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一個月,我幾乎成了某位同事的導師。原因在於我介紹他看了「遇見未知的自己」,從那一刻開始,他似乎就開始經驗了生命的轉化,只要任何體驗產生問題,就來問我。

 

有很多問題,也都是我經驗過的,我很自然提供我的見解或討論。我嘴巴裡說著很神奇的話語,但是,我心裡漸漸分辨出一些情緒。我感覺到,我在忌妒這個人,因為他面對新鮮的狀況,那種雀躍的心情,對我而言,已經是多年以前的興奮了。我處在一種「接下來我自己也不知道要往哪裡走比較好」的階段,而同事卻是處在那種「一腳踏進新世界,雀躍不已」的階段。

 

我越回答問題,越看見自己的忌妒,也越看見自己的無知。

從同事的角度看我,他也許覺得我知道的很多,但是,我自己知道,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越被人當作完美全能,就越看見自己其實傷痕累累,有許多無法面對,無法處理的事情。我的裡面有兩個我,一個知道這個世界是完美的,我也是完美的,我的生命豐富而充盈,並且有能力付出、給予。另一個我,卻也清楚知道,我還有許多傷痕沒有療癒,我的心裡還有很大的破洞,我有一些一碰就痛的地方,也有一些怎麼走都走不出來的困境。

 

但是,這另一個我,很難具體描述我所攜帶的傷痕是什麼,甚至我即使想要療癒,自己都不一定找得到傷痕。許多傷痕很隱微,埋藏的很好,連身為主人的我都找不到,但是,我知道我藏過一些東西,只是遺忘了藏在哪裡。

 

我當然可以把那個以為完美的我,拿來假裝是「我」的全部,假裝沒有那個帶著傷痕的我,畢竟我不說,也沒人看得見。但是,當我無法把那個傷痕表露出來時,就會感覺內心在流淚,我無法裝做沒看見、沒感覺。

 

這幾天,一直有一些感受從心裡冒出來,比如忌妒、生氣、挫敗感、無力、迷失方向、想逃避…….。我以為這些感受,是在證明我「正處於低潮」之中,但是,當我看到克里希那穆提寫道:「缺少了自我認識,我們的經驗往往會助長幻覺。」時,我突然明白,這些感覺的出現,只是為了讓我更了解我自己是誰,不至於被那個「完美世界的想像」給蒙蔽,而是真實知道自己。

 

克里希那穆提說,我們不能明明有忌妒,卻假裝沒有。這樣無法認識自己,只會創造幻覺。

 

也就是說,能夠察覺到內在有這些感覺,是很好的。因為如此一來,就提供了一個「深入認識自己」的機會。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