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一起學陶土的一位媽媽問我:「我一直想問妳耶!因為我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妳每次上課,都跟妳女兒一起坐,都不跟妳兒子一起坐呢?」

她這麼一問,我才覺得怪怪的,是啊!為什麼呢?
在旁人看起來,這是明顯的偏心,我只跟女兒坐,卻把兒子丟在遙遠的腳落。
但是,是兒子堅持要坐在最後一排的啊!
就算兒子堅持要坐最後一排,可是,我也可以去最後一排陪兒子坐的,不是嗎?
但是,這麼一來,女兒就會鬧脾氣了,因為女兒希望坐在第一排,這樣她看的比較清楚,比較不會被遮到。
那就讓女兒自己坐第一排,我每個禮拜輪流,一次去最後一排跟兒子坐,一次去第一排跟女兒坐就好了吧?
可是,女兒覺得她自己一個人無法完成作品,她認為她很需要媽媽幫忙,所以媽媽不能離開她身邊,可是,她又堅決不要坐最後一排。

怎麼辦呢?
女兒堅持一定要坐第一排,而且一定要跟媽媽一起坐。
兒子又堅持要坐最後一排,絕對不願意坐第一排。
記得第一次達成協議,是我一提到要跟兒子到最後一排去坐,女兒就淚眼汪汪,就開始不斷重複的說:「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然後我露出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的神情。
兒子一副覺得你們真是不可救藥的模樣說:「好啦!那妳就去跟妹妹坐,我自己一個人去坐最後面!」

於是,一直延續到現在,我一直跟女兒一起坐,兒子一直一個人孤伶伶的坐最後面,而我,雖然人坐在最前面一排,心卻一直掛在最後一排。

同班的媽媽這麼一問,我才警覺到這件事情,說不定在兒子心裡也是一種傷害。
於是,我打算跟孩子們談這件事情。

我想,我應該每個禮拜輪流,一次跟女兒坐,一次跟兒子坐。但是,為了顧及女兒需要我幫忙,以及她希望不要離開我身邊的想法,那麼我必須去跟女兒商量,請她到最後一排的附近,讓我同時可以跟兒子坐,又可以同時幫忙她。
所以,我找女兒來談。

媽媽:我覺得我每個禮拜都跟妳坐,有點不公平,所以,我這個禮拜要跟哥哥坐。
女兒:那你要叫哥哥到前面來坐。
媽媽:可是,哥哥可能不願意。
女兒:可是我也不要去最後面啊!
媽媽:坐第一排跟最後一排,有很大的差別嗎?
女兒:有啊!後面都會被擋住,會看不到啊!
媽媽:妳是怕看不到,所以,喜歡做第一排?
女兒:對啊!
媽媽:那如果我去請坐前面的人,同一排的地方,都不要坐大人,只坐小孩,那麼陶土班的孩子都比妳小,妳應該就不會被擋到了吧?
女兒:我不要去跟他們講,我都不要講,我只要做第一排就好了。
媽媽:可是,那這樣怎麼辦呢?妳又要做我附近,也不肯去最後一排的前一排坐,哥哥也不願意到第一排來,我又想要去陪哥哥坐。這樣根本就沒辦法啊!
女兒:那就跟以前一樣啊!妳就坐第一排就好了啊!誰叫哥哥要坐最後一排。
媽媽:可是,只跟你坐,媽媽會覺得對哥哥不公平,會覺得哥哥一個人坐最後一排很可憐,媽媽心裡會很難過啊!
女兒:可是,我就是不要,我就是要坐第一排啊!
媽媽:可是,總要有人讓步啊!不然,妳往後移個三排,哥哥往前移個三排,你們互相讓一點點,我們一家人就可以相遇了,好不好?
女兒一邊哭,一邊扭動身體,似乎很掙扎,然後說:好啊!可是,哥哥一定不願意的啦!
媽媽:那我去跟哥哥商量。

我以為我已經談出了一點進展,女兒願意往後移三排,現在只要兒子願意往前移三排,就大功告成。但是,事情沒那麼簡單。因為問題不在坐第一排或最後一排,也不在於往前移或往後移。

我把兒子找來,坐在沙發上開始談。
媽媽:我覺得我每次都跟妹妹坐,對你很不公平,我想要每個禮拜輪流,一次跟你坐,一次跟妹妹坐,你覺得呢?
兒子:隨便啊!
媽媽:可是,問題是妹妹希望媽媽不管跟誰坐,都可以就近幫忙她。可是,她希望可以坐第一排,因為那樣她比較看得見。那你可不可以在我跟你坐那個禮拜,到前面去坐?
兒子聽到這裡,開始哭泣,然後說:我不要,我要坐最後一排。
媽媽:那剛才妹妹說,她願意往後退三排。那你也往前挪三排,我們三個人就可以坐在附近了,你決的呢?
兒子:我不要,我一定要坐最後一排。
媽媽:那前進一排可不可以?
兒子:我不要啦!為什麼我一定要往前?
媽媽:因為這樣,我才能跟你坐在一起啊!
兒子:那妳不要跟我坐在一起啊!妳跟以前一樣,跟妹妹坐就好了啊!

