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兒子要求我幫他算塔羅,我不幫他算。
這次他似乎聰明了一點,不直接說,他自己用他的塔羅牌抽了三張牌,還跑來告訴我他抽了哪三張,我想,也許他知道,我會忍不住就幫他解牌,等於間接幫他算了塔羅,反正我就是好為人師。

「我剛才抽了三張牌。」兒子說。
「哪三張?」
「戰車、錢幣2、死亡。」兒子問:「戰車是什麼意思?」
「很可能代表著你對待你的生活,要有節制。」
「為什麼這張牌也是節制?不是有一張節制牌嗎?」兒子問。
「這種節制跟那種節制不一樣。這裡我所謂的節制,是說你的理智與感情要控制得宜。太過理智也不行,太過感情用事也不可以。有些事情不要太講理,有些事情不要太情緒化,兩方面都要控制好,你的生命才不會翻車。」 

「那錢幣2呢?」
「你看到錢幣2的時候,有什麼感覺?」
「我覺得好像會有很多困難出現一樣。」兒子說。
「你從哪裡感覺到困難?」
「後面那些浪,浪很大的感覺,船走在上面,好像很難走。」兒子說。
「那麼這一張可以跟戰車合在一起看,當你的僵繩沒有控制好,有時候理智衝過頭,有時候情緒衝過頭,那麼遇到任何事情,都會變得很困難。所以,反過來說,也就變成你好像會遇到很多很麻煩的事情。這張牌顯示,你的生活裡面有很多波折。你覺得有嗎?」
「還好吧……」兒子的口氣有點不肯定。 

「像你最近差點被開除這件事情,不也是一個困難?你總是會遇到一些事情,是你必須很用力去解決的。就像錢幣2那個耍弄兩個錢幣的人一樣,要用一條繩子努力不讓兩個錢幣掉下來,有多困難呢?你面對的困難就跟這個人一樣。而且,這些困難可能別人都不會遇到,就是你會遇到,那是因為你的性格使這些困難發生。」 

「那死亡牌呢?」兒子笑著開玩笑似的問:「是說我最近會死掉嗎?」
「不是。」
「我看書上都說,死亡牌是有大改變。」
「是啊!但是,這個改變不是說你什麼都不做,環境就改變了,你就變得很好了。這個改變是說你體內的某些地方,是壞死的,是不好的,你必須丟棄這些部分,讓自己重生。你不丟棄,那就沒有改變,沒有重生。」 

「那牌上面不是有兩個人嗎?那些人是什麼意思?」
「你說的兩個人,包含死神嗎?」
「包含死神的話,就是三個人。」
「那我問你,死神之外,你看見的是哪兩個人?」
「咦?就是那旁邊那兩個啊!」
「死亡牌裡面,包括死神在內,總共有五個人。你看到的是哪兩個?」
「咦?有五個人嗎?我去看看。」
兒子衝進房間,拿出他的塔羅牌中的死亡。
他指著躺在死神的馬後方的那個人,以及在馬前方像是在與死神說話,一個像是修士或教士的人。
我覺得這兩個人正中兒子的性格。 

「這兩個人是什麼意思?」
「你知道的,這個世界上,死亡這件事情,是每個人一定會經歷的,沒有人可以說我絕對不會死,沒有人。這是一個不可抗拒的海浪,當這個浪打來的時候,你只能努力順著浪潮去走,看是可以順利度過這個浪,或是被這個浪打下來。當人硬要跟浪對抗,要硬碰硬的時候,就容易被浪打進海裡,然後淹死。在後面這個躺著的人,就是跟死神對抗,最後除了死,還能怎樣?而前面這個教士,他好像在跟死神說什麼,好像在討價還價,好像死這件事情是可以討論的,可以憑自己的聰明才智,去說服死神一樣。這兩個人的性格,你不覺得很像你嗎?」
兒子裂嘴笑著說:「好像有點像。」 

「那另外這兩個人呢?」兒子接著問。
「當人順著浪的動力,使用那個浪的時候,人就可以度過浪,可以衝浪。就像前面這個小孩,他是開放心胸去迎接死神,甚至要送花給死神。他是迎接面對自己內在需要放棄的東西,需要割掉的部分,然後,就坦然放棄,踏上另一條不同的路。」
「那個女生呢?」
「那個女人雖然跪著,好像要屈服於死神,卻又把頭扭過去,又有不肯屈服的感覺,不願意面對死神。不願意面對自己必須割捨的部分,是帶著逃避、矛盾的心情的。」 

