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關於我今天的生氣,我需要看見什麼?

抽到的牌:#1 錢幣9(逆位)、#2 權杖騎士(逆位)、#3 戀人(正位)

  disks9.jpg   knight-of-wands_thoth.jpg   The lovers.jpg

上班時,發生了一件令我生氣的事情。事後,我發現我在當時,拉高了聲音說話,極力解釋事情該怎麼做,努力要每個參與這件事情的人都負起自己的責任。但是,每個人都只會回答我:「我不知道」或是「這件事情本來就不是我該做的」或要求我為他們做更多,做一些他們自己也無法達成的事情。

 

然後,我目睹應該負責任的幹部級人員,悄悄離開現場,假裝這件事情與他無關。那一剎那,我像個汽球一樣消了氣。當我抱著善意,希望大家可以努力把事情做好時,應該承擔起來的人,卻像卒仔一樣躲起來,我的奮戰到底有什麼意義?

 

我內在有許多挫折、沮喪、與憤恨不平。許多情緒在我胸口徘徊不去,許多責罵的句子在我腦中盤旋,我感覺自己無法安靜下來。這時,我才知道,奧修說的「靜心」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要站在一邊觀看自己,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所以說,還學什麼有的沒的,搞什麼通靈還是靈氣呢?我只要能夠靜心、能夠隨時隨地有那個餘裕站在一邊觀看自己,還能夠看見情緒如何降臨到我身上,如何離開我,那就是奇蹟,就是超級了不起的能力了,還需要學什麼呢?

 

因為我是如此無法平靜,於是,我又回到塔羅牌來,試試到底在這件事情上,我需要看見什麼。當我寫「我需要看見什麼」時,我又寫成了「我應該看見什麼」,我覺得「需要」與「應該」是兩個不同的詞,「需要」只的是我內在真實的渴望,我渴望得到某些指引。而我「應該」則比較屬於社會性的期待,好像我「應該」做些什麼,這個「應該」是被規定的,不是我內在真實的想望。

 

但是,我知道我自己,太容易去順服別人,去符合別人的期待,不管是合理或不合理,因此,我很容易寫成「應該」,而不是「需要」。

 

第一張牌,是錢幣9逆位,我一看到錢幣9的標題+逆位,我立刻想到的是「失去」、「一無所獲」。我覺得錢幣9這張牌所謂的Gain,得到、獲得,並不是幸運兒莫名其妙中了幾億樂透那樣的獲得,這張牌的獲得,是經歷了辛苦的過程,特別是經歷了辛苦的關係,三個人的關係。

 

這使我聯想到我今天,在那個爭執的現場,以我這個聲嘶力竭的人為中心,左右各站一個幹部,我們三個人有爭執、有不認同、有逼迫對方負責(我)、有逃避負責(兩個幹部),我在其間努力協調,我想調整出一個好的工作方式。可是,我一無所得,感受到全然的失落與黑暗。那黑暗的色調,就跟錢幣9的色調類似。無論我如何運用我的智慧、創造力、能量,我依然一無所獲,事情一樣是停擺的,與人的關係還是遭透了。

 

第二張牌是權杖騎士逆位,這張牌正位的時候,是說一個人有清楚的目標,全然的熱情,往目標勇往直前的前進著。沒有任何懷疑,知道自己要怎麼做,也知道目的地在哪裡,就是往前衝。

 

逆位的時候呢?我感覺高我在告訴我:「放下你的目標,放下要完成什麼的想法,沒有什麼目的地需要抵達,沒有什麼是必須做『好』的事,你只要停下來,觀看自己的情緒,聆聽別人在說些什麼,那就夠了,你什麼都不要做,不要急躁,不要衝動,不要熱心過度,不要奔跑,靜止下來,只要觀看與聆聽。」

 

如果,我完全抱持著「不達成什麼,不做好什麼」的態度,完全靜默下來,安靜聆聽自己,觀看自己,那麼會得到什麼結果呢?

 

第三張牌是戀人正位,高我說,如此一來,你與人的關係會變得和平、順利、溝通順暢、彼此尊重、互相信任、沒有分別心、沒有貶低、沒有互相謾罵,你與人的關係,將會是成熟美好的關係。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