的內容還有很多,可是,這樣寫下去,都快變成短篇小說了。

 

最後,謝謝Angela給我機會體驗。

還挑起我去選購一個靈擺的慾望。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