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聖杯四正位的時候,代表著一種猶豫、考慮,不知道該不該接受迎面而來的事物,該不該接納眼前的一切。相反的,逆位的時候,就是在對眼前的一切說「是」,「我願意」。

 

對我而言,是在描述我這幾天的心境,我在對我的陰暗面說:「我願意接受挑戰,我願意去看我所有的陰影,我願意。」

 

我忘記了那是星期四或星期五發生的事情,總之,當我想著要寫這張牌的時候,我心裡浮現的是那一天的事件,我認為那是一個關鍵,是一個說「願意」的關鍵。

 

在我的MSN名單上,有一個認識不久的朋友。我在他身上發現了一種「認真」的品質,他很自在的與這個「認真」和平共處。我在他的「認真」上,也看見了我自己,我自己也存在著這種類似的「認真」,但是,我卻感到不自在,總覺得自己認真的太傻氣了,自己在給自己裝笑維。所以,我時而嚴肅認真,時而輕薄玩笑,以平衡我對自己那份「認真」的不自在,以掩飾我本質中存在的「認真」。

 

有一天,我在MSN上逮到了這個朋友展現的認真,於是,我輕薄的嘲弄了他的認真。當下寥寥幾句話,卻在事後幾天讓我不斷思考:我怎麼了?想了幾天之後,我有了上面那一段的體悟。於是,我想,如果我要接受我自己的陰暗面,那麼我就要承認我做了這些事情,無論對方是否感受到,我都必須有一些行動來說「願意」。

 

於是,也許是星期五或是星期四,我在MSN上再度與這位朋友交談。我第一句話立刻說對不起,這讓對方有點困惑,因為我的嘲弄並沒有對他產生任何影響,他很自然的接受自己的認真,也把我的嘲弄認真對待,因此,他不明白我在道歉什麼。他很坦然的說,他並沒有受傷。我忍不住向他道謝,因為他沒有受傷,所以,我不需要分出別的心思去照顧他的受傷,我只要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我的內在,去面對我自己就夠了。

 

我覺得這個事件是一個起點,我開始學習真實面對我自己,尤其是我的陰影的部分。當我「願意」面對,這些陰影就一個接一個跑出來,當然,這樣的經驗不會舒服,每天都感覺處在驚濤駭浪之中。我不斷在每一個時刻、每一個地方,與我的陰影乍然相遇。這些經驗充滿了挫折(看到了不斷挫敗,不斷耍詭計,不斷有壞品質出現的自己,怎麼會不挫折呢?),但是,我卻隱約感受到一種被洗滌的過程,我不斷沖刷著自己,為了遇見那個閃閃發光的我。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