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心裡問了一個問題,那是關於受傷的感覺。

我可能傷害了某個人,而那個人也傷害了我。

最近有個可以遇到那個人的機會,我可以選擇不見那個人,也可以選擇見。

 

我心裡對見這個人有抗拒,我感覺心裡受傷的部分還沒有復原,我不想帶著傷見這個人,我怕我會繼續跟這個人有衝突。我知道我周圍的實相,是我的意念所創造的,因此,當我帶著怨恨與生氣時,我想我應該會創造出一個也對我有怨恨與生氣的對方。所以,當我無法帶著祝福去見這個人時,我想,我就不應該去見。

 

在這些傷害與生氣發生之後,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想碰觸與這個人相關的話題。可是,我又很想化解掉內在的不舒服,後來發現一篇文章,談到一位醫師用處理自己內在的問題來治療精神病患。那篇文章的方式很觸動我,我就想,或許我可以先這麼做,先在自己心裡向對方道歉,請求原諒,並且祝福對方。因為不是面對面的說,我很可以自在而隨時隨地在心裡這樣默想。這樣做的過程裡,漸漸明白對方對我所說所做的一些話,一些事,是有他成長過程的烙印,那些烙印促使他做這些反應,如果他找回自己最深處的靈魂,也許他會用更能幫助彼此的方式來與我對應。但是,現在的他,還沒走到那個階段,於是有這些行為。那麼我不就更該祝福他,通過生命每一階段的功課,找回自己的高我嗎?也漸漸看見自己的對應過程裡,確實也故意說了很多傷害對方的話,我不該為這些話請求原諒嗎?於是,我在內心發出的祝福與祈求原諒,從一開始的很不甘願,漸漸變成有一點點甘願。

 

但是,要我現在見那個人,我還是無法保證我能夠控制住自己不口出惡言。

 

我還沒開始書寫時,我感到很困惑,因此,我去抽了女神牌。抽完牌,開始書寫,寫到這裡,我感覺我很清楚我應該做的選擇。

 

我抽到的牌是伊希切爾。

 

女巫醫

 

「你是神聖治療能量的管道」

 

伊希切爾是馬雅的月亮女神

與丈夫太陽神產下所有其他的馬雅神祇。

 

「你是個接引能量的導體,

導引自己早已具備的力量。

銜接上更龐大的源頭,讓它加強你天生的能量。」

 

牌義說明:

. 你是位治療師。

. 你被療癒了。

. 這個問題及你所愛的人得到療癒。

. 肯定你治療上的學識與能力。

. 開始或繼續你的治療工作。

 

剛抽到時,我很困惑,不知道這張牌代表什麼意義,難道說真的要我去當個女巫嗎?可是,我又沒錢去上什麼巫術的課,怎麼可能呢?還是說我有什麼地方被療癒了?可是,什麼都沒做,一張牌說我被療癒了,難道我就被療癒了嗎?這不是很無厘頭嗎?然而,書寫到這裡,卻又覺得意義很明顯了。

 

其實,我已經嘗試很長一段時間,去療癒自己與療癒對方。就在我默想著祈求原諒與祝福對方的時刻,就是在療癒兩個人了。這張牌給我的承諾是:我已經被療癒了,而且,我是個力量的管道,我可以療癒自己,也可以療癒對方。

 

所以,我正在做的默想,可以繼續做,繼續療癒到彼此願意低下頭去見對方,並真實的說出對不起為止。因為我做得到,我是療癒力量的管道,透過我,我與對方都會被療癒。

 

這張牌說的是,療癒的力量已經發生。

但是,要相信自己的感覺,不要勉強自己去見對方,當療癒完成時,我會知道,對方會知道,彼此會帶著不勉強的心,帶著祝福對方的心來祈求原諒。或是彼此對待週遭人事物的態度會改變,會讓其他人不會再受到類似的傷害,並讓自己過的更好。如果這些事情有一點點發生的徵兆,不就是為這個宇宙投入了一些些可能的改善嗎?這樣說來,不就是療癒的力量正在一點一滴的發生中嗎?

 

所以,我在想,不管有沒有上過巫術的課程,這個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巫醫,只要願意,你就是。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