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杯國王給我的感覺,與潛意識、直覺、情感比較有關係,甚至與夢也有關係。但是,因為聖杯國王不看聖杯,望向某個遠方。象徵訊息的魚,從後方跳出,象徵意識的船,在後方的水面經過。這些都不在聖杯國王的視線範圍內,似乎是在說著這位國王擁有這些能力,但是,現在的他沒有把自己完全交出去,依然與理性的世界連結在一起。仔細看看,他連腳底都沒碰到一點點水。要與潛意識、直覺有更深的連結,恐怕必須跳入那一片河水之中,在河水中浮沉才行。但是,聖杯國王還沒做到這一點,雖然他具有所有能力。

 

下午在收音機裡,聽到有某間廟宇的神明,告知想看「海角七號」。我立刻的反應是:「這位神明是用什麼方式告知的?作夢嗎?信徒又怎麼確定真的是神明的告知?」我知道我是一個想對各式各樣的事物,做出分類,理出頭緒,找出一個道理出來的人。

 

但是,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沒有道理的,或是說不是用這個世界的道理可以解釋清楚的。

 

我最近正在讀兩本書,一本是「時空旅人之妻」,一本是賽斯書「心靈的本質」。這兩天睡覺時,我不斷夢到時空旅行。

 

第一天夢到亨利與克萊兒,有時候感覺我是克萊兒,有時候感覺我是站在旁邊觀看的人。而我們正在討論時空旅行這件事情,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是大家都會做的事情。我還聽到亨利在我的夢的結尾處說:「你在這裡等我喔!我馬上就會回來了。」然後亨利消失,我就醒了。清醒的時候,我就在想,這應該是典型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吧!

 

第二天夢到的是我在作時空旅行,而且,我在夢裡很篤定的認為,時空旅行這件事情,我以前就做過很多次了,是一件很平凡很日常的事情,怎麼會我在看「時空旅人之妻」時,會以為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呢?而且,我似乎還比亨利技高一籌,我可以控制我自己要去哪個年代,要去什麼地方。所以,我夢中的時空旅行,並不像亨利的那麼讓人困窘。醒過來的時候,我還處在那種確信中,還在問自己:我從時空旅行中回來了嗎?

 

因為我正在讀「時空旅人之妻」,所以,我認為晚上夢到時空旅行,是類似於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結果,至於為什麼夢中對時空旅行有那種熟悉而篤定的感覺,我一點都不清楚。只是我會用我在這個世界的理解,去看我的夢,純粹只是小說看太多的關係,不見得具有什麼意義。

 

但是,很巧的是「心靈的本質」也同時在談作夢。

 

書中說夢中的事件就像是:「假設你打開電視看一個節目,發現由於某些故障,發生了大規模的滲漏,因而幾個節目混在一起,而又同時顯現,似乎沒有節奏或理由。沒有明顯的主題。有些人物可能很眼熟,有的則否。一個穿著太空衣的男人也許正騎著馬,追逐印地安人,同時一個印地安酋長在駕一架飛機。如果所有這些取代了你預期的節目,你必然會認為那些全都沒什麼意義。可是,每個人物,或一幕的一部份,都代表了另一個十分妥當的節目(或實相)的片段。」

 

我在思考我的夢的同時,也想起賽斯說的這些有關夢的片段。

所以,會不會我與能量界的某接連結,或從能量界傳遞來的訊息,在夢裡被揉進了「時空旅人之妻」的情節裡,使我分辨不出來,於是錯過了我必須得到的訊息?

 

現在的我,還是那個堅持把腳放在陸地上的聖杯國王,當我可以轉頭看見我的聖杯、身後的魚、船與腳下的水時,會不會我就可以把夢中的頻道調準,讓故事歸故事,讓訊息歸訊息?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