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對老師的抱怨,還在持續中,每天的內容實在大同小異,只是受詞有變化,地點有變化而已。今天晚上也一樣,看著她又踱進我房間,我全身的防衛系統就立刻啟動了。


果然,開頭又是:「我真是覺得我們老師齁..........(以下省略十分鐘抱怨)......」
聽他抱怨的時候,想起最近在努力閱讀的「一個新世界」,我們可以選擇認同我們的負面情緒,也可以選擇不認同。我們可以選擇被痛苦之身拉著跑,也可以選擇抽離。


我問女兒:「你覺得是誰把老師說的這些話,一直放在你心裡,放在你腦袋裡,使你一直心情不好?」


「是老師說這些話啊!她說這些話,真是超級矛盾,前後不一.....(以下繼續省略五分鐘對老師的批評)......」


我問:「我相信老師有他個人的需要,不把這些話說出來,她會全身不自在。他只是說了一些話,說了一些你聽起來不太對勁的話。但是,是誰把這些話留在你心裡的?」


「咦?」女兒露出不解的神情。

「我的意思是說,老師是有能力說出那些話,但是,老師有沒有能力把你的心打開,然後把這些話放進去,再把你的心關起來,然後鎖上,說:這些話都要留在你心裡,不可以離開,你必須一直一直被這些話影響。老師有這個能力嗎?」
女兒搖頭,說:「老師沒那個能力。」


「那麼是誰允許這些話留在你的心裡?是誰選擇讓這些話留在你心裡?去影響你的情緒?」
女兒露出有點不好意思的表情,舉高了她的手說:「是我。」
「既然你有能力選擇讓這些話留在你心裡,那麼反過來講,是不是也有能力選擇不讓這些話停在你心裡呢?」
「可是,我總覺得我好像是不能選擇的,好像這些話就是這樣黏上來了。」


「那麼你要想想看,你真的是無法選擇嗎?」
女兒搖搖頭,我想,每個人都很不願意承認自己是有選擇權的,一旦承認,就不能推託責任了。當一個人認定自己命中注定要這麼悲慘的時候,他可以怪命運,可以怪別人對他不好,可以怪都是一堆濫人把他害慘的,於是,他就不需要拿出勇氣來離開這個很濫的地方或是想辦法解決這個濫處境。他可以繼續留在原來的處境裡面,抱怨別人,並自覺自己是個很讚的人,永遠不用去承認自己沒有勇氣做選擇。


「我們來想想看,當老師說一些你認為很沒邏輯、很矛盾的話時,你有沒有能力去改變老師的說話方式?或老師的思考方式?」
女兒搖頭說:「沒辦法,就算我跟他提醒了,他會說,好,好。下次還是又會說一樣的話出來。」
「你可以為了不聽他說話,而離開他的教室嗎?」
「當然不行。」
「既然這幾條路都走不通,也就是說,你無法改變對方,那麼你能選擇的是,要不要讓對方影響你。」


「可是,他說的那些話......」
「我們不管他說的是對的或錯的,有沒有矛盾,這些我們都不管。因為他有需要,他不說那些話,他自己會全身不舒服。那是他的選擇,那你的選擇呢?你要照顧你自己,為自己做出選擇,是誰能為你做選擇呢?」


女兒再度舉手,說:「是我。」
「是誰可以選擇要被那些話影響,或不被那些話影響,是誰可以做選擇呢?」
女兒又很可愛的笑著舉手說:「是我自己。」
其實,我覺得談到前面的三分之二時,女兒已經全然了解我要說什麼了,後面說的幾乎都是重複的話,也許她只是想耍賴一下,看看有沒有機會,繼續賴著不要承擔起做選擇的責任。


「你還會覺得自己是無可奈何毫無選擇的被這些話影響嗎?」
女兒笑著,那張表情好像在說:真希望可以說自己是無可奈何毫無選擇的,現在被戳破了,只好自己負起讓自己快樂起來的責任了。


「你覺得你現在有感覺清楚一點了嗎?」
「有。呵呵。」抱怨魔人帶著清爽的笑容離開我的房間。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