我發現,我夾在兒子女兒中間,兩邊都在用力拉,看誰可以把我拉過去。而且,在中間當傳聲筒的滋味真不好,我必須復述女兒的話給兒子聽,也必須復述兒子的話給女兒聽,我覺得我這個「說客」好累。

而且,兩邊談話的結果,都是「照以前那樣就好」,似乎沒必要改變。可是,兩邊的表情、態度,似乎都充滿了委屈、抱怨,口氣都不是很甘願,也沒達到我想公平對待的目的。

於是,我決定請兩邊同時在場,繼續溝通。

媽媽:妹妹,哥哥不同意往前移,怎麼辦?
女兒:那為什麼我就要去後面,他就可以不用到前面?(女兒扭曲著臉哭著)
兒子:妳每次都是這樣,每次都用哭的,反正你就是要媽媽跟妳坐啦!用哭的就贏喔?(兒子口氣很兇狠)
女兒:那是媽媽自己要跟我坐的,你兇我幹甚麼?(女兒哭的滿臉淚水)
兒子:反正妳就是會哭啦!好啦!反正我自己一個人坐後面就好了啦!(兒子只是不斷喘氣,氣的說不出話來的樣子)
媽媽:等一下,換我說。

女兒在哭,兒子用眼睛狠狠的瞪著女兒。

媽媽:哥哥,你很生氣,對不對?
兒子:對啦!
媽媽:你是在氣妹妹嗎?
兒子:對啊!為什麼每次都要聽他的?以前在中原上課,三個人可以坐在一起的時候,就要聽她的,都要一起坐第一排,就不能聽我的去坐最後一排。現在到市民大學只能兩個人坐,也要聽她的,去坐第一排!哭就會贏喔?哭就厲害喔?
媽媽:所以,你從我們在中原上課的時候,就很生氣?一直氣到現在?
兒子:對啦!都是她啦!
媽媽:可是,你會不會覺得,也許你真正該氣的人,不是妹妹?
兒子:為什麼?
媽媽:因為做決定的人是媽媽,是媽媽決定聽妹妹的話,去坐前面,所以,你該氣的人,會不會是媽媽?
兒子看著我:對啦!都是妳啦!妳每次都聽妹妹的話,她一哭,妳就聽她的。
媽媽:嗯!我剛剛也發現了,可能是我做錯決定了。
兒子:我覺得你做的決定,十件事情有八件都是錯的。
媽媽:真的嗎?除了這一件,還有哪些事做錯了?
兒子想了一會兒:現在想不起來。
媽媽:那我們繼續談這件事情。我覺得我不應該妹妹一鬧,就聽妹妹的,你沒有鬧,就不管你的意見。其實,你雖然沒有鬧,但是,其實因為媽媽沒理會你的意見,你心裡很生氣,也很難過,對不對?
兒子:對啦!(兒子說的咬牙切齒)
媽媽:我是很怕小孩吵我,只要能讓小孩不吵我就好了。所以,我一直以為你沒吵,我就不用管你。妹妹吵,我就盡量讓妹妹不吵,那就好了。所以,我一直都聽妹妹的意見,照妹妹說的去做。結果,這樣卻對你很不公平。
兒子:對啊!超級不公平啦!你都只對妹妹好!
媽媽:所以,現在我決定要做公平的事情,要做對的事情,而不是做讓小孩不會吵我的事情。

兒子沈默著,還在生氣,還在喘氣,還是氣的頭頂冒煙。

我轉向女兒:妹妹,妳剛才說了一句話,我想再問妳一次。妳剛才說,是媽媽自己要跟你坐的。
女兒:對啊!
媽媽:所以,妳認為是媽媽決定要跟妳坐,問題不在妳身上,媽媽可以決定要跟你坐,也可以決定不跟你坐,是我自己決定要跟你坐的,所以,錯不在妳,哥哥不應該因為這件事情責備妳,對不對?
女兒:對啊!而且哥哥平常對我那麼壞,那天還叫XXX不准跟我玩,他怎麼可以這樣﹍﹍﹍﹍(女兒繼續數了兒子的無數罪狀)。
媽媽:妳是因為這些事情,所以不願意配合哥哥去後面坐,也故意不讓媽媽跟哥哥坐,是嗎?
女兒:對啊!我就是不要。
媽媽:所以,其實你是有點想報復哥哥,對嗎?
女兒:對啊!我就是生氣!為什麼他可以對我不好,我就不可以對他不好?
兒子:那妳自己咧?妳還不是﹍﹍﹍(兒子也數落女兒的無數罪狀)﹍﹍妳那麼爛,我幹嘛對妳好?

媽媽:等一下,我發現,你們互相報復來報復去耶!
兒子女兒互瞪著,向兩頭就快鬥個你死我活的公牛。
媽媽:其實,妹妹,當妳報復哥哥的時候,妳知道最痛苦的是誰嗎?
女兒搖頭。
媽媽:是媽媽。我看見哥哥很難過,我也會難過。看到你對哥哥做出很不好的事情,我也會傷心。反過來,當哥哥對你做不好的事情,我也會傷心,看到你難過,我也難過。所以,我的難過,是你們兩個的難過加起來乘與二。所以,其實,你們都報復在媽媽身上了?你們知道嗎?

