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淚水還是不小心流了下來了。也許,是因為長期以來要偽裝堅強,也許是不斷把擔心、害怕、孤立無緣的無力感,埋在深深的深深的心底。也許是從小到大,不敢表達自己的生氣,總之,就在我開始知道,我可以表達我很生氣,我可以表達我壓力太大,我可以表達我心情不好之後,我就這樣崩潰了。

很奇怪的是,崩潰時,只是淚水不斷往下流,喉嚨裡自動發出哭泣的聲音,我的心,卻一點也感受不到悲傷,甚至腦子裡在問自己:為什麼我一點悲傷的感覺也沒有,卻無法停止淚水往下流呢?

我不知道,一直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也許,是我長期要求自己不要有感覺,有感覺就會有起伏,有了情緒的起伏,我就沒辦法按照訂好的時間交稿,我就沒辦法賺錢養家。所以,我一直忘了要有感覺,甚至淚水已經流了一個小時了,我還是挖不出我的感覺。

為什麼會哭呢?

那一天,兒子在桌球教室裡,非常傑傲不訓的對待教練,就在我的面前,我覺得很對不起教練,卻不知道如何讓兒子在那一刻,變成溫順的兒子,那是我正在努力,卻不可能當下完成的任務。所以,我覺得很對不起教練。

然後,當桌球輔導老師跟所有球員談話時,兒子那張關不起來的嘴巴,繼續跟老師頂嘴,不斷冒出:「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不能問?我問只是好奇啊!」於是,老師在下課前,當所有球員集合解散前,不指名,但明顯的針對兒子的言行,做出要求改善的訓話。

這一切情景,都在我面前發生,我就在現場。

我的壓力,一方面是對教養兒子的無力感,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還有力氣走下去,即使我隱約摸出了一條方向,但是,這條路卻如此漫長,也許我可以撐一年,但是,如果他需要十年,才能成為一個讓自己快樂的人,那麼我能撐十年嗎?

我的壓力,也來自對兒子的擔心。如果他一直用刺蝟般的態度,面對所有的老師,那麼他未來的求學之路,一定會越來越坎坷,他身上的傷口,會越挖越大,他會越來越不快樂。但是,我不要他這麼不快樂,我希望他變成一個快樂的人。但是,萬一﹍﹍萬一我跟兒子都撐不下去了,怎麼辦?萬一﹍﹍兒子不斷跟他的老師、學校發生衝突怎麼辦?

面對那些被兒子言語傷害的大人們,我感到非常的愧疚,非常的對不起他們,因為他們沒有義務,來承受這種傷害。
面對兒子的行為,我充滿無力,因為我不知道要努力到哪一年,才能讓大家都快樂起來。

然後,回到家,兒子又用傷害性的語言,去對妹妹,把自己的情緒,發洩在無力反抗的妹妹身上。妹妹哭著說:「我喜歡哥哥,可是,為什麼他要那樣說我?為什麼他要說我醜?為什麼?如果他不要罵我,我會很喜歡跟哥哥玩的。」

看到孩子們彼此傷害,我再也成受不了這種壓力了。
女兒還來抱怨,因為練琴,她都沒時間玩,一副要賴我幫她另外生出24小時的模樣。
我受不了了。
為什麼你們做的事情,為什麼你們出了問題,壓力都往我身上推呢?為什麼?

我大哭失聲。
我哭著問:

「當你頂撞老師的時候,我非常不自在,我覺得壓力好大,我覺得我對不起老師。為什麼你要做這些事情?你這麼做的時候,你很快樂嗎?但是,當你覺得發洩情緒發洩的很爽的時候,你知道我的壓力有多大嗎?你知道我看到你這樣傷害大人的時候,我心裡有多痛苦嗎?我看到你不快樂的時候,你知道我有多不快樂嗎?我的不快樂跟痛苦,是你的好幾百倍。

而且,你對這些大人這麼壞,我很生氣,我不喜歡看到你對大人這樣。就算你不喜歡這幾個老師,你也沒權利傷害他們。我看了,非常不舒服!

還有妹妹,為什麼每件事情,你都只有抱怨呢?為什麼你沒時間玩,你也要向我抱怨呢?我不認為我應該為你沒時間玩負責任,我覺得你自己應該安排自己的時間,你不能甚麼都要,你自己要放棄一些事情,去安排時間,我認為你不應該用罵人的口氣來對待我,我不必接受這種對待,你的口氣讓我很不舒服。

我也不認為哥哥『一直』『每一次』都在傷害你,你每次都來抱怨哥哥對你怎樣壞,可是,你有沒有注意到哥哥對妳好的時候?你們兩個相處有問題,你們兩個要去解決,為什麼你們兩個人吵架,你們都來用像是責備我的口氣來跟我說話呢?我覺得你們這種口氣,讓我很難過,很不愉快,讓我很不想跟你們說話。

還有你們說,我剛才罵你們,你們覺得很不舒服,很生氣。但是,我為什麼不能罵你們?我也會不舒服,我也會生氣。你們覺得被人罵,心裡很不舒服,對不對?我也知道不舒服,因為你們也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所以,我也很不舒服。」

我繼續哭著,繼續告訴他們,我有那些地方「非常不舒服」,「非常生氣」。

原本在哭著抱怨哥哥的妹妹,停止了哭泣,露出了一點驚慌、一點愧疚的神色看著我。

哥哥的臉上,露出了一點心疼的表情。

這時候,我突然想起還有很多事情沒做完,我下個禮拜要交的稿子,到現在還沒完成,這也是壓力。
我又想起,我非常不想繼續寫一些口是心非的文章,寫一些一點價值都沒有的文章。所以,我要拒絕文字掮客對我後續工作的安排,而這個拒絕,可能使我下半年生活出現困難,這更是很大很大的壓力,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勇氣去拒絕。
然後,我又看到家裡一團亂,沒時間整理的客廳,已經開始令人煩心了。
這一刻,又不禁悲從中來。

我流著淚,忍不住像孩子般耍賴的說:「你們看,我們家這麼亂,我忙著賺錢,都沒時間整理,我好怕我們全部都因為家裡太髒,結果夏天到了,弄得大家都生病。可是,我沒時間整理嘛!你們都沒有人要幫我,怎麼辦嘛!我好難過啊!」不知道為什麼,對家事的無力感,反而讓我清楚感受到心裡一股辛酸湧了上來,淚水更大滴,哽咽的聲音更大聲。

原本一直安靜聽我哭的兒子立刻忙著說:「沒關係嘛!我們幫你整理嘛!你不要難過嘛!」
我繼續哭著說:「可是,你連你自己的房間都亂七八糟,你怎麼幫我整理客廳!」我抗議著。
「那我先去整理房間!」兒子趕緊衝去自己房間,整理書桌跟散放在地上的雜物。
女兒也跟著說:「媽咪,我先練好琴,等我練好琴,我就趕快整理,可不可以?」

我還是抽抽搭搭的,還沒結束哭泣,像個孩子般哽咽的說:「好嘛!」
一個忙著幫我整理家裡,一個忙著練琴,我突然發現淚水止了,究竟為什麼流淚?為什麼淚水止了?我還是感到一頭霧水,因為我早已失去感受自己情緒的能力了。

只是這一天,我知道,媽媽也是可以生氣、可以有情緒。媽媽也是會哭的,媽媽也是可以哭的,媽媽不用永遠裝堅強。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