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02 Thu 2012 10:18
  • 平衡

有一次,中午剛做完花精個案,我從咖啡廳出來,立刻進入購物中心逛街。經過一個化妝品專櫃旁的大鏡子,我看見鏡子裡的自己,我覺得我全身似乎都散發著光,非常美麗,皮膚看起來很通透,好像每個毛細孔都閃著光,整張臉像是化過妝一樣容光煥發。

 

我知道這是因為剛才我做了個案的關係。

每一次做個案,無論是花精或塔羅,我發現都會使我整個人的情緒、心境提升,我會充滿喜悅,怎麼形容呢?就好像剛剛泡在一整缸的能量水裡面走出來,像是充電好的燈泡,發出最亮的光。

 

所以,雖然我的五官還是原來的五官,身材還是原來的矮小與多肉,皮膚還是中年婦女開始變得粗糙的皮膚,我卻覺得我光芒四射。

 

化妝品專櫃的小姐走出來,向我推銷保養品,拉著我進入專櫃,要我試用保養品。我還沒來的及拒絕前,小姐已經打開了保養品的罐子,打算為我敷上,卻突然遲疑了一下,問我:「小姐,不好意思,我們的保養品,必須卸好妝才能用,我可以先幫你卸妝嗎?」

「咦?我沒有化妝啊!」因為皮膚容易過敏,我從來是連乳液都不擦的啊!

「是嗎?可是,看起來應該有擦粉吧?」小姐狐疑的去摸我的臉,才驚訝的說:「真的沒上妝耶!那你皮膚真的很好,看起來就像有上妝一樣。」

 

我不知道怎麼跟專櫃小姐解釋我那套泡在能量水裡的概念,我很想告訴她,我本來的皮膚是沒這麼透亮的,確實是需要稍微保養一下的皮膚。妳只是剛好遇到我的能量最亮的時候而已。

 

既然我的皮膚這麼好,小姐,那我還需要保養嗎?我本來有開玩笑的衝動,想要這樣問專櫃小姐,不過,我還是默默的讓專櫃小姐示範完她的整套保養。這是她的工作,應該尊重,不該輕挑的對待。

 

對我而言,每一次做個案,都是讓我泡在能量水裡的美好時光。所以,我非常喜歡接到有人預約個案,不是因為有錢可以收,而是因為我又可以泡進那一大缸能量水裡了。

 

因為做個案,對我而言,是這麼一件快樂而且能提升能量的事情,因此,我才去做。去做了,而因此服務或幫助到別人,我也覺得很不錯。所以,在與對方確定了個案預約的當下,我與這個案之間的能量,就已經平衡,不需要靠收費與否來決定能量是否平衡。對我而言,在能量或靈性的層次上,我已經平衡了,我得到的是泡在能量池裡,那無法評估的美好,對方得到的是我的個案服務。

 

所以,收不收費,與我做個案時的能量平衡是無關的。收費的目的,只是讓預約個案的人,重視他所做的決定,重視他預約的這段時間,重視我們之間的談話,以及讓我支付我前來做個案的交通、飲料、花精、瓶子等等成本而已。

 

因此,在靈性的層次裡,我在答應個案預約的當下,就已經平衡了。

在物質的層次裡,個案支付的費用,只要可以完全支付我前往做個案的花費,甚至綽綽有餘,那麼在物質的層次裡,我也是平衡的。

而個案們面對這一次的談話,他的認真度若與他支付的金錢成正比,那麼我想,個案們自己也會得到平衡。

 

至於我是不是真的可以給出有用的幫助,或個案是否真的覺得得到幫助,這些就不是我可以預測或可以控制的。我不是神,我並不知道生命各種微妙因素是如何彼此交錯作用,我也不知道這個個案的靈魂對自己有什麼樣的計畫。有時候,確實要按照既定計畫往前衝,有時候卻必須停止行動,臣服於更大的意志。

 

所以,我的快樂不是來自於我可以給出多大的幫助,或個案會因為我而得到什麼樣的解救。因為這不是我能控制的,除了那更大的意志,還要加上個案個人的意志與選擇。我一點都不想當拯救者,或悲天憫人的協助者,我只是一個享受快樂人生的普通人。

 

我的快樂只是來自於浸泡在能量池裡的快樂,來自於單純的喜歡做個案的快樂。甚至,在出發前去做個案前,我想的不是「我又要去幫助人了」,我想的是「我又可以享受一個下午的快樂能量時光了」。

 

過去幾年,我一直對於收不收費,有很多掙扎,也寫過幾次文章跟自己討論過。走到今天,我發現所有的掙扎都脫落了,我自由了。我可以收費,也可以不收費,我可以收金錢,也可以收一個蛋糕。只要我自己是平衡的,就沒有什麼東西可以使我不平衡,因此,收費的問題,突然變成不是問題。

 

「如果你做個案不收錢,或收太少錢,那就會能量不平衡。」對於這樣的論點,我不再恐懼了。我發現這句話的本身,就在挑起人的恐懼,恐懼自己會不平衡,恐懼自己會因此生病,會因此能量出問題。恐懼自己付出太多,回收太少。

 

現在,我從這個恐懼裡被釋放了。

喜悅之道裡,有一段話說:「有人說他們的人生目的是服務和協助別人,這可以是個非常好而真實的人生目的,如果你本身能保持在自己的中心,並且如果你能夠注意使自己的人生成功。藉著照顧自己,令自己處在一個能增加你的平安和寧靜、美麗與和諧之感的環境裡,在這樣一個令你自己快樂的位置,你可以提供給別人的幫助,遠大於你將焦點放在使他們快樂上。」

 

書中,黑體字強調著「自己」。

焦點是自己,我不需要透過別人得到快樂或平衡,而是透過照顧自己,讓自己感到快樂、平衡,然後我才真的能夠讓別人得到幫助。

 

我想,這才是真正的能量平衡。

我自己,才是我快不快樂,能量平不平衡的關鍵。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rojay20
  • Dear Joyce :

    此時此刻 , 心情是感動的 !

