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開始想朋友的交往,應該是什麼樣子。

 

前一段時間,我回去打開PC Home的舊網頁,那裡只剩下去年以前的文字。我發現跟我最近的文字比較起來,我過去的文字處處透露著不安心、沒自信、害怕。雖然我現在的害怕也不少,但是,我思考的角度已經不同了。

 

以前,當朋友或左鄰右舍端來他們自己做的點心、食物,熱誠的要我試吃時,我興高采烈的收下了,但是,我心裡會很驚訝於他們怎麼敢這樣,那麼毫無芥蒂的把自己的作品送出去請人品嘗,難道他們不怕接收者不喜歡或嫌棄嗎?他們不怕自己其實做的沒有很好嗎?

 

因為我會這樣擔心,所以,我才會這樣想。因此,我幾乎不曾跟人禮尚往來過,對我而言,這太可怕了。不只要主動跟人接觸,還要把自己的成品送給人,讓人當場品嘗,接受當下的議論。這些事情對我來講,真是艱鉅的任務,我光是跟人往來就已經在發抖了,更別說要分享我的練習成果。我繼續厚著臉皮收東西,給人請客,自己就是什麼都不敢拿出來。

 

可是,我今天早上才發現,我怎麼會突然轉變了?

 

今天,我帶著最新的實驗作品 - 燒餅 去公司給同事品嘗,請他們吃吃看好不好吃。我不只勤勞的把公司烤箱裡的鐵網洗了一下,還費力的把烤箱從一個不方便操作的地方搬到方便的地方。

 

我在洗網子的時候,就突然想到,我怎麼變得這麼勤勞,這麼不怕麻煩了?還忍不住很三八的去對同事說我的感想。沒想到他們也點頭說:對呀!我也覺得妳怎麼會突然這麼勤勞起來。

 

我的同事們實在很誠實吧!不愧是一起工作了那麼多年的夥伴。

 

烤好了燒餅,分給大家吃的時候,我很有興致的問大家:「怎麼樣?味道還可以嗎?」我觀察了我自己,問的當下,我真的很擔心嗎?我發現我並不擔心,我只是覺得逼問她們,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很想知道他們到底要怎樣絞盡腦汁來滿足我。

 

結果,大家都說好吃。

後來,老大來上班,我又另外烤給老大吃。我正在外面準備烤燒餅的時候,老大問了大家:「怎麼樣?她那燒餅好吃嗎?」

大家說:「好吃。」

老大又問:「可以上街去賣嗎?」

…………….現場一片鴉雀無聲。

 

老大轉述這段精采對話,我就假裝生氣的說:「你們都不支持我的第二事業,真是不夠朋友,下次不做給你們吃了。」

全場大笑。

另一位同事趕緊把她空了的盤子給我看,她也是半開玩笑的說:「真的很讚,我都吃光光了。」

我就說:「妳最乖,我下次再做給你吃。」

 

其實,也還是在玩,心裡一點芥蒂都沒有。

而且,我還答應星期一帶咖啡凍去給他們吃,那是我的第三號練習品,第一號是生巧克力,第二號是奶酪。同事們已經不斷試吃我的練習品,而且,以他們批評我的勤勞度的態度,就可以知道他們都敢跟我誠實以告,但是,我發現我竟然一點都不在乎會不會被批的很慘。

 

我發現我很喜歡這種分享,很有趣,不管好吃不好吃,就只是一種分享,一種玩樂。這才發現,原來我可以放的這麼鬆。

 

以前,同事常常分我東西吃,現在,我終於也敢分享我的了。

 

我覺得聖杯二是一種平等的關係,不管是夫妻、戀人、同事、朋友,都是有來有往,互助互利的關係。朋友對我付出,我也對朋友付出,如果我想跟哪個人成為朋友,就要站在平等的地位,不是我一再向對方索求,這樣天平會歪斜,關係最後一定無疾而終。

 

據說牌面上那隻有翅膀的紅棕色獅子,代表的是潛伏著的靈性上的熱情。也就是說,這段關係裡是有衝力的,帶有熱情,具有靈性的品質。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