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a parent or partner this Queen can be withdrawn, resentful, self-serving, and may blame others for her unhappiness.”

 

這句話節錄自Mary Greer “The Complete Book of Tarot Reversals”。幾乎精準的描寫出我今天遇到的人,一個逆位聖杯皇后。

 

不管我想問她的是什麼問題,她一開口就先說:「我不知道。」

但是,那是她的工作,她說不知道,就有點過分了,所以,我問:「為什麼不知道?」

 

她帶著不太愉快的口氣,眼神飄向除了我所在的其他方向,表現出完全不把我看在眼裡的態度說:「那要看你還會不會加工作給我,你要是要加,我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做完。」這個人在這裡找藉口支持她的「不知道」,並且把她的「不知道」的罪過推在我頭上。

 

當我回答:「我沒有加工作給你,就這一件工作而言,請給我時間表。」

她又繼續用不高興而不正眼看我的態度說:「反正時間還早,我會在時間到之前給你。」

於是,我嚐試向她解釋給她的日期,是最後的deadline,可以的話,能夠提早完成會最好。而我看見目前這份工作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只要再花個半天時間,就可以把整個案子轉回我手上了,然後我就可以去向客戶交差了,提早完成,讓客戶滿意,對公司而言,是最大的利益。

 

但是,在我解釋的過程裡,她打斷我每一句話,使我每一句話都無法說完,必須不斷對她說:等一下,請聽我說完。但是,我還是沒辦法講完一整句話。她用粗暴的態度,情緒化的口吻,不斷打斷我的話。

 

她的態度有一種……我在這家公司不得志,是你害的,所以,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我的不快樂,都是你們把工作加在我身上,所以,我才不想配合你們。妳別以為你們的地位有多高,你們也沒什麼了不起,我才看不起你們呢!你們根本就是隨時隨地找機會來欺負我,故意加給我很多工作。我的能力比你們強,我年紀比你們大,你們憑什麼指揮我?

 

其實,這個人曾經有機會好好表現,但是,她的能力卻立刻被看穿,馬上被那些重要單位退貨。其中一次去幫她救火的人就是我,但是,對她而言,當場被換下來,應該很沒面子。本來大家以為她有能力,一用之後,才發現她沒有。現在,她只能坐在很靠近冰宮的位置。所以,她恨我,我很清楚,只是我不喜歡一天的開始,就是在這種不愉快的心情下。

 

我回到我的辦公室座位時,我感覺我的心還在發抖。她使用了我最害怕的招數:輕視、忽略、不肯聽我說話,這些會讓我感到很脆弱。我很想用恨、詛咒來報復她,那是當下的反射情緒,可是,突然有一個轉念,我問我自己:這樣冤冤相報,究竟有什麼意義?我是要她變得更好?或是要她變得更扭曲,更難相處?

 

還有一個觀點讓我退一步思考,那就是為什麼我總是會遇到這樣的人,來挑戰我最怕的狀況與情緒?

 

剛到這家公司時,也是有幾個人看我們兩個天降神兵不順眼,才剛應徵進來,就坐在管理階層,也不是什麼利害角色,看起來也是柔柔弱弱的女生,要是剛來的時候,不壓壓氣焰,以後跑到我們這些資深的人頭上怎麼辦?那一段時間,我遭遇到更艱難的狀況,現在,我證明我可以坐在這個位置上了,也漸漸變成年資較久的員工了。

 

但是,眼看狀況轉好了,卻又出現一個逆位的聖杯皇后。

我想,這或許是在告訴我,我的性格、內在的恐懼,都還有一些東西沒有修好,我必須繼續修這門功課。

 

想想看,害怕沒有人聆聽我,害怕被忽略,害怕被排擠,這些不都是我青春期最怕的事情嗎?現在,表面上來看,我不怕了,我知道如何自處,知道如何跟合得來或合不來的人相處。但是,在內心深處,這些恐懼可能還沒消除。於是,我身邊出現了一個人,讓我與我的恐懼面對面。

 

這麼一想,就發現我不該恨她,也不該想報復她。我要感謝她,因為是她犧牲自己,扮演一個這麼怨天尤人,這麼不快樂的腳色,為我帶來我要修行的功課。因此,她是貴人,而不是兇神惡煞。

 

於是,心裡那股想報復的衝動,消失了。

我學朋友教我的方式,在心裡默想白光,送給她。

然後,使用那個句子「謝謝妳,請原諒我,祝福妳」。

 

我希望我可以練習到以後在面對這個人時,可以看見這個人的靈魂,疼惜她肉體與精神遭受的痛苦,並且,學著當下與自己的恐懼同在。除了辨識出自己的憤怒之外,也辨識出自己的恐懼,然後,面對。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