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對「相信」這兩個字很反感。

 

過去,我離開我基督徒的生活,就是不想要只是「相信」有神,而是要「經歷」神。我不想要只是「相信」神會給我豐盛,而是要「經歷」並且「看見」神已經給我的豐盛。我要與神面對面,真實與神同在,而不是聽說或相信神在。

 

我不想追隨一個大師或某個權威,聽由這位大師或權威描述神的形象給我聽,然後要我相信他所描述的是真實的。我要自己看見神,看見神的形象,感受神的能量。我想要有我個人獨特的經驗與認識,只因為這個人的特性而會產生的經驗與認識,在符合大的綱領或主題下,我擁有我獨特的體驗。

 

我希望我可以有我個人的追尋,找到我來自哪裡,我是誰,我要做什麼,我的力量是什麼。這裡面充滿了不解、迷路、困惑,可是,也充滿了領悟,以及領悟後的喜悅。這些都是從我內在出來的,我很清楚是我的,不需要努力去相信,就可以清楚知道我是。

 

我不要任何一個大師告訴我,說我是什麼,也不要藉此去相信我是什麼。

我要自己從內在了解我是什麼,於是知道我是什麼。

 

我知道我固執的想要踏上一趟孤獨的冒險,但是,我又隱約知道,這是必須的。

不能說我不害怕,不能說我不想要一點依靠。

但是,最終我都必須一個人去走我的旅程。

 

我本來有點以為這些想法,是我自己的偏執,或是我的自以為是。

但是,我在這張牌卡的解說裡,找到了類似的說法,而這個說法,來自奧修的教導。這讓我了解,這個世界上,有個人的想法跟我相同,而我正在用我的生命去執行這個想法。

 

以下,是這張「強烈」的解說文字:

 

禪宗說:將所有那些偉大的話語和偉大的教導看成你致命的敵人,避開它們,因為你必須去找出你自己的泉源。你不能成為一個跟隨者或一個模仿者,你必須成為一個原始的個人,你必須自己去找出你最內在的核心,不用嚮導,也不用引導的經典。它是一個黑暗的夜晚,但是帶著強烈的探詢之火,你一定會看到日出。

       
每一個燃燒著強烈的探詢之火的人都找到了日出,其他的人就只是相信而已。那些只是相信的人是不具宗教性的,他們只是藉著相信來逃避偉大的冒險

 

~ Osho ~

 

註解:

 

張卡片上那個人物的形狀好像一支箭,走向一個單一的焦點,他很清楚地知道他要走到那裡,他走得很快,所以他已經變成幾乎是純粹的能量,但是他的強烈不應該被誤以為是癲狂的能量--像那種瘋狂地高速開車的能量。那種強烈屬於水平的時空世界,然而火之騎士所代表的強烈屬於當下這個片刻的垂直世界,它是一種認知說現在是唯一存在的片刻,這裡是唯一存在的空間。

       
當你以火之騎士的強烈來行動時,很可能你會在你周圍的水創造出一些微波,有一些人會覺得被你的「在」所提升或因為你的「在」而變得更清新,另外有些人或許會覺得受到了威脅或是被打擾,但是別人的意見並不重要,現在已經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把你抓回來。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