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個月前,我就報名繳費預定要上靈氣課了。等待期間,我的心情是既期待又怕傷害。期待就不用說了,害怕的部分是:我會不會又毫無感覺的上完課程,然後悔不已?

 

不過,上完課的現在,我覺得我真是想太多了,這真是很有趣的課程,也是收穫滿滿的課程。

 

課程內容

 

簡單的講,一句話就可以說完。就是介紹靈氣、點化、教導手位、帶領一些靜心活動。說的幽默一點,誠如世儒老師說的,靈氣課程就是一整天吃飽了睡,睡飽了吃的課程。怎麼說呢?早上一到,稍微介紹一下靈氣,就開始教導手位與點化。自我療癒或是與同伴互相施做靈氣,整整一個小時都處在超級舒服、放鬆、休息的狀態,甚至有人就這樣睡著了。等到一覺醒來,又要吃午餐了。吃完午餐,睡個午覺,繼續做點化與彼此施做靈氣。這時候,當然又是放鬆,然後睡著。醒來後,喝個下午茶,做點動態靜心,就下課了。

 

這是我上課上得最舒服的一次經驗,不只不累,還睡得很飽,身體與心靈又同時得到療癒。

 

我的靈氣老師

 

關於我的靈氣老師,請看這個網站:http://www.samasati.org/index.php?option=com_news_portal&Itemid=599

 

我喜歡的部分

 

課程中,我非常喜歡的部分,是每一個階段結束後,大家圍坐一圈,與世儒老師及高老師一起討論感受的時刻。那個時刻,我感受到老師的全然接納,不管是有人看見特殊的影像,或是有人沒有感覺,或是有人有強烈的感受,無論是什麼狀況,老師們都帶著接納的態度傾聽,那個傾聽的姿態,讓人可以毫無壓力說出自己內在的真實感受。

 

在這些階段的討論,會讓人發現自己。

我就發現了我自己的「過度用力」與「動作過快」。

 

與我同組,讓我施做靈氣的同伴提到,在我幫他施作的過程裡,我的手在他身上時,他一直都感覺很舒服。中間我有離開了一下子,他立刻感受到一陣冷風飄過。我回想了我那時候的動作,我確實從他的肩膀部位,迅速移動到腳部。他的疑問只是:「為什麼我會感覺冷?」老師回答說:「這就代表為你施做的人,必須更緩慢更輕柔的移動。」我聽到老師這樣一說,我的腦袋就叮咚一下,有被禪師敲到一下的感覺。因為我立刻回想我的日常生活,或是我的工作。我發現只要有人交給我一份工作,在進行過程裡面,我都會很急。急著從第一個步驟往第二個步驟走,第二個步驟還沒結束,就想往第三個步驟走。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在趕什麼進度,明明並不需要趕,我卻是動作超快。

 

另一位幫我施做靈氣的同學,與我分享時,他也在我的身體裡,感受到我「動作太快」的部分,兩相印證,我了解到我的「快與急」,也會影響到我身體的緊繃度,過度緊繃,自然身體的疼痛就會增加。

 

老師教導我們做一小段簡單的神聖舞蹈時,發現我的「過度用力」。

老師要求我們做的時候,要用最小的力氣。看似簡單的幾個動作,但是,在老師給我們關於力氣、到位、眼神、觀察關節等條件之後,看似簡單的動作,卻變得異常困難。

 

我的內在顯得手忙腳亂,做了一會兒,我才發現我的手怎麼那麼用力?趕緊注意要用「最小力氣」,只是我總在「過度用力」與「最小力氣」之間擺蕩。因此,手常常在力量之間拐到,突然下沉一下。可是,有那麼一剎那,我似乎抓到這個舞蹈中,能量的流動,以及跟著流動去做時,有多美好。我與老師分享,我在中間有那麼一小段時間,突然之間發現到這個神聖舞蹈本身是流暢的、平衡的,並不需要我「這麼注意,這麼用力」去做。

 

就好像右手舉起來,左手就會自動往下走,能量就在左右手之間滑下來,能量是自然移動的,不是我用力去抓住,然後用力把能量往東拉或往西拉。就好像蹺蹺板那樣,當一邊高一邊低的時候,把球放在高的那一邊,球就會自動往下掉,根本不需要用力去拉球。當我們輕輕的將低的那邊往上一推,因為槓桿的作用,另一邊就會往下掉,也不需要特意去調整兩邊。

 

當我感覺到那個流動時,我覺得好舒服、非常自在,覺得生活中的每件事情,都應當這樣進入這個流動裡,那麼我就可以用最少的力量,最自在的方式去做每件事情。

 

當然,感受到那個流動的剎那,也只是剎那,一轉眼我又開始過度用力了,心裡有一種:「唉,好可惜喔!真希望可以一直進入那個流動裡。」這個經驗也讓我了解,剎那間的瞥見真理,或是領悟,並不代表生命就此順遂。內在雖然了解,也體驗到了,不代表身體就能持續照著領悟去做。

 

所以,當我寫了一堆,看似有不少領悟的時候,並不代表我的生活完全照著我領悟在走。要是有人同時看我的文章,並與我相處,會覺得:「寫得好像很讚,結果還不是又罵人、又生氣、又沒耐心。」沒錯,即使我現在確實經歷了幾秒鐘那種流動的美好,但是,我還是會急急急、用力用力用力。

 

另一個領悟是,如果很用力去做會做錯,用很少力氣去做,也一樣會做錯,那為什麼要那麼用力呢?幹麻不放輕鬆去做,讓自己舒服愉快一點呢?

