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繪畫課的時候,老師要我們這些大人畫聯想圖,也就是說給一個題目,從這個題目去聯想,想到的一切就畫在圖畫紙上。那次的題目是「眼睛」,想到眼睛,你會想到什麼?眼睛會看到什麼?必須在紙上畫上一個眼睛,然後從眼睛畫線出去,去連接所有聯想到的事物,然後把想到的事物也畫在線的另一頭。

我畫了很多我生命中的遺憾:沒有學完的吉他、想學而沒學的鋼琴、自我封閉時期錯失的交友機會、被稱讚聲音很好卻不敢在播音室裡盡情表現而想起的那個麥克風………..。

老師在跟我分享這幅圖時,問:「這麼多遺憾,你會不會很難過?」
「不會。」
「為什麼?」老師追問。
「因為我覺得如果我現在想學,我可以重新開始學吉他,學鋼琴,也可以重新交朋友,就像現在我在這裡跟這一群人在這裡,就是在學著重新交朋友。我以前沒有做,是因為媽媽的管教與對待,讓我把自己封閉起來而已。」我回答。
「難怪你的圖色調這麼開朗,因為你不氣自己,你氣的是你媽媽。」
「對。」我露出開心的微笑回答。
老師補充說明,一個人有很多遺憾,很多可以完成卻沒完成的事情,常常會使一個人落入很沮喪的黑色,甚至進入憂鬱症的範疇裡。因為這樣的人會落入恨自己的感受中,恨自己那麼無能。
可是,我把過錯推在媽媽身上,逃開了可能的沮喪。

那時候的我,真的認為我生命中的不幸,都是媽媽害的。

沒學鋼琴,是因為家境不好,沒錢,媽媽不給學。
沒有朋友,是因為媽媽對待我的方式,讓我認為無論我做什麼事情都會惹人生氣,於是我不敢交朋友,怕惹人生氣,與其如此,不如從一開始就不要交。
沒有讀編採科,反而選擇沒興趣的商科就讀,也是因為媽媽不准我把編採科填進志願裡,只准我讀商科。害我在商科裡混了五年,後來還是走回出版業,雖然靠文字過活了十幾年後,現在又回到商業領域,但是,我還是認為今天沒在出版業混成一個老大,都是媽媽害的。
就連我不幸的婚姻,都是因為媽媽事先的提醒不夠堅定,甚至媽媽在我婚前偷偷拿我的八字去算命,算命師要我晚幾年結婚,現在不適合。可是,媽媽卻沒告訴我這個算命結果,可見媽媽故意要害我。

然而,當我開始思考我的人生與我的孩子的人生,我的選擇是否影響我的孩子,而我的孩子是否能有自己的選擇時,我突然醒悟了一件事情:真的是媽媽的錯嗎?難道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嗎?

沒錢學鋼琴,可是,我十幾歲還在教會裡的時候,那麼多人可以免費教我鋼琴,我是否曾積極爭取過?我可以請人教我,然後每天去教會,使用教會的琴來練琴,不也可以嗎?可是,我並沒有爭取,那表示鋼琴對我而言,真的沒有那麼重要。而且,是我自己選擇不爭取,並不是我努力爭取,鋼琴還是一直遠離我。並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是我的【選擇】,使得我現在的鋼琴程度停留在小蜜蜂階段。

當我站在播音室裡,我可以選擇說一段感人肺腑的口白,也可以選擇離開麥克風。沒有人拿著刀子架在我脖子上,是我自己選擇逃離麥克風,無論播音室外那位主播如何肯定我,我還是逃離了麥克風,逃離了播音室。是我的選擇,使我離開了我可能會有的舞台,關媽媽什麼事???

填志願的時候,我也可以選擇叛逆,可以選擇偷偷把編採科填進去,給他來個木已成舟,無法反悔,媽媽也只能摸著鼻子帶我去註冊,最多就是遭遇媽媽的冷戰或碎碎念而已,畢竟是關係一生的決定。但是,我選擇放棄選擇,直接照媽媽的要求去做。我選擇聽媽媽的,選擇不聽自己的,不也是我的選擇嗎?

我的婚姻更是我自己的選擇,別人給不給建議,提不提醒,那是別人的選擇,別人的意願,他們可沒義務給我鐵口直斷說會不會幸福。這件事情更是與媽媽八竿子打不著。

而媽媽在生活中對我的歇斯底里、強硬、挑剔、自以為是,這些都是她人生一路走來形成的性格,沒有對錯,她經歷過許多波折之後,她只能用這樣的面目來面對她周圍的人,只有這樣她才能感到安全。這是她面對她的人生的方式,不可否認,她的人生自也影響了她的兒女,但是,身為她的兒女的我,卻可以選擇我要不要受影響。

我不能要求她人生重來,然後塑造出一個完美的媽媽出來。她經歷過的一切,形成了這樣的她,這就是她,也是她選擇的人生。我可以做的是,我可以選擇,選擇要與她的人生糾纏不休,還是要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我發現把錯推在媽媽身上,是我不成熟人格的表現。
我不想負責任,所以把責任都推在媽媽身上。
但是,回頭想想,媽媽已經在為自己的人生付出代價,我自然也該為自己的人生付出代價,為自己負責任,而不該把責任推在別人身上。
因為,除了出生這件事情我不能選擇之外,當我一呱呱落地,就已經與母親分離,已經是一個單一的個體,我可以自己為自己做出每一個選擇。

放棄,是我的選擇。
爭取,也是我的選擇。
要,是我的選擇。
不要,也是我的選擇。
留下,是我的選擇。
離開,也是我的選擇。

每一分每一秒的行動,「我」都在做選擇。沒有哪一件事情真的是那麼迫不得已或無可奈何。就連讓自己留在那個迫不得已或無可奈何的情境中,都是一種選擇。

於是,我發現我會變成現在的我,也是我的選擇。
如果有錯,也是我自己的錯,不是媽媽的錯。

既然都是自己的錯,應該開始氣自己、恨自己,把自己的圖畫成一團黑了吧?
我想,我大概有一、兩天的時間,內心是有一團黑的,只是這團黑停留時間並不久。因為我開始發現,原來我是有選擇的,既然都是自己的選擇,那麼無論是好是壞,都應該無怨無悔,而且,都可能成為一門功課、一門學習。

現在我開始回想過去許多片刻,許多「選擇」或「不選擇」的那一刻,我在想什麼?我怎麼了?因為了那一刻的選擇,形成了現在的我的哪一個部份?我喜歡那個部分嗎?我不喜歡嗎?那麼現在的我,要怎麼做才能讓自己毫無遺憾呢?

就像是在黑暗的洞窟裡,發現了一條透著光的裂縫。
從那道光裡,似乎可以照見真正的我。

    全站熱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