    第一次接觸到您的文章 , 就是搜尋 "克里希納穆提 生命之書" 進而連結過來.
    那是好幾個月前了 . . .
    對於剛踏上身心靈這塊領域的我 , 新時代的種種資訊 ,
    的確會讓人產生您文章裡頭所表述的現象.
    剛好這篇文章的出現 , 安撫了自我焦慮的心靈 ,
    那時後便告訴自己 : 不要急 . . .
    也幸運的得到眷顧 , 一路走到現在 :)

    那時候也有了要去學靈氣的念頭 ,
    所以看見您有關靈氣的文章 , 興奮之情 , 不在話下 !!
    本來當下就要寫封信給您 , 希望能夠與您成為FB上好友 .
    但隨之又意識到 , 我還模模糊糊的情況下 ,
    這樣的舉動似乎不太禮貌 , 對您可能也是種困擾 , 便擱在一旁了 . .

    直到最近也完成靈氣一階 , 在一段時間的自療下 ,
    總還是覺得迷迷惘惘的 . 說不上來的感覺 .
    就這麼靈光一閃 , 再次想起您的部落格 .
    上來看見這篇 "2012我對靈氣的看法" , 頓時噗哧一笑,
    這完全是我內心的寫照呀 ^^

    會有學習靈氣的動機 , 是因為朋友使用靈氣的關係 .
    常不時聽到她分享運用靈氣的好處 , 尤其她又是個身體多病的人 .
    所以讓我心中有個概念 : Wow ! 靈氣可以用來治病 ! 我也要去學 !

    只是 , 當我一階完成時 , 卻聽到我那個朋友 ,
    因為長年頸椎彎曲壓迫神經 , 一股腦的爆發出來 , 差點傷了性命 .
    後來靠著整脊的方法才得以紓緩 ...
    這才讓我意識到 , 靈氣並非萬能 ... 那靈氣 , 到底可以用來幹什麼 ??

    所以看了您的文章後 , 實有同感
    才會寫下這段文字告訴您 ^^

    您的文章十分平易近人 , 就好像時時刻刻都處在”新”的狀態 ,
    加上用字遣詞 , 敘事條理等都淺顯易懂 , 容易讓閱讀的人有所啟發 , 很有幫助 !
    很感謝您的分享 !

    未來如果有疑惑的地方 , 希望能夠向您請教 .
    謝謝 :)

    敬祝 平安

    Jake
    101.11.29
  • 如果這些自己與自己討論的文字,讓你有所收穫,那真是很像【天外飛來一筆橫財】的感覺。很開心你能從中獲益,如果要加我Facebook,不用客氣,我一定會按同意的。不過,我的facebook不太寫東西就是。

    謝謝你的回饋,真好。

    Stellaire

    Jade 於 2012/11/29 17:05 回覆

  • herojay20
  • 很有趣的一篇文章 :)
    關於 奧修 與 克里希納穆提

    觀照(Witnessing) 是最重要的一個字。達到歸於中心有上百種技巧,但在每一種技巧中,觀照一定是基礎。無論技巧為何,觀照都是很重要的,所以,說它是技巧中的技巧會比較恰當,因為它不只是一項技巧,觀照的過程是所有技巧中最重要的部分。

    要將觀照當成純粹的技巧來談也可以,例如,克裏希納穆提就是將觀照常成純粹的技巧在談論,可是那樣的談法就像沒有身體的靈魂一樣,讓你既看不到也感覺不到,當靈魂有一個具體形像在的時候!你可以透過身體感覺到靈魂。當然,身體不是靈魂,不過你可以經由身體感覺到靈魂。每一種技巧只是身體,而觀照是靈魂。你可以談獨立於任何身體或任何物質的觀照,但如此一來觀照變成只是抽象的概念。克裏希納穆提已經談了半個世紀,但是他所談的東西太純粹、太不具體,聽的人以為自己瞭解了,但那只是概念上的瞭解。

    - Osho《覺 察 Awareness》


    接下來我們可以探討冥想到底是什麼——我指的並不是 “如何” 冥想。當你一開口問 “如何” 的時候,你就是在期待有人會告訴你答案。但如果你不去問 “如何”,而是去問冥想是 “什麼”,那麼你就必須運用自己的經驗和能力去探索;你的能力雖然有限,但畢竟是在靠自己思考。冥想便是深思靜慮,奉獻專注,這裡指的並不是對 “物” 的專注,而是具備一種奉獻的精神。

    我希望你現在能為自己而不是為別人去弄清楚冥想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因為沒有人能教你冥想,不論那個人的鬍子有多長,身上的袍子有多奇特。你必須為自己去發現這件事而不能倚賴任何人。

    - Krishnamurti 《點亮自性之光 This Light in One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