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的第一個禮拜,兒子就悄悄來跟我說:「我覺得我們換的這位新老師,有點像以前我很喜歡的那個劉老師耶!」
「是嗎?你覺得她哪裡像?」我想,性別基本上就不同,他說的一定是某些行為模式。
「比如說,她會先說好,做什麼事情,她會處罰,什麼事情不會處罰。像她說如果上課的時候,不該說話卻說話,就要處罰。可是,該說話的時候,就要說話。」兒子說。
「那什麼時候該說話?什麼時候不該說話呢?」我問。
「就是上課不專心上課,一直在聊天或亂講話,害別人不能上課,就是不該說話的時候說話。如果老師問你問題,你會的話,就要說話,那就是應該說話的時候。」兒子說的很清楚。
「所以,你覺得這個老師很講道理,事情都講清楚了,不會讓你有時候受罰,卻不知道為什麼?」我問。
「對啊!她也不會因為心情不好處罰學生。」
「你認為她處罰學生,一定是有道理的,絕對不會亂處罰?」我問。
「對,所以我覺得這個老師不錯。」
「那很好耶!你以前一直覺得離開劉老師很可惜,現在你又有一個像劉老師一樣的老師,真是不錯。」
「我覺得這是上天在補償我。」兒子開心的說。
「補償你什麼?」
「補償我們那時候突然轉學,害我不能給劉老師教,所以現在他派另一個好老師來補償我,讓我五、六年級可以開心一點啊!」

聽到兒子這麼說,我心上的石頭也放下來了。
原本對每一位老師都充滿敵意的兒子,現在終於又遇到一位讓他服氣,也讓他願意聽話的老師。

兒子有一天很神氣的跟我說:「媽咪,我還差一點點,就變成完美的學生了。」
「哈哈!」我不禁笑了,有人這樣自己吹噓自己的嗎?「完美?為什麼?」
「老師說,我這麼聰明、又這麼會做事情、唯一的缺點,就是字寫的太難看。所以,我現在只要把字寫好看一點,我就是完美的學生了。」兒子很自豪的說。

這下子,我真想跟老師大聲說謝謝了。
老師對兒子這麼一捧,兒子整個人的思想,都變的很積極正向。
即使有一回,我在聯絡簿上,看到老師寫:「多項作業要求他在學校重寫。」
我問兒子:「重寫喔?為什麼?是寫錯了嗎?」
兒子不好意思的說:「不是啦!是因為字寫得太難看。」
「是喔?我就說要好好寫囉!老師叫你重寫,真是太好了,這樣你才會好好的寫字。」說真的,兒子的那種蚯蚓字,還真不是普通人看得懂的。
「才不好咧!重寫很累耶!我才不想重寫。」兒子說。
「那你以後寫字就寫漂亮點囉!寫好看一點,就不會重寫囉!」
兒子聞言,還是燦爛的笑了:「嘿嘿!」

兒子的字,從他進小學到現在,我不知道嘮叨了多少次,甚至有一次還把作業擦掉,請他重寫,結果寫出來的字,還是一樣扭成一團,不知道在寫什麼。他總是無辜的說:「我只會寫這種字啊!」

現在,因為這位老師的嚴格要求,以及對兒子的鼓勵,讓兒子覺得自己也可能當得成「好學生」。他竟然寫完國語作業之後,還特意拿給我檢查,那字跡很明顯是一個字一個字刻出來的,跟以前那種用「畫」出來的字,截然不同。這一刻,那種感動,是很難說得出來的,我只想說:

老師,謝謝你。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