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跟女兒兩個人,翻著名畫家的畫冊,看著看著忍不住手癢起來,兩個人開始拿出水彩、粉彩筆、鉛筆,一人選一幅名畫家的畫,開始臨摹起來。

說是臨摹,其實是塗鴉,是學名畫的構圖,然後亂七八糟的上色。因為我也沒真的學過畫畫,也不知道素描的技巧,更不知道水彩要怎麼調,才能調出畫家筆下那種顏色。

不過,不管會不會畫,總之,玩顏色、玩畫畫本身就是很好玩的事情,像不像是另一回事,玩的開心才是最重要的。

我選了一幅Pissarro用點描畫出來的港灣,因為看起來好像比較容易畫出來。女兒選了一幅雷諾瓦的少女圖,因為那個少女一頭輕柔的長髮,秀麗的五官,看起來好美。

不過,畫完的結果是,女兒畫了一張跟雷諾瓦完全不同的圖,當然一樣是長髮女生,可是,那眼睛竟然長著長長睫毛,還有漫畫裡面閃閃發亮的眼睛。女兒說:「那個畫家的圖太難了啦!」所以,照自己的想法去畫囉!

我畫的那張,女兒覺得比例跟畫家的差太多了,唯一可取的是,媽媽竟然因此學會了畫船跟煙囪的水中倒影,那片港灣的水,看起來還有點像真的。

去洗手間洗手時,剛好路過兒子房間,我順口問兒子:「你要不要來跟我們一起畫畫啊?」
兒子正在打電腦,看了我一眼:「我才不做那種無聊的事情。」
「不會無聊啊!很好玩啊!」我不在意的說。
「有甚麼好玩?無聊才會玩那種的。」兒子口氣不太好。
我突然有點生氣了,兒子平常也曾這樣對女兒說話,不斷否定女兒做的事情,總是說「他無聊」「他好笨」「他做的好爛」﹍﹍。我覺得兒子沒有權力用這麼輕蔑的態度,去否定別人。

我有點不爽的說:「那你也別玩『無聊』的電腦了,快去洗澡。」說完我轉身回客廳,繼續完成我的第二幅畫,那是一幅裸體女子粉彩筆素描。

我聽到兒子關機的聲音,兒子拿衣服時,用力摔衣櫃門的聲音,進浴室開水洗澡的聲音。
過了幾分鐘,兒子洗好澡,一臉生氣,重重的坐到沙發上。

我的手上仍然拿著畫冊,轉頭問他:「你在生氣嗎?」
「對啊!」兒子不高興的說。
「為什麼?」
「誰叫妳要說我玩電腦無聊!」兒子忿忿不平的說:「每個人喜歡的東西不一樣,我不覺得無聊啊!你怎麼可以說我無聊?」
「我說你無聊,所以你的感覺很不舒服,很生氣?」我問。
「對啊!」
「那為什麼你就可以說我無聊?我也覺得很生氣啊!」我說。
「你覺得畫畫好玩,可是,我就是覺得無聊啊!難道我不可以覺得無聊嗎?」兒子問。
「可以啊!那我也可以覺得你玩電腦很無聊啊!」我說。
「可是,你覺得無聊,你也不用講出來啊!」
「我講出來,所以你覺得很難過?很不舒服?甚至很生氣?」我問。
兒子說:「對啊!很不高興!」
「所以,你覺得我就算認為你很無聊,我也不應該說出來?」我問。
「對啊!」
「因為說出來,會讓你很難過?」我問。
「對!」
「那為什麼你覺得我無聊,你就可以說出來?我聽了也很難過啊!」我說。
兒子這時候沈默了,過了一會兒,兒子說:「我想等一下,我要睡覺前,我們在房間說,不要在這裡說,好不好?」
我沒點頭,也沒搖頭,我看了看正在桌子上畫圖的女兒,又看了看兒子,算是沒有不答應。
兒子回自己房間,直到要睡覺前,我到他房間道晚安。

「關於剛才的事情,你想說甚麼?」我問。
「可是,我覺得你講出來,就是傷害我。」兒子堅持他受到傷害。
「但是,你先講我無聊的,你不是也傷害了我?」我說:「為什麼你可以傷害我,我就不可以傷害你呢?」
兒子回答不出來,也許他覺得這句話有問題,也許他覺得不管怎麼樣,從沒聽說媽媽會去傷害孩子的。
「你覺得你傷害我之後,我因為很生氣,又去傷害你,這樣好嗎?」
兒子搖頭。
「是啊!我也覺得不好。」
「那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兒子問。
「因為,我想要你知道,當你這樣傷害人的時候,別人心裡多難過。」我說:「就像你現在這麼難過一樣的難過。」
兒子的淚水含在眼裡。
「但是,我覺得以後我不會想這樣做了。」
「為什麼?」
「因為我很愛你,我不希望你難過。看到你這麼難過,我也很難過。所以,我決定以後我不要學你,不要像你這樣傷害人,我只要告訴你,『我很難過、很生氣,希望你不要這樣對我。』就好了,我不要學你這樣傷害人了。」我說。
兒子沈默的看著我。
「那你會喜歡傷害媽媽嗎?」我問。
兒子搖頭說:「我怎麼會喜歡?」
「所以,你也不喜歡傷害媽媽囉?」
兒子點頭。
「你也愛媽媽,對不對?」
「對!」兒子肯定的說。
「那以後你也不要傷害我,我也不要傷害你,你覺得怎麼樣?」
「好啊!」兒子說。
「那我們今天和好囉?」
兒子點頭。
我們照常親吻、擁抱、道晚安。
兒子還撒嬌的說:「你陪我嘛!陪到我睡著嘛!」
呵呵!都這麼大了,還這麼ㄋㄞ!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