 

每個階段停下來休息、分享,與老師聊天,對我而言,是整個課程中很重要的部分。這個部分讓我可以把剛才上過的東西,重新整合、理解、完全收進自己裡面來。整個課程都在緩慢而確實的進行著,就像老師教我們的神聖舞蹈那樣,每個過程都可以慢慢的、輕輕的、不太需要用力的、卻可以確實做到位。我覺得因為有每一個階段的分享或提出疑問,使每一個階段的學習都紮實起來。

 

不用頭腦掌控

 

由於能量不是來自我,是來自這個宇宙。因此,能量想在被施作者身上做什麼,我並不知道。我能做的只是把手放在我想放的地方,然後,讓能量自己去跑,去觀察發生了什麼事情。

 

所以,也不用管什麼步驟,想怎麼放,就怎麼放。我這個替人施作靈氣的人,唯一要做的只是觀察,觀察自己的感覺,觀察對方產生的狀況。

 

我只需要觀察,像等待一場戲開演一樣,到底會是一場什麼戲,我完全不知道,也無法主導這部戲的發展,我只能等待,然後觀看。

 

而且,不管我的手放在哪裡,即使放錯地方了,能量也會跑去他該去的地方。這也讓我一整個放心下來,可以完全放棄思考,只要照直覺或是隨便的靈感,隨便放也無所謂。

 

我不再掌控什麼療法了,我只是開放我自己。

結果,竟然發現施作的人與被施作的人,都在同時得到休息。我不覺得我幫人做的時候,有比較累,反而覺得我也與被施作的人一起,同時睡了一覺。

 

巧合的感冒

 

上靈氣課第一天下課回家,兒子下班回來竟然跟我說他感冒了。

果然看到他鼻塞嚴重,喉嚨有痰。

順口問他:「我今天學了靈氣,你要不要試試看?」因為當時十點多了,診所也都關門了,想要得到治療,勢必要等到第二天早上。

出乎意料之外的,兒子竟然說:「好啊!」

於是,靈氣幼稚園小朋友的我,為人做第一次靈氣。

 

我一邊做,一邊聽到兒子的鼻息漸漸順暢,似乎進入深度的休息中。

有沒有效果,我並不是很了解,尤其是我把有點進入睡眠的兒子叫醒,要他回房睡時,有順便問他鼻塞好點沒有,他半睡半醒之間,好像說夢話一樣,一直說沒有完全好。

 

但是,我最感動的是,這麼大的男孩子,平常是不太給媽媽碰了,卻因為靈氣,讓我再度可以輕輕的把手放在他的身體上,表達我對他的愛。光是這一點,我就覺得好值得。

 

帶回熱水袋

 

記得我第一次體驗靈氣時,曾感受頭後方像有熱水一樣的能量流動。

這次學完靈氣一階,我發現我也擁有了這樣的熱水袋。

回家為自己作靈氣時,我發現手放在哪個位置,哪個位置就像放了一個熱水袋一樣,熱流在那個區域流動,非常舒服。

 

於是,我發現學習靈氣,根本就是在做一件「好好愛自己」的事情。每天與自己好好相處,給自己愛,給自己能量,讓自己處在又放鬆又舒服的狀態裡。每天這樣滋養自己,不快樂也難吧?

 

像電流般的能量

 

世儒老師帶我們做了一次動態靜心,在那次動態靜心之間,我感覺我整個人快要倒了,可能再也撐不下去,我甚至懷疑我是不是能夠撐到整個動態靜心做完。還感覺到兩隻手滿滿的充滿電,非常厚的一層電力,好像在披哩啪啦響著,好像手伸入了一大桶電流流竄的什麼機器裡面,我甚至有一種錯覺,會以為只要我的手一碰到什麼人,就有足夠的電流把人電到昏倒。

 

第二天再做相同的動態靜心,就沒有這麼強烈了。

這個經驗讓我感覺很奇特,老師說,這就是能量。這也讓我理解到,能量可以用各種形式表現,有時候像熱水,有時候像電流,也可能有各式各樣的面貌,從今以後,我真的可以張大眼睛觀看,看看還會有什麼樣類型的能量出現了。

 

結論

 

這是一次大滿足的靈氣課程。

在第二階上課之前,我要乖乖做完21天的自我淨化,只要有機會,也要把靈氣分享給別人,然後,期待二階課程的來到。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美君
  • 我想問...像您這樣修行阿....
    有沒有厲行吃素......
  • 我也沒怎樣修行啦
    說修行是誇張了點啦
    就是練習覺知而已
    當然沒有吃素囉
    隨意生活啦 哈

    Jade 於 2010/04/01 08:31 回覆

  • 妙薇SPA
  • 嗨 靈氣的同學 好久不見 最近好嗎
  • 嘿嘿, 你看我的部落格就知道, 我一整個活跳跳
    但是, 你是那位也有做新娘秘書的同學嗎?

    Jade 於 2011/04/11 15: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