「可是,我認為死神這張牌代表會有好事發生。」兒子說。
「你從哪裡看出來?」
「這個太陽啊!」兒子指著最遠處的太陽。
「嗯,你看這個太陽所在的地方,像不像月亮牌的圖?只不過上面沒有月亮,只有太陽。」
「對耶!我以前都沒想過這一點,那這代表什麼?」
「月亮牌代表許多迷惑,而到了死亡牌時,迷惑消失了,太陽即將升起。」
「那就表示我會有好事發生啊!」兒子說:「我認為塔羅牌裡沒有一張壞牌,都是好牌。」 

「沒錯,我也認為都是好牌。包括死亡這一張。」我看著死亡牌裡那條河水對兒子說:「但是,你要知道,太陽所在的那個地方,距離現在死神所在的地方,還很遠。你必須從現在這個位置,順著河水往前走,一直走到河水的盡頭,才能抵達太陽所在的地方。」
「那這是什麼意思?」
「水,在塔羅牌裡面,通常象徵著靈性。這意味著你要追求靈性上的事物,而不是追求外在的肯定。比如說錢、地位、權力、別人的稱讚,這些事物都不會引導你走到太陽那裡。你必須往內在去想,反省自己,修養自己。」
 
「那看多一點書有沒有用?」
「當然有用,有時候我們平凡人對很多事情過了就忘記了,但是,那些敏感的作家,把很多感受與想法都寫下來,我們可以從他們寫的東西,領悟很多,可以讓我們的內在更豐富。這也是靈性追求的一個方式。」
兒子轉著他的眼睛,臉上又露出捉狹的笑容,問:「那我可不可以不要順著河走?你看這河繞了一個彎,中間有陸地,我可以過河,然後直接穿過這塊陸地,不就到了河的盡頭?那就到了太陽那裡啦!」
兒子那種想要運用小聰明去討價還價,以及想走捷徑的心態又出現了。 

「你想的太天真了,你有沒有看到?在太陽前面,還有好幾座山?」
「咦?有耶!」
「你想想看,說不定要你慢慢順著河走,是因為要在這個過程裡面,讓你學一些東西。就好像打電動時,你必須沿路撿拾道具、武器、補血,然後未來遇到功力高強的敵人時,你才打得過他。這條河,就很可能具備這些功能,說不定你在這條河裡學到的東西,正好可以幫助你翻越那幾座山,可是你為了圖方便快速,不撿河裡的那些工具,那你進了山裡,不就死在山裡了?哪裡還看得到太陽?」
「呵呵。」
「到時候,你就像躺在馬後方這個人一樣,死了。」
「呵呵。」兒子笑了。
「而且,你剛才耍的那個聰明,不就印證了你的性格確實就像這個教士一樣嗎?討價還價,想找一條簡單的路來走。」
「哈哈。」兒子一臉被說中的樣子。 

「綜合這三張來看,你依照目前的方式生活下去的話,會遇到很多波折、困難,那是你的性格所致,你不做改變的話,就是死路一條。必須修正的地方,就在戰車那一張牌了。你必須專心駕馭你的生活,不可太過,也不可太少,腦袋要用,也要用心去感受。要耐心去走每一歩,不要想走捷徑,因為每一刻都是學習,都會讓你成長。也要仔細去看,自己內在有哪些是需要丟棄的,那就要痛下決心丟棄。目前看來,你的未來當然是困難重重,可是,當你改變之後,很可能本來會被吹起的波浪,也會變成風平浪靜。這就看你自己要不要做改變了。」
兒子頻頻點頭,他算是了解了,做不做得到,可就很難講了。
「你覺得這樣解這三張牌,有準確嗎?」
「應該算有吧!」

兒子繼續玩他的電腦,我繼續看我的書。
不過,我突然發現塔羅牌讓我把最近想對兒子說的話,都說完了。
而對兒子而言,這只是塔羅占卜,不是媽媽碎碎唸,對於神秘力量給的建議,他應該會努力記在心裡。
我也比較不會拼命想去教訓孩子,我只需要如實的把牌面的意義說出來就好,會忘記我身為媽媽的腳色,只單純當個占卜師。

當我解完牌義,才會猛然發現:塔羅牌讓我用一種比較客觀的方式,把我想說的說出來了。這種方式,沒有責罵的口氣或氣氛,也不會想把所有他幹的壞事通通挖出來罵一遍,這麼做通常結局都是很糟糕的。

這是我想像中,比較理想的那種與孩子對談的方式。
不針對孩子個人,也不針對哪件事情,給孩子一個方向的指引,也分享一些自己生命中的領悟。至於孩子為自己做了哪些選擇,我保持尊重的態度,不過度涉入。

對,過去,我有點過度涉入了,反而會引起孩子用敵對的態度來防衛自己。
塔羅讓我觀摩到一次我理想中的父母與孩子的對談。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