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過後,兒子在廚房洗碗,我與女兒在客廳下棋。

我們下的棋,是象棋的暗棋,可是,不是老式的暗棋,是一種叫做「暗吃加連吃,可以跳」的暗棋。就是翻開的棋子,可以吃還沒翻開的棋子。而且,可以連續一直往下吃,一直吃到遇到自己的棋為止。所以,這種棋,如果運氣好,很可能第一手就把對方殺光光。

我跟女兒下的第一盤棋,就有點類似這樣。才下沒幾手,我的黑棋,已經快把女兒的紅棋都殺光了。盤面上翻開的棋子只看到一片黑棋,唯一的紅棋是一子兵,一點作用都沒有。

女兒這時候開始喃喃自語了:「這樣我根本不可能贏。」
她不斷重複這句話,我的感覺是,這小傢伙想耍賴,想要我讓她贏。於是我默不作聲,等她又說了幾次之後,我忍不住了。

「其實,你也不一定輸。上次我跟哥哥玩,我也是一開始就被殺光光,最後只剩一個車,可是,靠這一顆車,我就贏了哥哥了。」我鼓勵著女兒。
「可是,我不可能贏的啦!」女兒還是同一句話。
明明盤面上還有很多蓋著的棋,說不定裡面就有致勝的關鍵啊!
「很難講啊!不下下看怎麼會知道呢?」我說。
女兒把背往沙發上一靠,繼續說:「不可能的啦!反正我就是不可能的啦!」
那要怎麼辦呢?現在到底是要下棋還是不下棋呢?這盤棋還沒結束啊!

這時候,兒子從廚房發出意見:「唉呀!妳就是沒自信才會這樣講啦!」
兒子此話一出,女兒眼淚馬上掉下來,大吼:「我才不是咧!」
我望了兒子一眼,兒子立刻知趣的閉上嘴巴,繼續洗他的碗。

等了五分鐘,女兒竟然還在流眼淚。
「那妳現在還要繼續下嗎?如果不下了,我要收起來,如果要下,就趕快來下囉!」我說,假裝沒看到她的眼淚。
於是,女兒含著眼淚把這盤棋下完。
最後,本來差點就和棋了,女兒一個疏忽,下錯一步,被我吃掉了最後一顆棋。

晚上睡覺前,我去女兒房間道晚安時,女兒說:「我討厭哥哥。」
「怎麼了?」
「哥哥很壞。」
「是嗎?哥哥最近改進很多了啊!」我說。
「我覺得根本就沒有。」
「是嗎?那麼你覺得哥哥有做甚麼事情,讓妳生氣嗎?」我問。
「有啊!以前就有很多事。」
「那他今天有做甚麼事情,讓妳覺得很生氣的嗎?」
「有。」
「甚麼事?」
「下棋的時候。」女兒說。
「是因為他說妳沒自信的事嗎?」
「對。」
「你是因為他說對了,才生氣的嗎?」
女兒搖頭。
「所以,你是因為他說錯了,所以才生氣的?」
女兒點頭。
「所以妳覺得妳很有自信,他不應該這樣說妳?」
女兒搖頭。
「還是妳覺得他根本不瞭解妳心裡的想法,不應該代替妳說話?」
女兒點頭。
「所以妳希望他不要一直幫妳下結論,是嗎?」
女兒點頭。
「妳也希望他不要講話講那麼快,一下子就講出來,也不管你的感覺,是嗎?」
女兒點頭。
「可是,我覺得今天下棋的時候,我也不太高興。」
「為什麼?」女兒問。
「因為妳快輸的時候,妳就在那裡一直念,好像要哭了一樣,我覺得很不舒服。」
這時候,女兒開始臉皺成一團,淚水又不斷流下來。
「妳會一直念,是因為妳很怕會輸嗎?」
女兒搖頭,淚水不斷湧出。
「還是妳怕輸了,我跟哥哥會笑妳?」
女兒點頭,淚水更多了。
「可是,媽媽不會笑妳啊!對不對?」
女兒點頭,卻說:「可是哥哥會。」
「所以,妳很怕哥哥會笑妳,所以才會擔心萬一輸了怎麼辦,是嗎?」
女兒點頭。
「可是,我有一個疑問耶!」
「甚麼?」
「我跟哥哥下棋的時候,我要是贏了,我都會這樣,」我雙手高舉,手指比出『V』的勝利符號說:「Ya!我贏了!我贏了!」然後拍手大叫。
「然後哥哥會笑笑的,說:『再來下一盤,下一盤我一定會贏妳。』」我說:「如果下一盤哥哥贏了,哥哥也會對我喊:『Ya!看吧!我贏了吧!嘿嘿!再來一盤,這一次要把你殺光光!』」
聽到我唱做俱佳的表演,女兒笑了出聲。
「如果我跟妳下棋,贏棋的時候,我向對哥哥這樣對妳,妳會不舒服嗎?」
女兒點頭。
「所以,我這樣對哥哥,哥哥無所謂,也一樣很開心。可是,這樣對妳,妳就會不舒服,是嗎?」
女兒點頭。
「那我是不是必須很嚴肅,」我把臉拉下來,一臉莊嚴肅穆,聲音沈穩,沒有笑容的說:「然後對妳說:『妹妹,妳輸了,我們再來下一盤,好嗎?』這樣可以嗎?」
女兒猛搖頭。
「那如果這樣呢?」我把嘴角上揚,露出微笑,卻又不至於大笑,說:「我如果這樣笑笑的說:『妹妹,妳輸了,我們再來下一盤好嗎?』這樣可以嗎?」
女兒點頭說:「這樣比較好。」
「嗯!那我懂了,以後我或哥哥跟妳下棋,就要像這樣,是嗎?」
女兒點頭。
我想了一下,覺得這樣實在失去贏棋的樂趣。
我補問了一句:「妹妹,可是,我覺得那個『ya!我贏了!』然後跳起來拍手比較好玩耶!如果有一天妳覺得妳比較強壯了,就算別人贏棋時對妳『YA!』,妳都不會覺得不舒服時,妳可不可以告訴我?因為我實在很想大聲喊『我贏了』,那樣比較好玩。」
女兒點點頭說:「好。」
「那妳要記得喔!等妳強壯到可以抵擋別人的歡呼時,一定要告訴我喔!不然很高興憋著,我也會覺得不舒服。」
「好!」女兒用力的點頭,臉上掛著微笑。

這時候我在想,如果下棋的當時,當她在喃喃自語著「我不可能贏」的時候,我就切入她害怕輸的問題時,也許她就不會一直難過到睡覺前了。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