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娘家的媽媽,跟我在同一個社區買房子。每次大弟來看爸爸媽媽,我們也都會過去聚餐。兒子女兒也喜歡找他們家的孩子玩,跟我們家一樣,一男一女,只是年紀都比我們家小了三、四歲。

飯後兒子跟小弟弟玩,兩個男生最愛玩刀來劍去,拳打腳踢。兩個女生也在房間裡面,一起丟球。客廳裡只聽到四個孩子在房間裡面,玩得跟瘋了似的。

一、二個小時後,突然傳來小弟弟的哭聲,接著兒子走出房間,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接著聽到小弟弟向他爸爸哭訴的聲音,意思是皓哥哥弄痛他了。大弟在房間似乎略略安慰了一下孩子,但是孩子繼續抽抽搭搭的哭著,隨著他走出房間。大弟客氣的問:「皓,你們是在玩球棒嗎?小弟弟的臉頰都淤青了。」

兒子只說:「是他在玩球棒,我沒玩。」

我的爸爸,兒子的爺爺立刻接口說:「唉呀!玩不要玩那麼兇嘛!你是哥哥,讓一下小的啊!怎麼都弄受傷了?大弟,快叫你兒子去抹藥啦!」

兒子沈默著。
小弟弟被他爸爸帶出來後,坐在我旁邊,我問:「你臉上這個腫腫的,是怎麼弄得?」
小弟弟哭著說:「都是皓哥哥啦!都是皓哥哥用球棒弄得!」
爺爺還在旁邊嚷著,皓,以後玩不要這樣,他們比較小,你要注意安全啊!要注意力氣啊!怎麼可以這樣?你那麼大了,要讓讓他們啊!
我沈默著,因為我不知道片面之詞可不可以相信。
我注意到我兒子在生氣了,眼睛看著地面,不理會爺爺說話。

我想,別人的孩子不能動,跟老人家辯論也沒意思。
於是,我問了女兒,因為女兒下午才跟兒子大吵一架,現在勢必還把兒子當仇人,我相信她不會有任何偏袒,甚至比較有可能把錯都推到兒子身上,尤其平常那麼愛告狀,這一次,逮到機會,豈有不告的道理?
我問女兒:「哥哥他們在玩棒球棒嗎?」
女兒說:「哥哥沒有玩,是小弟弟在玩的。」
我說:「可是,小弟弟說是哥哥用球棒弄得?」
女兒說:「不是啦!哥哥都沒碰球棒。上次不是說不准玩球棒了嗎?哥哥真的沒碰,只有小弟弟有碰,我跟小妹妹也都沒碰。」
我說:「那他怎麼會弄傷呢?」
女兒說:「是他自己不小心,揮球棒弄傷自己的。他弄到的時候,他有喊一下,我有去看看他有沒有受傷,哥哥也有去看。他說沒關係,我們才繼續玩得。」

這下子我就懂了,一開始還玩在興頭上,一點傷根本不在乎。後來又不知道是兒子或他自己不小心又弄痛了什麼地方之後,一個情緒不對,就整個轉變成哭泣了。一方面是發洩一下剛才過度興奮的情緒,一方面是跟他的爸爸撒嬌一下,當然,也因為這一次可能真的最痛。

問女兒的這些話,是在大家面前,當作跟女兒聊天那樣問。是想讓老人家也思考一下,該去查明真相,而不是劈頭就念。但是,也不想明顯在教或訓老人家,免得老人家心裡不舒服。

兒子也坐在我跟女兒附近,我也想讓他知道,我不會隨便相信任何人的片面之詞,我會弄清楚才跟他談,他沒做的事情,我絕不會誣賴他。所以,我先問了小弟弟這個當事人,再問在場的第三者。

回到家之後,兒子睡前跟我談了這件事。
「你會很生氣小弟弟誣賴你嗎?」我問。
「當然生氣!我又沒拿球棒,是他自己打到的,還說是我。」兒子說。
「所以,你現在口氣這麼不好,是因為太生氣小弟弟的誣賴?」我說。
「對啊!可是,最氣的是爺爺。」兒子說。
「為什麼氣爺爺?」
「他每次都對小弟弟比較好。」兒子說。
「你覺得他對小弟弟哪裡比較好?」
「像每次他一哭,爺爺就罵我。而且,他做什麼都沒關係,我隨便做什麼就被罵。而且,每次都要我讓他,都說他比我小,所以,我要讓他。」
「你覺得這樣很不公平嗎?」我問。
「對啊!他比我晚出生,他永遠都比我小,難道我就要永遠都讓他嗎?」
「的確,如果這樣看來,變成爺爺永遠都會對他比較好?」
「對啊!爺爺都只對他好,從來都不對我好。」兒子說。
「你很希望爺爺對你好,是嗎?」
「我早就死心了。」兒子萬念俱灰的說。
「你的意思是,以前你曾經希望爺爺對你好,可是,後來漸漸覺得不可能,所以你放棄了?」
「我才不希罕他對我好!」兒子賭氣的說。
「這怎麼辦呢?你永遠都不可能把年紀變小,對不對?」
「有一個辦法。」兒子說。
「什麼辦法?」
「就是只要我死了,我就永遠不會長大,那這樣有一天小弟弟的年紀就會比我大,那時候他就要讓我了。」兒子說。
我聽了,心頭一驚。
「但是,如果你死了,就算爺爺想對你好,你也感覺不到了,或者小弟弟想讓你,你也不在了,他怎麼讓你呢?」
「----------」兒子沈默著。
「所以,死了,並不能解決你跟爺爺的問題,對嗎?」
「嗯。」

當兒子提到「死」的時候,我腦海中想起的,是許多為情自殺的情侶,還有一些正值青春期,卻從樓上往下跳而死去的孩子,甚至新聞報導中,曾出現一位國小一、二年級,卻自殺的孩子。這些人的家人,一點都不相信孩子會自殺,而且,總是想不出自殺的理由。

其實,自殺的理由很簡單。
只要腦袋裡的思考,稍微沒轉好,彎進黑暗的死巷子,生命就會突然消失。
兒子會為了想得到爺爺的疼愛,而想到「死」,只為了把年紀停住。
我會為了懼怕無法把孩子順利養大,而想到「死」,為的是擺脫現在的狀況,擺脫金錢上的、情感上的壓力。
有些孩子,只是因為考試沒有滿分,而跳樓自殺。只因為覺得沒有臉拿那張考卷去見父母。

然而,這些都只是表面的原因。
這些人的心,都破了一個大洞,從那個洞裡面,不斷發出呼喊,希冀有人聽到,有人拉他們一把。但是,一旦到了有一天,他突然覺得永遠不可能有人把他拉出來的時候,他就會付諸「死亡行動」。

呼喊的期間,有長有短。
這段期間,身為家人的我們,是否真的願意靜下心來,好好的聆聽親愛的家人內心的話呢?如果我們曾經真正的聆聽,也許會減少一分發生悲劇的機會。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