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女兒,我喜歡與你的對話,那有一種傳承的感覺。

 

「我覺得我們這兩個禮拜看的電影,雖然有點看不懂,可是很有趣。」我正在陽台晾衣服,女兒站在門口對我說。

「有拓展視野的感覺嗎?」這兩個禮拜,我們在公視看了兩部電影:「松鼠自殺事件」與「穿牆人」。

「有,覺得電影原來還可以這樣拍,感覺很不一樣。」女兒接著問:「為什麼那個男主角會說他是那個女生的遊戲軟體的角色?」

「你覺得那個男生生活的那個世界是真實的世界?或是那個女生生活的森林才是真實世界?或是遊戲軟體的世界才是?或者哪一個可能是夢境?」我問女兒。

「咦?對喔!難怪他的書包穿過牆就變白色,花本來是黃色,來到森林就變紫色。」我們在討論的是「穿牆人」。

女兒又問:「為什麼那個女生穿牆到那個男生家之後,他們家的人不知道換一個人了?」

「你記得電影裡面,有一幕演到一個老師在講莊周夢蝶的內容嗎?」

「那時候,我覺得那一段應該很重要,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女兒說。

「那女孩的世界如果是夢,那麼作夢的人是誰?」

「那個男生。」

「那個男生進入夢裡,而那個女孩進入那個男生的世界,像不像夢中的蝴蝶,跑出來了?那麼到底蝴蝶是誰?蝴蝶知道自己在男生的夢裡嗎?男生夢中的世界是實際的世界嗎?到底哪個世界是真實的?哪個世界是夢呢?」

 

女兒恍然大悟的說:「那我們上個禮拜看那個松鼠自殺事件,也可以套用這個,他們不是一直在說,也許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而這座島根本不存在嗎?」

「當然也可以用這個面向去思考。只是兩部片子的重點不同,松鼠自殺事件的重點在感情上的欺騙、信任,而穿牆人比較把重點放在選擇。在兩個女生之間選擇,在兩個世界之間選擇。」

 

我們繼續討論了一下這幾部電影,一邊曬衣服一邊討論這麼「深奧」的電影,讓我有詭異的感覺,卻同時有一種把自己傳輸給女兒的感受。好像透過這樣的討論,把一部份的自己送給女兒了。

 

不過,討論的結論很有趣。

女兒問我:「你覺得你有全部看懂嗎?」

「好像沒有很懂。你呢?」

女兒說:「好像有懂又好像沒懂,不過下星期那部片子,好像就比較像普通的電影了,應該就看得比較懂了。好期待喔!」

 

其實,上次看松鼠自殺事件的時候,螢幕一轉黑,發現竟然結束了,我們兩個頭上都有很多問號,而且還一整個昏昏欲睡。經過一個禮拜之後,才稍微整理出一些了解。

 

我喜歡跟女兒這樣的談話,不管女兒聽懂聽不懂,我有種可以交接的感覺。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