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兒子與媽媽

媽媽:今天有去演講比賽嗎?
兒子:有啊!
媽媽:那﹍﹍你上台怎麼說?
兒子:就像我說的一樣啊!我講一句就下台啦!
媽媽:啊?那評審老師有沒有很生氣?
兒子:沒有啊!他們只說「怎麼這麼短」而已。
媽媽:喔?那你們老師知道嗎?
兒子:知道啊!
媽媽;那老師怎麼說?
兒子:沒怎麼說啊!
媽媽:這樣喔!
兒子:對啊!ㄟ!那個YJ也有參加演講比賽耶!(YJ是兒子很喜歡的一個朋友,不同班級,同在桌球隊,是個每次考試都第一名的小孩)
媽媽:真的啊!那他有得名嗎?
兒子:我不知道啊!因為我一講完,就跟評審說我要去練桌球,然後我就走了,我沒聽完。
媽媽:啊!!!(OS:哇咧!我兒子怎麼跟我年輕時一樣,這麼酷啊?還好沒跟兒子說我曾經用力摔老師的門,抗議老師上課太爛,當著老師的面,走出教室蹺課的往事。不過,我上大學的時候才敢這樣,兒子小學就這麼酷,長大一定是青出於藍了,怎麼辦?)

這時候,桌球隊隊長走進桌球教室,用一種「我自己都難以置信」的口氣說:「ㄟ!好奇怪耶!我竟然演講比賽第一名耶!」好像連他自己都嚇到了。

媽媽:ㄟ!隊長也有參加演講比賽?
兒子:對啊!我有遇到他。
媽媽:你們桌球隊的,怎麼都被找去參加演講比賽啊?
兒子:我也不知道啊!一堆人都在那裡喔!(兒子臉上露出微笑,似乎不再覺得參加國語演講比賽,是老師的「陷害」。因為別人都高高興興的參加,都沒有被「陷害」的感覺)。
媽媽:隊長第一名耶!不錯耶!
兒子:那是因為大家講的太爛。
媽媽:不是因為他講得很好?
兒子:你看像我只講一句,太短了,會被扣分啊!
媽媽:你是說,如果你認真講,說不定你才會拿第一?
兒子:我沒說,我只是說如果大家講的好一點,他就不一定第一名了。
媽媽:喔?
兒子跑去教練那裡開始練球,談話中斷。

(二) 老師與媽媽

媽媽:對了,老師,上次演講比賽的事情﹍﹍
老師:喔!他是不是很不情願?
媽媽:嗯!他是一開始很生氣啦!說別人不想參加都可以,他不想參加,老師就不准。

(老師將為什麼請兒子參加的來龍去脈,又說了一次)

媽媽:對啊!我知道這個狀況,他那時候很生氣,說只要講一句就要下台,我就很怕這樣對妳不太好﹍﹍﹍
老師:真的?他在家就跟妳說這樣啊?那天比賽前,我說請他上台練習一遍,他就講得很簡短,我就很驚訝。
媽媽:喔?原來有事先在班上講過?
老師:對啊!
媽媽:妳知道嗎?我本來是想說,請他自己寫一篇文章之後,我再幫他看通不通順,幫他修改一下。可是,他連寫都不寫。
老師:這樣啊?我本來是想,媽媽是作家的話,可以在文章上幫忙他一下﹍﹍
媽媽:我的想法是,這是他的事情,我不能幫他寫文章,可是,我可以幫忙看他的句子是不是通順。可是,他連寫都不寫,也不要我幫忙,堅持只要上台講一句話就好。
老師:真的啊?他不給妳幫?
媽媽:對啊!我就想說,在家裡逼他把文章寫出來也沒用,他上台不肯講,我也不知道。所以就讓他自己去處理了。
老師:原來是這樣。
媽媽:這樣會不會對你不太好?
老師:不會啦!只是有點驚訝他上台講的那麼簡短而已。

(三) 媽媽的感想

從跟老師的談話,我瞭解至少兒子不是只講一句話,而是講得很簡短。我很擔心這件事情,會不會讓老師感到很受傷,可是,跟老師的談話中,無法聽到老師真正的感覺,本來是想好好安慰一下老師的,老師大概沒想到會有家長想來安慰他吧!

我從兒子的眼神中,似乎讀到一個訊息:「原來演講比賽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爛,我之前的生氣,似乎有點多餘。而且我最喜歡的朋友都參加了,甚至桌球隊大部分的人也都被選去參加了,我在那裡生氣,顯得很奇怪。」
但是,這個訊息是我的猜測,從他的眼神、口氣中感受到的,他沒有明白承認,也沒有口頭的表示,我不知道這個猜測是不是正確,也不知道這次演講比賽的事情,是否讓他有領悟到甚麼沒有。

最後,也覺得我這個媽媽,是不是也把事情看得太嚴重了,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也給孩子過多的壓力?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