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與奇人相遇」這本書,我一直覺得有一句話要冒出來,直到我睡覺前才突然想到,就是那句「凱撒的歸給凱撒,上帝的歸給上帝」,和合本新約聖經的原文出自馬太福音2217節:「他們說,是該撒的。耶穌說:這樣,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

 

原文的背景,是有一堆人來問耶穌,我們該不該納稅?耶穌就叫他們把納稅用的錢幣拿出來看,上面有凱撒的頭像,於是,耶穌才會說,錢既然是凱撒的,當然就應該歸給凱撒。

 

但是,耶穌後面補上一句「神的物當歸給神」,我認為這是有特殊意義的,不只是文學上的對仗,而是特別要把「世俗」與「靈性」分開。屬於世俗的錢,我們就按照世俗的方式處理,不管是繳稅、賺取、支付,都按照世俗的規則來做。靈性的部分,則按照靈性的方式處理,按照靈性的規則來做。不把世俗與靈性混淆在一起,造成世俗與靈性都有四不像的危險。

 

我最近在讀李欣頻的「杜拜與印度所帶給我的反省啟示」時,我就一直在想,只要跟錢扯上關係,無論是什麼組織或人,都很容易變質,即使是什麼什麼開悟的上師也可能受到影響。當然,有的人會受影響,有的人不會。只是當你的維生工具,只剩下教導這些課程時,真的不容易把持。

 

那時候,我也聯想到自己。

一開始有能力幫人占卜時,我想到這是一門不需要本錢的生意,開始幻想財源滾滾、門庭若市的景象。接下來,又有天使說,我可以收若干若干費用,我簡直覺得我拿到了上帝的指令,從此靠占卜就夠了。

 

但是,我卻發現,收費不會使我更愉快,收費使我充滿壓力。一個壓力是,我會去計算業績,我接了多少客人,收了多少錢,這些錢夠我花費嗎?如果我要單靠占卜維生,我需要收取多少費用。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必須有足夠的基本客戶,那麼要如何拉住基本客戶呢?那就是不顧客戶的真實需要,想辦法讓他們必須依賴我……..我越想越多,越想越可怕,發現我會變成一個可怕的人。

 

另一個壓力是,當我收了錢,我很難說出口的一句話是「我不知道,我看不懂,我不知道你該怎麼辦」。為什麼說不出口呢?因為我收了錢了,個案付了錢,就是想知道一個答案,我卻沒有答案。說「不知道」是最真實,最有良心的回答,卻也是最容易流失客戶的答案。那麼硬掰一個答案,不行嗎?不行,我曾經很「不自覺的」掰了幾句話,卻讓我事後不斷在心裡翻騰,覺得自己是個很失敗的人。出於真實的回答與出於瞎掰掩飾自己不足的回答,別人或許看不出來,我自己的良心卻很清楚。

 

於是,我開始問自己:「我接觸塔羅牌的目的,最初始的目的是什麼?」

答案是:我要練習與自己對話,練習去看見生命的流動,練習與神對話。當我練習到有點心得,感到很興奮快樂時,我開心的想為人占卜,試著練習看看,是不是別人也可以藉由我的占卜,去跟自己對話,或真實碰觸到宇宙的振動與頻率。

 

所以,我初始的目的裡,包含了「賺錢」這個目的嗎?

不是的,我初始的目的,主要在於「修煉自己」,接下來衍生出來的心情,是想要分享我「修煉的收穫」。

 

但是,中間卻走岔了路,想要靠「修煉的收穫」來賺錢,但是,這本來就不是用來賺錢的,這是用來練習與分享的,賺錢有其他的方式,為什麼非要用靈性的工具來賺錢呢?比如說,用手工做一張椅子,那絕對可以賣錢,為什麼不用物質的方式去賺取物質的錢,卻要用靈性去換取金錢?

 

我觀察自己,在收費占卜這段期間,每一次的占卜,我都沒有感覺到快樂。反而是中途開放了十次的免費占卜,讓我感受到快樂的流動,不管對方覺得占卜準確與否,我都感覺收獲豐富。另一次舉辦塔羅網聚,我只收取足以打平場地費用的報名費,打定主意不在這樣的聚會中賺錢,於是,在聚會中我也感受到快樂,讓我很願意找機會再多辦幾次。

 

想到這裡,我發現葛吉夫果然是個大師,不知道他一開始有沒有這樣的混淆與困惑,在書裡看不到他這方面的掙扎,似乎他從頭就只是想要分享他旅途中的收穫,從頭就只想用「一般世俗的方式」賺錢,而不是從課程裡賺錢。在書裡,曾說到在大戰後,人心渴望一些東西,於是,葛吉夫所開的課程,全部爆滿,我就在想,既然爆滿,怎麼還會缺錢?是不是沒有收費或收費很低廉?特別是在那個物資缺乏的時代,怎麼大家還有錢去上課呢?可見很可能是沒有收費的,或者說去上課的人,剛好都是金字塔頂端的階層?

 

葛吉夫對待錢的態度,他的追尋之旅以及隨後為了分享而建立的機構,都讓我莫名的更容易放下對金錢的執著。因為重點不在「金錢」,而是使用金錢去做的那些「事」。為了去做那些「事」,需要錢,比如說,我現在因為發現花精對人的幫助,所以,很想學習花精。那麼我至少需要一些錢,購買花精。為了購買花精的錢,我必須乖乖上班,賺取薪水,然後,扣除我吃飯穿衣睡覺需要用的錢之後,存下足以購買花精的錢以及學習花精的費用。

 

我感覺我整個腦袋被葛吉夫翻轉了180度,對錢的看法沒那麼執著,我發現原來我們最不需要的就是物質的豐盛,因為物質只是為了讓我們可以活著,以便去經驗那些靈性的、靈魂的豐盛。所以,祈求物質的豐盛做什麼呢?只要夠用就好了,夠我們在物質世界裡探險就夠了。

 

因為腦袋轉了一圈,我想,我很可能會修改我的預約占卜公告,我心裡有了另外的想法。我越來越釐清,越來越知道要怎麼面對占卜與收費問題,別人說什麼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內在進展到什麼程度,我就採取什麼步驟。

 

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

我希望未來的我,可以更加釐清這兩個範疇,而且,不只是釐清,還能夠在這兩個領域中,都更加自由,毫無掛礙。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