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拿起放在書架上很多年的「十牛圖」,重新閱讀,開始接觸奧修。讀著讀著,越來越覺得奧修真是個不得了的老人家,他怎麼能把一個人在追尋路上,會遭遇到的種種狀況,都形容的那麼貼切?我看得懂一開始,那沿途會經驗的風景,因為我似乎經驗過。而中後段的情景,因為我還沒走到,所以,我無法知道形容的是否貼切,但是,卻形成一種路標,好像有人為你畫了一張追尋的地圖,看著地圖,可以預測未來將要走的是什麼路,會遭遇到什麼,會有什麼經驗,於是帶著雀躍的心往前走。

 

於是,我很慶幸有那麼多人,為奧修的講話出版成書,因為如此,即使奧修已經不在這個物質世界了,我已經不可能去到奧修面前聆聽他說話的此刻,還可以閱讀他的書,宛如他就正在我的面前。

 

我覺得這很像奧修後來放置在講堂前的空椅子,他的身體不在了,但是他的存在依然在那裡。

 

然後,我去圖書館陸續借了奧修自傳,以及好幾本生命潛能出版的奧修書。讀著讀著,奧修到底說了什麼,我好像全部都不太記得了,我只記得一件事情:奧修說,他所講的每一個故事,每一個講話,都只是為了引誘人們去靜心,去找到自己內在那個真實的本質。

 

所以,無論奧修談婚姻、談成熟、談開悟……….不管他談什麼,我全部都記不清楚,我只記得我要好好去做靜心。不管奧修的書有幾百本,我都可以放開不要讀,我只要做靜心就夠了,因為那些書只是想要讓我理智上、靈性上、情緒上都能接受靜心這件事情而已。既然我現在已經做過幾次靜心,也真的覺得奧修靜心實在很厲害,讀了這些書之後,心裡的聲音也不斷喊;去做靜心,單獨一個人做就夠了。既然如此,那麼所有的書都可以不用讀了,只要做靜心。

 

於是,接觸「十牛圖」時,曾經擔心過,奧修有好幾百本書,我該怎麼才能把書讀完?現在,我根本不擔心了,那麼多本書可以融合成一句話:去做靜心。

 

當人可以完全安靜下來,可以觀看自己,那麼所有的事情都是如此了了分明,根本不需要再去聽奧修談婚姻、談成熟,談什麼開悟了,一切都在自己裡面。一切都不在外在的詮釋,而在自己內在,只有自己才會真實的「知道」。

 

也許,一個人靜心、一個人修行,偶爾會感覺孤單,或偶爾有點疑惑時,可以拿起一本書,感受一下奧修就在眼前,他正要針對我說話,然後,就這樣汲取一點力量,也許就有能量再回去繼續自己的旅程。

 

我想,未來,我會這樣使用奧修的書,那些書就等於放講堂上的空椅子,奧修的身體不在了,但是,奧修還在。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