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甲,這個名字在聖經的創世紀16章開始出現。我卻是到了21章,才突然有了一點領悟。特別是當亞伯拉罕把一袋水與一袋餅乾,交給夏甲,叫他帶著孩子離開時,我才好像懂了什麼。

 

故事是這樣的,因為亞伯拉罕與他的妻子撒拉之間,沒有生育。但是,神卻又說亞伯拉罕會有眾多後裔,會形成大國。亞伯拉罕跟他老婆都覺得不可能,聖經裡還描述亞伯拉罕說:「停經了還能生嗎?」

 

我想他的妻子撒拉也覺得不可能,但是,撒拉可能覺得自己很聰明,想說我不能生,我可以找別的女人來幫亞伯拉罕生啊?於是,她把自己的俾女夏甲,送給亞伯拉罕當妾。

 

我想,是不是有時候,我也像撒拉一樣?

撒拉確實得到神的應許,說她明年會生一個兒子。可是,她以理性的頭腦去思考,認為這是不可能的。再以自己的小聰明去想辦法,猜測也許神不是說我生,而是別的女人生,那我與亞伯拉罕還是一樣得一個兒子,不是嗎?(我在編造這一段的時候,突然覺得真的太像伊甸園裡,那條蛇對夏娃說的話了。)

 

於是,她決定不等待神所給的承諾,決定自己來幫神實現承諾。

她想的方法,就是讓夏甲成為亞伯拉罕的妾。

 

這個自以為聰明的方法,後來卻惹得撒拉自己不高興。

我也覺得我常常知道必須等待,卻總是等不及,自己用自己的方法去橫衝直撞,最後給自己弄來許多麻煩。人,就是學不會等待,學不會讓神,讓宇宙那最大的流,那個能量自行運作,讓事情自然完成。

 

夏甲也不負眾望,果然懷孕了。

可是,人就是這樣,當自己地位卑微的時候,就不敢太跩,然而,當自己突然之間變得很重要的時候,就整個跩起來,態度高傲起來,目中無人起來。夏甲也以為自己很棒,幫主人懷了一個孩子,那是自己的主人撒拉辦不到的事情。所以,就自己為自己比撒拉地位高,看不起撒拉。

 

這下子,撒拉也不爽。立刻使出大老婆的權力,虐待夏甲,夏甲受不了虐待,就逃走了。

 

但是,在路上被神攔截,神答應她,說她的孩子將來會成為勇猛的人,她的後裔會形成一個大國。但是,現在,她必須回去亞伯拉罕那裡,要聽從撒拉的話。夏甲在此刻很棒,她立刻回去,按照神說的話去做。我想,他心裡或許想:「你就盡量欺壓我吧!等我以後發達,你就完蛋了。你看看,神都站在我這邊。」好吧!也許她沒有這麼小人之心,但是,如果我是她,心裡一定是這樣默默發誓。

 

夏甲就留在那裡,生下一個兒子叫做以實瑪利。

後來,撒拉也按照神的應許,生下了一個兒子,叫做以撒。

 

以撒出生沒多久,以實瑪利已經是個小朋友,會跑來跑去玩鬧了。撒拉看了就很煩,我在想,她還擔心以實瑪利會瓜分以撒的財產,所以,她要求亞伯拉罕把夏甲與以實瑪利都趕出去。

 

這時候,亞伯拉罕就有點左右為難了。以撒是他的兒子,以實瑪利也是他兒子,左手是肉,右手也是肉,怎麼好把他趕走?結果,就在這個時候,神又插手了。神要他聽妻子撒拉的話,把人趕走,原因是:以撒才是名正言順的後裔。

 

我看到這裡,覺得神真是個糟糕的神,怎麼會這麼無情無義,這樣斷人生路。夏甲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他被推去做妾,生了兒子,也承受大老婆的氣,小孩好不容易養大了一點,竟然就在大老婆有了兒子後,就過河拆橋?

 

而且,這竟然是神說的話?

這算什麼神?

 

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突然看見一個更大的視野。神豈是像我們人那樣,視野狹窄嗎?祂看見的是更大的框架,他從更長遠的生命來看夏甲,此時此刻的夏甲如果不離開,他的後裔要如何形成一個大國呢?

 

當夏甲背著一袋水與一袋餅離開時,是悲苦的。

當他在別是巴的曠野飄蕩,喝光了那一袋水,絕望的把孩子丟在樹下,遠遠看著孩子大哭時,我想,他必然早就忘了先前神曾經應允他,他的後裔會成為大國這回事,他完全認定他跟孩子必然會死在這個曠野。

 

後來,神再度顯現。

聖經上說:「神開了夏甲的眼睛,他就看見一口水井。」我覺得那個眼睛的開,不只看見了水井,也提醒了夏甲,神既然應許他的後裔成為一個大國,就不會在現在使他死在曠野。

 

我常常覺得我經常會只專注在當下的痛苦中,而忘了「打開眼睛去看見」。如果我不相信我會獲救,我就會看不見那口井,就只好在曠野中渴死。可是,那口井難道不存在嗎?人,有沒有可能過度的自以為是,而錯過了上天給人的賜福與應許呢?甚至有沒有可能過度自作聰明的想幫忙完成應許而忘了等待,忘了讓那偉大的力量自行運作?

 

夏甲的生命,讓我看見的是,我們要從更大的生命框架去看自己的人生。當下某個難過的點,是為了創造未來的命運。每一件事情、每一個行動,很可能都關係到許多世代以後,都是有意義的,沒有哪一件事情或行動,是平白發生的。

 

神從整個宇宙的運轉,在看一個人的一生。

我們人,只從短短一百年來看自己的一生。

差異多大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de 的頭像
Jade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