女兒、兒子都沈默著。

媽媽:再回到剛才妹妹說的那句話。我發現,其實,我應該自己做決定,而不是聽妹妹的,或聽哥哥的。我有權利決定我要跟誰坐,我應該不需要你們的同意才對。我認為是對的事情,我就可以去做,我應該要做對的事情,而不是誰哭,就聽誰的。

這一次,我認為應該公平,要輪流跟你們兩個人坐才對。所以,我決定今天上課時,我要跟哥哥坐,我不需要妹妹同意。妹妹如果覺得,妳上課時真的需要我的幫忙,妳應該自己去找一個靠近我的位置坐。如果你不覺得需要幫忙,妳可以繼續自己一個人去坐第一排,像哥哥過去這幾個禮拜一個人坐最後一排那樣。

我認為我有權利決定我今天要坐哪裡,而妹妹妳必須自己決定自己要坐哪裡,這就與我無關了。

我轉頭問兒子:所以,我今天要跟你坐。對我來講,坐最後一排或第一排,都沒有差別。有差別的是,我是跟誰坐。所以,你想去最後一排坐,我就去最後一排。下個禮拜,我要跟妹妹坐,她想坐第一排,我就會去第一排。然後每個禮拜輪流,你的感覺如何?

兒子:好啊!
兒子這時候的氣,似乎消掉一大半了,突然電話鈴響,兒子去接電話,口氣溫和有禮,我想,應該是不氣了。
但是,女兒卻在沙發上不斷扭動身體、不斷哭泣。
我默默的看著她,讓她哭著。

兒子覺得沒他的事了,就回他房間做自己的事情。
我繼續看著女兒哭泣,不知道哭了幾分鐘之後。

媽媽:妹妹,你覺得要你做改變很難,對不對?
女兒點頭。
媽媽:而且很痛苦,是嗎?
女兒又點頭。
媽媽:媽媽不跟妳坐,妳會有點覺得失去媽媽了,對不對?
女兒哇的大哭出來。
媽媽:要讓妳放開媽媽,是很痛苦的改變,是嗎?
女兒點頭。
媽媽:但是,這次的改變是對的,妳也知道,是嗎?
女兒沒有任何表示,繼續哭著。
媽媽:要你這麼做,妳心裡很委屈,是嗎?
女兒點頭。
媽媽:要不要媽媽抱妳一下,讓妳更有勇氣改變呢?
女兒滿臉淚水,點點頭,從沙發上坐起來,等我去給她擁抱。

我將女兒緊緊擁抱在懷裡,然後說:「自己決定自己要坐哪裡,自己做決定,很難受,但是,妳上次不是也學會自己做決定了嗎?妳漸漸長大了,會學會越來越多事情,今天這件事情也很困難,但是,我相信就像你學會做決定一樣,妳一定也會很棒的。」

女兒還是哭著,沒有說任何話。

媽媽:今天這件事情,對你來講很困難,可是,我們試試看好嗎?
接下來這一秒,讓我很驚訝,本來滿臉淚水的女兒,突然抹乾了淚水,用就像完全沒哭過似的聲音說:

「那我今天要去坐最後一排。」
「可是,哥哥其實是坐倒數第二排耶!最後一排是靠牆壁的耶!」我說。
「對啊!我要坐你們後面那一排。」
「好啊!」

在家裡,終於達成協議。
女兒認識到,這一次不是用哭的,就可以霸佔媽媽了。所以,她決定跟著我們移師到教室後面。

後記:

到了教室,工作人員通知我們,從今天開始換到大教室去上課。到了大教室,發現竟然有四個人一排的座位,這表示我們三個人可以坐在一起,再也沒有跟誰坐的問題了。
女兒高興的好像撿到了,兒子有點落寞,故意跑去只有兩個人的位置要坐,但是,兩人一排的位置因為離燈光太遠,有點暗,所以我們還是移到四人一排的位置去,不過,還是坐在教室偏後方的位置,而且我跟兒子共用一個桌子,女兒自己用一個桌子,還是做到了「跟兒子坐」的意義。
這一次,女兒獨立製作陶土作品,以表示這一次媽媽是跟哥哥坐,不是跟她坐,所以她必須自己處理自己的事情。
但是,因為兒子向來不讓人插手他的作品,所以,我跟兒子女兒各拿了一些陶土,自己做自己的作品。我做了一個插線香的盤子,盤子旁附了一個小桶子,可以裝還沒要燒的線香。盤面上是一朵向日葵,向日葵中間的部分插洞,燒好後就可以插上要燒的線香。
女兒自己做了一個大杯子,杯緣豎立著幾朵大向日葵,是高難度的作法,獲得老師的高度讚賞。
女兒高興的說:「是我做的喔!我做的是高難度的喔!我都不用媽媽幫我喔!我自己做反而做的比較好喔!以後我都不用媽媽幫我囉!」

今天,是學會獨立的日子。
女兒學會獨立,我也學會獨立,不再站在中間,被兩邊的意見拉扯、拔河。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