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跟兒子女兒聊天,講到好希望有一棟獨棟的房子,前面還有塊空地,想要養狗也行,想要在水泥地上玩陶土,畫水彩,也不擔心弄髒了怎麼清理的問題。最好還是有山有水,風光明媚。兒子聽了無限嚮往,最喜歡的部分就是:可以養狗。

但是,這種房子在都市裡,一定很貴的。必須去窮鄉僻壤,才可能有我們買得起的房子。兒子於是說:好想去偏僻一點的地方住喔!

這個嚮往,在看到「有你真好」這部片子之後,就完全的破滅了。

片子裡的老婆婆,一個人住在小小的、破破的房子裡。附近確實是有山有水,也可以養狗,四周都是石頭泥土地,愛怎麼弄髒也無所謂,似乎符合了我們全部的理想。

可是,在這裡買不到遊戲機要用的電池,這裡的電視收訊不良,看不到電視節目。這裡半夜要上廁所,還必須到屋外的茅廁去,簡直就是恐怖。四周能遇到的小孩沒幾個,更可怕的是,要到市集上,還必須走一大段山路,再等一班不知道幾個小時一班的公車,一路上顛波才會到。還有這裡簡直就沒什麼食物可吃,沒有肯德雞,沒有麥當勞,沒有義大利麵。

兒子一邊看一邊搖頭:「我要是在這裡住,三天我就瘋了。」
我取笑著:「那天你不是說想住偏僻一點嗎?這裡就很合我們的需要啊!」
兒子把頭搖的更用力了:「偏僻也不能這麼偏僻啊!至少要買得到遊戲機的電池吧!也要可以上網啊!」

除了對這種環境的驚訝之外,兒子女兒看完這部片子,都有同樣的想法:「這個婆婆好可憐喔!」同時,也想起卡通「魔法阿嬤」裡面,那種阿嬤跟孫子之間的深情。他們說:「兩部片子好像喔!」像的不是情節,而是影片中要說的那份感情,那份從拒絕到接受,到深受感動的情。

「魔法阿嬤」用許多娛樂的元素,吸引觀眾的目光,也同時帶領我們去體驗那份祖孫之間的感情。而「有你真好」這部片子,沒有任何炫目的情節,甚至故事是簡單的,平鋪直敘的,但是,卻仍然把我們一家三個人緊緊的吸在電視面前。

導演的鏡頭,像一個細心體貼且充滿悲泯之心的旁觀者。他的鏡頭沒有任何批判,只是誠實的呈現出阿嬤的默默承受,也誠實的呈現出孩子起初的任性、排拒,以及後來對阿嬤心意的瞭解。鏡頭接受角色表現出來的每一個情緒,沒有對錯,只是溫柔的呈現出來,而且,不遺漏任何一個細節。壓在遊戲機下的兩張鈔票、阿嬤笨拙的玩著小孩的玩具、阿嬤不搭車,從市集一個人走了回來的孤寂身影、阿嬤為他做的那隻雞、孫子為阿嬤畫的一張張明信片……..,即使阿嬤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默默的看著,都能讓人感受到阿嬤的無限包容。

我喜歡這位導演樸實的鏡頭,雖然樸實,卻沒有任何一個鏡頭是枯燥無聊的。或者應該說,他的每一個鏡頭,都貼近人們內心深處的情感,都讓人感動,即使是那麼簡單,平凡無奇的一個畫面,即使阿嬤的舉動,我們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在我們的父母、好友身上看到,可是,我們從來不曾像這位導演一樣,「用心」清清楚楚的看到。

我想,也許正因為導演呈現出來的,是每個人生活中都會遇到的,只是不曾靜下心來體會的心意。當這部片子,讓我們再一次感受到許多不曾感受到的,平凡生活中,一點一滴的深情時,我們才會感到如此的震撼。

看這部片子那一天,是中秋節。我們那一天決定用看電影來過節,所以租了三部片子。一部是「老大靠邊閃」,我們以為過節要快樂,所以想租一部喜劇片來笑,結果看得我差點睡著。一部是「魔戒二部曲」,可惜家裡的電視畫面那麼小,實在浪費了電影的許多壯烈的場面,邊看邊嘆:還是看電影好看。最後一部就是「有你真好」,兒子說:「我覺得這部片子還比老大靠邊閃好看,而且好看太多了。」

真的,真正的喜劇,不是做出來的,是從平凡生活中提煉出來的。真正的笑,是淚中帶笑。即使片尾,坐在車子裡的孩子哭了,阿嬤孤單一人緩緩爬著坡道走回只有自己一個人,又破破的房子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的嘴角,是略略上揚的,帶著點微笑的,心裡暖暖的,雖然眼角總覺得有那麼一滴要滴下來,卻始終滴不下來的淚水。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